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悍妻 第223章对皇权的威逼

小说:权宠悍妻 作者:六月 更新时间:2020-02-02 02:0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元皇后知道这个人,但是,听闻皇太后那边对她是赞不绝口。

  甚至连靖国候夫人,瑞清郡主都十分喜欢她,还有平安公主也几次说起过她,此人会是一个祸害?

  元皇后微微笑着,委婉地道:“皇上别担心,皇太后难不成还会害大周吗?兴许这个陈瑾宁真有什么过人的本事也不定呢。”

  元皇后的声音温婉柔和,皇帝一直都很喜欢听她说话,每一次心烦意乱听她这样娴静温暖的声音,总觉得内心说不出的平静。

  但是,今日听了依旧烦躁不已。

  他不是个喜欢用兵的皇帝,这些年南征北战,倒是迫不得已,捍卫多于进攻,他总认为和平有许多法子。

  陈瑾宁当日在飞凤殿说的话,他是很震撼的,她仿佛亲眼见到了那些场景,说出来的感染力很惊人。

  但是如今过后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却觉得荒诞,甚至觉得她妖惑众。

  她兴许是早知道皇太后的性子,皇太后是最信那些妖异的事情,这个陈瑾宁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朕不想对东浙用兵。”皇帝蹙眉道。

  元皇后微微诧异,“皇上难道还不信东浙王有野心?”

  皇帝摇头,“不,他肯定有野心,他也必定是要造反,但是朕认为,还能再等等。”

  元皇后轻声道:“皇上是觉得师出无名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

  皇帝没做声,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或许,母后是觉得朕如今做事没魄力了,朕知道东浙王的野心,也知道他如今兵力发展得很快,但是靖廷已经摧毁了他的兵器库,朕觉得这个教训对他来说是足够大了,在这个时候派个陈瑾宁去,算什么意思呢?且带的是三千人,便是给三千人江宁侯或者甄大将军,也没能击垮慕容前,朕只是觉得,这些将士白白牺牲了,朕爱才,惜才,心痛啊。”

  “如今既然已经封帅出战,不如,皇上先看看到底如何再说?”

  元皇后说着,手指在眉心处轻轻打圈,扫去他眉头泛起的皱褶涟漪。

  皇帝依旧眉头紧锁,甚至,能感觉到薄薄的怒气。

  晚上的时候,皇帝去了飞凤殿给皇太后请安。

  他是个孝顺的皇帝,单日到母后皇太后处请安,双日到圣母皇太后处请安,风雨不改。

  皇帝如此孝顺,也是秉承了先祖以仁孝治国的宗旨。

  和往常一样,今晚他来到飞凤殿,请安之后坐下来与皇太后喝茶,聊会儿天。

  其实龙太后和皇帝年岁相差无几,龙太后看起来却要比皇帝年轻许多。

  只是,曾经临朝的威严刻在了她的眉目里,一举一动甚至是一个眼神,都能感受到她曾有的魄力和果断。

  那是让人不敢直视的天威。

  甚至如今皇帝对着她,依旧有无形的压力。

  所幸是母子之间,尚算亲厚,且皇帝知道皇太后执政这些年,事事都为了他与大周江山,更知道皇太后绝不眷恋权力。

  皇帝今晚有些郁郁寡欢,虽然极力欢快,但是皇太后还是感受得出来。

  皇太后命人端了枸杞菊花茶上来给皇帝,道:“皇帝批阅奏章,日夜劳累,多喝点枸杞菊花茶可明目。”

  皇帝听得此,一下子就抬起了头看着皇太后,眼底有些惊愕,“母后可是别有所指?是不是斥责朕看得不清楚,朕糊涂了?”

  皇太后看着他,慢慢地皱起了眉头,“皇帝如今很多心。”

  瑾如姑姑端了枸杞茶上来,道:“皇上,太后听得小蓝子说您最近眼睛不舒服,特意叫人准备的。”

  皇帝脸色一红,知道自己确实敏感多心了,便连忙站起来道谢,“谢母后惦记。”

  皇太后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怪我派陈瑾宁带兵出征?”

  “儿臣不敢!”皇帝神色一凛,道。

  “什么敢不敢?你是皇帝,你觉得我的决策出了问题,你可以直接说,你别什么都放在心底,母子之间,缺乏了沟通,便会互相猜疑,我不希望我们之间变成这样。”

  皇太后似有不悦。

  皇帝犹豫了一下,“是皇后来过?”

  “皇后自然来过,但是皇后是你的人,但凡你不喜欢,她总不会跟我说吐半个字。你心里想什么,不需要旁人跟我说,你都刻在了脸上。”

  皇帝沉默,想着如何回答。

  皇太后却继续自顾自地说:“那天陈瑾宁说的那些,大概是吓着你了,所以那天我派她出征,你没有反对,一则是不想忤逆我的意思,二则你自己心里明白东浙王有谋反之心。”

  皇帝默然点头,“是!”

  “所以,你别扭在于我派了陈瑾宁出征,且只给她三千人,是不是?”皇太后问道。

  皇帝道:“朕知道母后信那陈瑾宁,她必定有过人之处,只是,再能耐之人,以三千人对阵如今势力惊人的东浙,也是以卵击石。朕只是不明白母后既然要打东浙,为什么不正经整顿兵力?”

  皇太后看着皇帝,笃定地道:“你相信我,陈瑾宁是最好的人选。”

  皇帝狐疑了,“为什么?她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皇太后笃定地道:“皇帝就等着吧,日后,陈瑾宁会成为我大周一方屏障,四方蛮夷,因她的威名,都不敢轻易来犯。”

  皇帝很想相信皇太后的话,但是这话实在荒诞。

  一个女子,如何成为大国的边防?如何能叫四方蛮夷闻风丧胆?便是如今的甄大将军坐镇边关,也有蛮夷试探着冒犯边境。

  听了皇太后对陈瑾宁的赞赏,他心里更加的不舒服,更觉得此人妖惑众,连皇太后都被她说动了。

  还有那天她死谏,何尝不是一种对皇权的威逼?

  皇帝心里打定了主意,两军若对阵,第一场若陈瑾宁败,不管她是死还是活,他都得下旨召回且按照她自己立下军令状那样,要她人头。

  不能再让此人蹦跶,这般的胡扯瞎掰,竟然能说动了他与皇太后,想想都很危险。

  皇帝暗自思揣,皇太后却一直看着他,也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眉头紧蹙,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