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62章 老……老公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21 17:08: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景灏抱着林辛走上楼梯,进入房间。s.90xs.

  林辛睡的沉,完全没有醒来的痕迹,宗景灏将她放到床上,朦胧之间她好像知道自己躺在了床上,翻了个身,窝进被子中,宗景灏皱眉,俯身下来,去看她。

  她侧着头,巴掌大的脸颊白净如瓷。

  她的睫毛很长,躺着的时候遮出一片阴影。

  嘴唇不点而红,说不出的诱人。

  他低头去啄她的唇瓣,猛的被触碰,林辛眉头褶皱丛生,她嘤咛了一声,“唔……”

  迷迷糊糊中,她睁开眼睛看到宗景灏近在咫尺的脸孔,困意涌上心头,她并不清醒,力道不大,反而有点像调情的推攘,“我困。”

  声音是刚睡醒的嘶哑,软软的,柔柔的,说不出的诱惑。

  宗景灏没离开她的嘴唇,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他的吻并不重,但是却很热烈,林辛明显能感觉到他粗重的呼吸。

  心情不由的紧张起来,就连困意也驱散了不少。

  宗景灏在那方面太过强势霸道,每一次,她都被折腾的筋疲力尽。

  “景灏……我真的困。”她小心翼翼的开口。

  宗景灏允着他的唇瓣,含糊的问,“你叫我什么?”

  林辛的脑子晕晕乎乎,一时间没意识到他想听什么,随口答道,“叫你景灏啊?”

  她在心里想,难道要连名带姓的叫他宗景灏?

  “唔……”

  忽地,她感觉到身上一凉,裙子被扯开,她慌忙想去遮,然而,宗景灏更快,捉住她两只手,摁在床头上,以俯身的姿势看着她,语气充满威胁,“再说一遍,叫我什么?”

  林辛战战兢兢的开口,“老……老公?”

  他的眉梢一挑,似乎带着光,如星似月,光彩照人,他的唇角微扬,甚是愉悦。

  林辛知道他心情好了,主动贴近他撒娇,“我想睡觉。”

  宗景灏亲了一下她的眼窝,有些痒,林辛闭上了眼睛。

  宗景灏笑,揉着她的头发,“睡吧。”

  林辛为了取悦他,主动的吻他的脸颊,“我睡了。”

  宗景灏高兴的像是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伙子。

  而然准备进入梦乡的林辛却没有看到。

  宗景灏给她脱鞋子,她的脚很白,而且小巧。

  此刻的林辛还没睡着,他的触碰有些痒,但却没有动,她享受这一刻,宗景灏的‘服侍’。

  不知觉中,她的唇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

  她听见宗景灏去浴室洗澡的声音,她渐渐入睡,在进入梦乡以前,她感觉到身后的床垫深陷,很快,一只有力的臂弯搂住她,结实炙热的胸膛紧贴她的后背,距离过于近,他能清楚的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清香。

  她在这种氛围中睡去,早上醒来的有些晚,都快九点了昨晚她的睡的太晚了,所以早上没有醒来。

  一般这个时候,宗景灏都已经去公司了,可是今天没走,她坐起来,问,“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宗景灏站在穿衣镜前,打着领带,抽空看她一眼,“那边安排好了,秦雅今天就可以走。”

  林辛从床上下来,扑到他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他,脸贴着他的后背,“谢谢你。”

  宗景灏目不斜视,继续整理领口,问,“你要怎么谢我?”

  林辛转到他的跟前,伸手给他整理领带,“这样的事情,以后交给我。”

  她自身是服装设计师,对于这样的事情,手到擒来。

  领带打好,扣上西装纽扣。

  她抚平西装领口,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她退后一步欣赏,他清瘦宽阔,他的腰很窄,没有赘肉,与臀部结实的线条相称,均匀而笔挺。

  天花板虚晃的灯光,和宗景灏笔挺的身躯连成一条线,贵气,不羁,他引诱女人最大的资本,就是权财与皮相。

  不得不承认,一个成功的男人,还拥有一副好的面孔,魅力真的很大。

  宗景灏被她的欣赏给取悦了,笑问,“对我还满意吗?”

  林辛装的极严肃,她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还行。”

  “还行?”

  怎么听起来还不满意?

  林辛勾着他的脖颈,仰头吻他的下巴,“我很喜欢。”

  她不承认也不行,她真的,喜欢这个男人了。

  宗景灏笑,搂住她纤细的腰,“不换衣服吗?”

  林辛连忙点头,秦雅的事情重要。

  她说了一句等我,人就拿着衣服冲进了浴室,洗漱穿戴好,她才走出来。

  宗景灏都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只要把秦雅送上飞机就行。

  医院里,宗景灏在接到那边的电话,就让关劲去医院处理秦雅的事情,等到他们过来,关劲已经安排好了。

  秦雅有医院里的医护人员跟着,送到那边之后,他们再回来。

  车子,单架,随行人员一一安排好,他们一进来,关劲就走过来问,“都已经安排好,随时可以出发去机场。”

  林辛问,“几点的飞机。”

  “包机,时间可以自己安排。”关劲回答。

  林辛张了张嘴,却一时语塞,“安排好了,就走吧。”

  秦雅治疗的事情宜早不宜迟。

  关劲说好。

  从林辛来到医院,到送秦雅到机场,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

  秦雅躺在单架上,由人抬着,身边跟随医生,林辛送她到登机口,“有时间我去看你。”

  秦雅说好,感激的话她没有说,因为,她觉得谢谢两个字,表达不了自己内心的感受。

  “好好修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林辛握了握她的手,“我等着你回来,帮我管理服装店。”

  “嗯。”秦雅应声。

  她的眼里含着泪花。

  秦雅被抬上飞机,没有多久,林辛看到起飞的飞机。

  机场大厅一不显眼的角落,站着两个大男人,一个表情严肃,一个表情悲伤。

  不是沈培川拉着,苏湛就冲上去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秦雅离开,自己却无能为力。

  没有一种难受,可以形容他的心情。

  他知道,知道,不出现对秦雅的情绪最好。

  可是,他自己又充满遗憾。

  从她被救出来,他就只看过她一眼,还是在她昏迷的时候,之后醒来,他连和她说一句话的机会也没有。

  秦雅不愿意见她。

  他忽然冲到林辛跟前。

  秦雅走了,沈培川就放松了警惕,没想到他忽然就跑出去了。

  他怕苏湛因为秦雅离开,对林辛说什么出格的话,快步追上来,“苏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