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悍妻 第238章他来了

小说:权宠悍妻 作者:六月 更新时间:2020-02-02 02:0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瑾宁!”陈国公的声音哑得几乎发不出来,他尽量凝聚自己的精神,伸出手,想触摸瑾宁的脸,瑾宁下意识地躲开,她一直摇头。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半是伤痛半是无奈地看着瑾宁。

  “国公爷,别说话!”初三叔杀了一人,回身沉痛地安慰道:“会没事的。”

  他的嘴唇也和瑾宁一样哆嗦着,却是发了狠地拼命厮杀。

  瑾宁跌坐在地上,看着他的血还在往外淌,她使劲压住,不敢拔剑,感受着他的鲜血从指缝里溢出。

  “让我和你……娘亲合葬!”陈国公忽然撑起身子,用力地说出这句话,眼睛瞪得很大,这句话也很大声,像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说完这句话,他的头倏然就沉下去,偏到一边,却还是看着瑾宁,只是眼底的焦点慢慢地散涣,看得出,他还有期待……

  他期待,瑾宁最终能叫他一声父亲。

  初三叔回身看了一眼,肝胆俱裂,冲瑾宁喊道:“你叫他啊,留住他,他哪怕罪该万死,都是你的父亲啊。”

  瑾宁浑身一个激灵,茫然地抬起头看着初三叔,冲口而出,“不,我不要你死……”

  也就是那一瞬间,陈国公胸腔一阵起伏,眼睛一直看着瑾宁,唇角缓缓地扬了温暖而满足的笑……

  “不要,不要,不要……”瑾宁放开压住他的胸口的手,也不管那些药粉有什么作用,一股脑地往他伤口上撒下去。

  “三个大穴,瑾宁!”那边的苏意刺了一人,冲她喊了一声,“师父教过你的,保命的大穴!”

  瑾宁脑子的云雾散去,回过神来,迅速在他气海,神阙,章门三个大穴拍下去,这是止血保命的三个大穴,快速拍下,可马上止血。

  师父很多年前教过,她竟不记得了。

  她拿起鞭子,发了狂似地冲出去。

  高台之上,查端明缓缓地笑了。

  强弩之末,无用之争!

  陈瑾宁是死定了!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更有温婉的声音滋养耳朵,“妾身参见王爷!”

  她回过头,身子靠在栏杆上,勾起了唇,看着这个养尊处优,雍容华贵的女人。

  “查姑娘也在!”

  东浙王妃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也没有王妃的架子,知道她是王爷身边的谋臣,因此,对她十分礼待。

  她的模样比起查端明要细致一些,眉目温婉,穿着红色的绸缎缎裙,有精致繁复的刺绣。

  她已经生养了三子,但是身段保养极好,纤秾合度,脸色也红润透白。

  确实是一个幸福的模样。

  东浙王有不少侧妃姬妾,但是,她的位置稳固因此从不需要争夺,她只静静地安好地活着,活成她人生最美丽的样子。

  她见地上有一把匕首,便弯腰捡起,放置石桌上,以为是王爷发了脾气,遂轻声道:“王爷放心,府兵一定可战胜匪贼。”

  她以为,入府的都是土匪贼人,方才守将也是这样跟她说的。

  一个幸福的女人,她不需要往深处想,只要相信旁人告知的便足够。

  东浙王看着她,心底一阵绞痛。

  到底是结发多年的夫妻。

  “宛如,坐下来!”东浙王把匕首递给查端明,“阿明,匕首拿好!”

  他把匕首刀柄对着查端明,却以匕首尖端对着了东浙王妃齐宛如。

  东浙王妃款款坐下,眉目低敛柔和,“王爷叫妾身来有什么事?”

  “那些不是贼人,是朝廷军队。”东浙王看着她,道。

  东浙王妃迅速抬起头,睫毛闪了两下,有诧异之色从眼底掠过,“朝廷军队?”

  “本王要成大事,朝廷先出手了,还记得本王跟你说过吗?本王不甘心这辈子都屈居人下,你说过,本王做什么,你都会鼎力支持,对吗?”

  东浙王妃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却强自镇定,“是,妾身说过。”

  东浙王看着她,心头闪过一丝不忍,但是,想起那金光灿灿的龙位,他冷下了心肠,“本王要你让位给查端明,让她助本王成事。”

  东浙王妃嘴唇哆嗦了一下,“妾身自请求去,归隐乡下,此生绝不打扰王爷和查姑娘!”

  她眸光有恳求之色,但是,却看到东浙王眼底的冷酷。

  腰部忽然一痛,有匕首从她身后穿过,她的嘴巴被人捂住,耳边是查端明阴冷的声音,“唯有你死,我的地位才不会受到威胁。”

  东浙王妃有儿子,她不会这么傻,让东浙王妃活着等待翻身。

  东浙王妃瘫倒在地上,鲜血从她后腰溢出。

  东浙王不忍看,冷声道:“拖她下去!”

  立刻有人上前抬起东浙王妃,到底是这个王府的当家主母,纵然被王爷离弃,但是她为主母时礼待下人兵士,谁也不想也不忍对她不敬。

  查端明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眼底是张狂酣畅之色,看着底下,朝廷北营军还是苦苦支撑。

  真是顽强。

  瑾宁身上负伤多处,此战败,她的脑袋也不保,因此,她几乎是不要命的打法了,连伤了数人,虽能力保暂时优势,但是,到底强弱悬殊。

  她眼底没有绝望之色,她记得瑞清郡主说过一句话,有人相助。

  她相信瑞清郡主,所以此番攻府,并非草率的决定。

  她只需要苦撑,而在前生的许多场战事里,她都是苦撑换来胜利。

  没有一场仗是容易打的,每一场胜利都是鲜血换来的。

  她的顽强,让北营军也顽强不已,即便有败迹,但是无人退后。

  这份顽强坚固的意志力,足以炼成一队坚不可摧的军队。

  他们需要一个转机,北营军需要一个转机。

  这个转机,很快就来到。

  瑾宁的苦撑,没有白费。

  只闻得马蹄声响起,一骑白马冲了进来。

  那人仿佛从天而降,全身穿着银色盔甲,瘦削坚毅的面容尽是萧杀凛然之气。

  他手持长枪,连挑数人,如战神驾临般的英勇,马蹄所到之处,府兵倒下,长枪所挑之地,血液飞溅。

  瑾宁心中一热,眼底一热,激出的几乎是血红色烈焰,她凌空而起,鞭子狠狠地抽向持剑而来的青衣武林高手。

  只要他在,便无不胜的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