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悍妻 第232章巧妇难为

小说:权宠悍妻 作者:六月 更新时间:2020-02-02 02:0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认为,如果陈瑾宁要主攻东浙王府,暴雨的时候,便是最好的时机。

  然后,一直等到明日一早,还没等到陈瑾宁的军队来袭,命人查探,陈瑾宁的人还安置在石屋里,不曾动过。

  查端明暗自奇怪,难不成猜错了?

  陈瑾宁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她觉得十分不安,又抽调了五千兵马回防。

  石屋里,苏意,甄士安,瑾宁三人正在商议进攻事宜。

  “我们不能在此久留,大雨是我们的屏障,一旦雨停,石屋必遭突击,虽说靖廷毁掉了他的兵器库,但是,平安公主所说的那种火药,王府必有准备,他们莫不清楚我们的意图,必定会趁着这一场飓风暴雨让我们命丧于此,所以,在暴雨停歇之前,我们必须得撤离。”

  “撤离?”苏意怔了一下,“你原意不是要趁着暴雨来临的时候攻打王府吗?”

  瑾宁道:“没错,但是这场暴雨不会那么快停歇,现在不是最好的机会,既然是要突袭,自然就要对方措手不及,暴雨会持续五天,洪水成灾,如今我们首要的是跟百姓待在一起,这样才确保安全,同时我们有五天表现的机会,为皇上收复东浙百姓的心,若我没料错,东浙王一定不会赈灾,因为朝廷动向未明,他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打开粮仓,这是朝廷收复民心的最好时候,民心所向,定能助我们大获全胜。”

  甄士安奇异地看着她,这孩子说的并非是多高明的战术,说白了,其实是最简单的战术,不外乎是借助天灾,先夺民心,再暗箭突击,这其实有点阴险。

  但是,她却说得那么正义。

  不过,纵观整件事情,确实是正义的。

  东浙王确实是乱臣贼子。

  查端明的防备,没有迎来突击。

  反而得到消息,陈瑾宁带的三千人,已经在暴雨中赶往沿岸一带去协助百姓逃灾。

  这场暴雨,从飓风来临的那一刻至今,就不曾停歇。

  城郊房屋倒塌无数,树木连根拔起,便是城中也有倒塌的房屋和被掀起的瓦顶。

  且暴雨还没有停歇的迹象,官府大开学堂,各乡祠堂,各大寺庙让房屋倒塌的百姓入内避雨。

  但是,暴雨越来越大,靠近山边的百姓是必须要撤离的,否则,一旦出现山体滑坡,山泥倾泄,则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山边那么多村庄,撤离又不是极容易的事情,有些山民不愿意离开家园,说服无效只能是强行扛走,这需要大量的人手。

  官府人手不足,只能寄望东浙王的军队,东浙王一万五千人回防,再派了一万人到沿岸地区,剩下的人手就不多了。

  官府那边,知道东浙王不止这么点儿人手,知府周大人冒雨策马来到王府,却见王府大街里里外外都站满了身穿蓑衣的军士,极黑的天空下,暴雨狂注,王府里外三条大街,全是锥顶的蓑帽。

  周大人气得浑身颤抖,冲阵前喊了一声,“劳烦让个道,本官有要紧事见王爷。”

  军士铁面无情,暴雨之中,寸步不让,甚至,无人搭理周大人。

  周大人看着阵势,知道要见王爷是不可能了,便再喊道:“那位守将,出来与下官说句话吧?如今灾情告急,请王爷派人救灾和疏散。”

  暴雨滂沱,除此之外,寂静无声。

  周大人不甘心,再喊了几遍,直喊得力竭声嘶也无人搭话。

  他真是气得够呛,知道是没希望了,也免得在此浪费时辰,策马而去,想直奔粮仓,先开仓让安置好的百姓先吃顿饱饭。

  然而,到了粮仓,却发现粮仓原先的守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起码两三千人的军队。

  这些人和方才王府外的人一样,身穿蓑衣,手持长刀,立于暴雨之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周大人喊道:“敢问守将何在?”

  这一下,人群中走出一人来。

  他和其他军士一样身穿蓑衣,但是里头是黑铁盔甲。

  “周大人,暴雨来此,有什么事吗?”这名守将高声问道。

  周大人方才在王府吃了钉子,如今听得有人应声,心中大喜,连忙道:“本官要命人开粮仓,接济灾民,如今一部分灾民虽暂时安置……”

  那守将不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周大人,请问有王爷的手谕吗?”

  周大人一怔,“王爷的手谕?”

  这东浙粮仓是隶属官府的粮仓,不是王府的,这是官府留的备用粮,该交给王爷的粮,已经交齐了,东浙王爷的粮仓有好几个,但是这一个却不是他的。

  “没错,王爷下令,但凡开仓,必须要王爷的手谕。”守将道。

  周大人连忙道:“将军是不是搞错了?这并非是王府的粮仓。”

  守将嗤笑,“这东浙城的粮仓都是王爷的。”

  周大人浑身冰凉,这是什么意思?

  这东浙王是真要反了吗?

  周大人在东浙王府为官,是东浙的官,也是朝廷的官。

  在此任职五年,他很清楚东浙王的为人,绝非外人所以为的仁义,但是一直认为,他表面功夫总会做齐全的。

  然而,今日大灾,他竟然封了粮仓?这是要饿死百姓吗?

  他是真的要反了?

  东浙城的官员,几乎都是东浙王的心腹,但是周大人不是。

  他隐隐觉得,事情不妙了。

  他是只身前来的,衙门所有人都派出去了,他一人之力,如何能对抗这两三千军士?

  且原先的守卫,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他心头恐惧,总不会是被灭了吧?

  周大人不敢再说,只得策马回去。

  粮仓没有了,安置的灾民还得吃饭,各大安置点本来就没有多少存粮,甚至还不够百姓吃一顿的。

  百姓一旦饿肚子,就得闹事。

  这一轮跑下来,周大人是着急上火,嘴角都快冒烟了。

  看着城中的乱局,再看如旧倾盆如注的暴雨,周大人真是束手无策。

  去了广福寺里,看到百姓饥肠辘辘,纷纷在问何时才派粥,周大人竟不知道如何作答。

  捕头上前安抚,“大家放心,大人已经去找东浙王,王爷一定会开仓赈灾的。”

  “没有,没有!”外头冲进来两人,他们是从暴雨中跑来,浑身湿透,一张脸青白难分,额头青筋爆现,“东浙王已经关闭粮仓,所有粮仓都有重兵把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