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57章 不该给我一个名分吗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18 11:06: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人一听,“宗总的老婆就是普通人?”

  那人明显不敢相信,觉得这太匪夷所思了。s.xssodu.

  宗景灏看上的女人,就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宗总的老婆是不是有什么厉害的地方。”那人含蓄的问,“是不是有什么过人之处?”

  不怪大家不相信,宗景灏娶了一个普通女人。

  先看看宗景灏自身的条件,国内最年轻的富豪,长的高,又帅,名副其实的高富帅,有钱人讲究门当户对,讲究强强联手。

  现实中,基本没有电视居里那些,灰姑娘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故事,除非,那个灰姑娘很优秀,或者那方面有过人之处。

  不然,不会被看中。

  灰姑娘嫁进豪门的,在现实中真的少之又少。

  关劲斜眼瞧着那人,“有没有过人之处,你们应该去问宗总,我一个外人,怎么知道老板老婆有没有过人之处?”

  那人一梗,讪讪的发笑,“不敢。”

  本来他就是想问问,老板老婆是不是很有能力,结果被关劲这么说,倒显得他问的事情很私密,有几分暧昧感。

  关劲佯装冷淡,“不敢,就都去干活去。”

  其实他是怕这些人,没玩没了的问,他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毕竟林辛和宗景灏之间的故事,还真可以用‘曲折’来形容。

  很明显关劲并不愿意透露细节,他们问也白问。

  大家三三两两的散去,私下里的猜测也不少,毕竟以宗景灏自身的条件,应该不会找个太差的。

  但是根据关劲的透露,这个女孩不是什么名门千金,那么,能得到宗景灏的青睐,并且能让宗景灏当着整个办公区的人面,亲自宣布她的身份,就可以看出,宗景灏是很认可她的。

  就算是以前的何瑞琳,他也没有这样,当着公司这么多人的面宣布过。

  只是承认和何瑞琳的恋爱关系。

  承认和宣布,这两者看着没什么区别,但是,区别还是很大的。

  能让一个有身份,且有一定财富的男人,亲自宣布自己和一个女人的关系,只能说明,他心里对那个女人很喜欢。

  “真不敢相信,宗总竟然结婚了,那女孩还挺有两把刷子的。”

  “是啊,长得也就那么回事,竟然能把大老板勾引走,没有两把刷子还真做不到。”有人附和。

  “什么叫长的就那么回事?”一个男同事,调侃这个说话的女同事,“人家比之前的白秘书,好看太多了好吧,而且人家之前就来过公司,你看到人家摆过老板娘的架子吗?比那个白秘书,平易近人很多了好吧。不要觉得人家嫁给了老板,你们就嫉妒,承认别人很漂亮,有那么难吗?”

  这位男同事,一席话堵住了所有不服气的女同事的嘴。

  “哎,也不知道,这女孩和大老板怎么认识的,怎么就把人勾走了呢,本来我觉得我还有机会呢。”

  “滚吧,就你我都看不上。”

  女同事拍打他,“你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

  关劲发火了,“你们想说,要不要我打电话给大老板,让他回来一一给你们解惑?!”

  就如林辛所想,她的身体一旦被人知道,肯定会有很多猜测。

  毕竟之前毫无征兆。

  他忽然这么宣布,必定引起大家的好奇心。

  若是知道林曦晨和林蕊曦的存在,猜测恐怕会更加的多。

  公司大厦的地下车库,林辛瞪着宗景灏。

  “你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这样,知不知道,我还没做好心里准备?”

  宗景灏单手搭在车门上,微曲着背,看着林辛,“我说错了吗?”

  “我不是说你说错了,起码你得先告诉我,让我有个心里准备,你这样,我很尴尬,现在你公司里的哪些人,不知道在背地里怎么说我呢。”林辛扶额,感到很无奈。

  宗景灏闷声笑,他抬手捏她的小鼻子,“怕什么?有我呢,况且你睡我这么久,不该给我一个身份吗?”

  林辛的脸瞬间一红,这人,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说话也不留个把门的。

  宗景灏主动示弱,搂着她上车,“我们该走了。”

  林辛瞪着他,怎么会这么无耻呢?这般无赖的模样,也就只能她看见,真相让他的哪些员工也看看。

  “放心,死不了,顶多以牙还牙。”宗景灏忽然说道。

  林辛半天没反应过来,过了好大一会儿她才明白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

  林辛默默的看他,这个腹黑的劲儿,和林曦晨一摸一样,不愧是父子。

  知道白胤宁没有生命危险她也算放心了。

  这时,他们的车子也开到了文家。

  宗景灏停稳车子走下来,林辛推开车门,他伸出手,林辛抬头看他一眼,将手放进他的掌心。

  他握住林辛的手,扶着她下来,然后,关上车门。

  “走吧。”

  不是第一次来,知道李静还挺平易近人,也没那么拘束了。

  走到门口宗景灏按门铃。

  很快房门就打开,李静看到他们笑脸相迎,“赶紧进来。”

  林辛主动打招呼,跟着宗景灏走进来。

  文倾的手上还吊着绷带,他单手拿着报纸坐在沙发上,其实这个时代,还能够拿着报纸看的人不多,大多人都是抱着手机看了。

  没有人有这么大的耐性去看报纸了。

  也就文倾,有这个耐心。

  听到动静他放下报纸,看着来人。

  宗景灏问道,“好点了吗?”

  文倾挥手,“不防事,小伤。”

  宗景灏在沙发上坐下来,“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除了逢年过节他主动过来,平时,文倾叫他过来,大大小小多多少少都是有事,才会叫他。

  所以,他才会问。

  文倾神色微顿,很快就恢复自然,佯装生气道,“想你不行啊?怎么,你母亲不在,嫌我了?”

  宗景灏笑说没有。

  “走吧,我们边吃边聊,你舅妈准备好了饭菜。”文倾站起来,率先走进餐厅,

  宗景灏牵着林辛的手从后面走进来。

  李静忙着从厨房把饭菜端上桌。

  林辛站起来,“我帮您端。”

  李静摆手,“不用,很快就好,你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