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58章 铁汉柔情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18 23:17: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文倾也示意,让她不要起来,说李静一个人能应付的来。s.hbacyy.

  “今天忽然想起你母亲了,陪我喝一杯。”文倾给宗景灏倒酒。

  李静在一旁故意道,“你还伤着呢,喝什么酒?”

  “我心情不好,喝点酒还能死了不成?”文倾噎的李静没话说了。

  文倾端起酒杯给和宗景灏的碰杯,“来陪我喝一杯。”

  以前文倾也有想起文娴伤感,找他喝酒的事情,所以他也并未多想,就陪文倾喝了一杯。

  今天文倾确实心情不好,想起了文娴,他怕,怕宗景灏不是文娴的儿子。

  他既想弄清楚这个事实,又害怕,宗景灏真的不是文娴所生。

  他的心情很惆怅,“景灏你知道吗?我特别后悔,让你母亲嫁进宗家。”

  如果当时不考虑两家的利益,或许文娴不会这么早去世……

  每每想起妹妹年纪轻轻就过世,他就心痛的厉害。

  “我们明知道她不喜欢宗启封,可是为了家族的利益,还是把她嫁过去,最后……”

  文倾灌了一口酒。

  宗景灏脸色沉静,并未表现的激动,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提起,也能稳的住。

  “我真的后悔,你爸,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他是重情重义之人,结果……他背叛婚姻,让我失去唯一的妹妹。”文倾懊恼的手攥拳砸桌子。

  林辛看着他,或许他有错,可是骨肉相连的兄妹情,那样的至臻。

  他只想妹妹好,又有什么错?

  那个事件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苦衷。

  要说有错,只能说,命运错误的安排。

  “都过去那么久了,就别提了,景灏不常来,你说这些伤心的事情做什么?”李静拿过酒瓶。

  “过再久,也抹不去,我妹妹过世的事实!”文倾低喝,他是真的伤心,不是装的。

  “景灏,你别介意,你舅舅今天心情不好,酒我看就别喝了,我怕他喝醉。”说话时,她把宗景灏喝过酒的杯子拿了过来。

  宗景灏自然不会说什么,文倾心情不好,确实不应该喝酒,容易醉。

  “吃饭,好好吃饭。”李静拍文倾的肩膀,“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我们活着的人,应该过好当下,要是,文娴知道你到现在还放不下,免不了担心,难道你要她在下面,也不能安心吗?”

  文倾抹了一把脸,看着宗景灏和林辛,“让你们见笑了。”

  铁汉柔情最打动人心。

  文倾那么刚硬的人,此刻真情流露,林辛竟觉得心口发闷。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没见过文娴,和文倾也只是两面之缘,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特别的难受。

  她站起来,“我去洗手间。”

  她来过一次,对屋里的布局也熟悉,所以不用指导,也能找到洗手间的位置。

  她走进洗手间关上门,站在洗手池前,打开水龙头,接了一捧水,冲脸。

  水很凉,激的她打了个冷颤,人瞬间就清醒了。

  她擦干脸,才打开门,正当她要回餐厅时,看到李静站在门口打电话,一边说话,还一边观察着餐厅里的状况,似乎害怕被看到或者听见。

  她的声音压的很低。

  “他喝过酒的杯子行吗。”

  林辛蹙眉,很快她捕捉到关键,她手里拿着的,是宗景灏刚刚喝酒的杯子。

  她的神经一绷,难道他们发现宗景灏的身份,想要弄清楚,所以才叫他们来这里吃饭?

  目的是弄到宗景灏的唾液,然后去做鉴定?

  想到这里,驱散的寒意又涌了上来。

  若是被文倾知道宗景灏的身份,别说情分没了,可能还会变成仇人。

  文倾有多讨厌程毓秀,就有多憎恨她儿子。

  到时候两人势必反目成仇。

  再说宗景灏,他一直对程毓秀有看法,忽然告诉他,程毓秀才是他亲生母亲,他怎么接受,怎么面对?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保持原样,才是对大家好。

  她稳了稳心神,喊李静,“舅妈。”

  李静慌乱的挂断电话,无措的看着林辛,“你不是在吃饭吗?”

  林辛故作什么都没发现的模样,“我刚刚上洗手间,您怎么不去吃饭?”

  “我在给儿子通电话呢。”李静扯谎。

  林辛走过来,李静把手背在身后。

  她笑着说,“等下饭菜凉了,舅妈和我一起去吧。”

  李静想要拒绝,可是找不到合适的说辞,只能跟着林辛走进餐厅。

  李静坐立难安,她的手里还拿着杯子呢。

  林辛故意给她夹菜,“舅妈这道菜做的味道很好。”

  李静不吃好像不大合适,她借口,“我去倒杯水。”

  她借着到厨房倒水的时间,把杯子放在了厨房的案子上。

  林辛偷偷的观察着,看到她把杯子放下,她拿着自己的杯子,走进去,趁着李静找水杯的空隙,她把自己的杯子和案子上的那个交换了。

  李静转身看到林辛惊讶道,“你怎么进来了?”

  “我也想喝水。”林辛将水杯递过去。

  她看着林辛的水杯,往案子上看了一眼,发现那个杯子还好好的放在案子上,她松了一口气,笑着说,“来我给你倒。”

  林辛把杯子递过来。

  倒好水,她们回到餐厅。

  文倾的情绪不是很稳定,还没走出刚刚到话题。

  林辛坐在宗景灏身旁,看着文倾,好像明白了,他为什么那么难受。

  应该是害怕,宗景灏并非文娴所生吧。

  从上次的他的表现里看,他对宗景灏的真心并不假。

  他是珍惜这份亲情的。

  林辛在心里默默的叹息。

  叹息这世事无常,叹息,造化弄人。

  好在,她发现的早,不会改变什么。

  文娴已经去世,文倾想要做鉴定,只能从活人身上。

  用宗景灏的和程毓秀比对。

  若是用宗景灏自己的,肯定会被文倾查不出来。

  现在她调换了两个茶杯,想来,文倾应该查不到了。

  饭后,林辛借着帮李静收拾桌子的空挡,把自己和宗景灏用过的餐具调换了。

  左右餐具都是一样的,也看不出她调换了。

  李静拉着她,“这里不用你,去客厅,我来收拾。”

  林辛佯装淡定,“我来帮您收拾。”

  “不用不用。”李静拉着她去客厅,不让她动餐厅里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