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悍妻 第449章怎么那么着急

小说:权宠悍妻 作者:六月 更新时间:2020-02-02 02:0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瑾珞的婚事,其实也没什么要准备的。

  因婚事不能大办,许多繁文缛节都给省去了,管家带着一群家奴,很快就打点出来了。

  只是,管家也有摆不平的事情,那就是陪嫁。

  如今二房那边是穷得叮当作响,按说陈梁晖该给陪嫁,可陈梁晖没有什么积蓄,实在拿不出什么银子来置办嫁妆的。

  而陈守成就不必说了,他如今一直躲在霍州不敢出现,人都找不到,就是找到了,也只能反过来啃一口,哪里有什么银子拿出来给女儿陪嫁?

  陈瑾宪自己是有点儿,但是,她也还没成亲啊,她得置办自己的嫁妆,总不好全部家底掏空,且她那点就是掏空了也没有多少。

  所以,陈瑾珞就很紧张地拖着管家来问瑾宁。

  她对瑾宁的态度如今是好些了,到底有求于人。

  婚礼已经办得十分简陋,陪嫁她怎么也得有,所以,来到梨花院,便笑嘻嘻地拉着瑾宁的手说:“宁妹妹,你看姐姐要出嫁了,这手头上也没有银子可置办嫁妆的,你手头若是宽裕,不如,便给姐姐万把银子,回头姐姐记你这份情。”

  瑾宁拍开她的手,道:“侯府那边会给你彩礼钱,你就用那些彩礼钱置办嫁妆就是了。”

  管家在一旁听得也是没好气的,张嘴就是万把银子,真以为万把银子随手可得啊?口气也真是太大了。

  陈瑾珞愁着脸道:“这哪里有把男家给的彩礼都置办嫁妆的说法?且彩礼是不是落我手中也不知道呢。”

  “不落你手中,落谁的手中?”瑾宁反问。

  “这彩礼是给父亲的。”陈瑾珞嗫嚅道。

  瑾宁眉毛一挑,“我倒是觉得,你未必会给他。”

  “我肯定是不想给啊,可我奈何得了父亲吗?”

  “你奈何得了。”这点,瑾宁对她很有信心。

  陈瑾珞听她推搪几番,就是不愿意掏钱的样子,不禁来气了,“咱们好歹姐妹一场,你何至于这么绝情?不就是银子的事情吗?来日我有肯定还你,再说,我若出嫁连个陪嫁都没有,丢的不是你的面子吗?你好歹是堂堂郡主呢,我可不想羞辱你。”

  瑾宁淡淡地道:“我不介意,这从来就没听说过做妹妹的给姐姐添妆,不过,大哥那边,应该能拿得出千把两银子出来给你,多了你就别奢求了,他没有,他自己娶亲还没银子呢。”

  陈瑾珞咬着牙道:“这咱家不是特殊吗?特殊家里就得特殊对待,你有银子,给我点怎么了?”

  “我有银子是我的事情,我的银子不是大风刮来的,嫁妆,我不会给你置办,但是你婚事要用的银子,我都给你出了,其余,一文钱没有,就这样。”

  说完,她对管家道:“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三千两银子,这些银子,你用于府中开销,婚礼该花的,也就花了,但是不该花的,省点儿。”

  管家连忙道:“是,知道了。”

  他就怕三小姐松口给了二小姐银子,这还真没听过做妹妹的给嫁妆的,回头还耽误了三小姐的名声,以为她抢娘家的事做主呢。

  陈瑾珞听得瑾宁只给三千两,且还是给府中开支的,不禁沉下脸来,夹枪带棒地道:“真没见过这么小气的,万把银子就跟割了你的肉似的,陈瑾宁你也别太得意,人这辈子总有求人的时候,你以后别求在我面前。”

  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管家讪讪地对瑾宁道:“三小姐您别往心里去,二小姐就是这个脾性。”

  瑾宁笑了起来,“我还能跟她置气?行了,你去忙活吧,这一次的婚事你就当历练历练,等大哥和大姐成亲的时候,就熟练了。”

  管家知道大公子的婚事也快近了,如今对他来说,大公子才是他以后的主子,因此他肯定会十分重视的。

  管家走后,瑾宁心里在焦灼地等陈大侠那边的答复。

  陈大侠回去问父母,不管答案如何,都肯定会过来说一声的。

  她唯一担心的是他父母不同意,那样的话,不知道大姐能不能接受。

  如今多事之秋,其实不宜在这个时候横生枝节的,但是,确实陈瑾宪的婚事也迫在眉睫了,若百日之内嫁不出去,起码要等一两年,她又那么的心急,这一两年不好熬啊。

  等到差不多傍晚,瑾宁见还没消息,心里微沉。

  回去问问,然后赶过来告知,成与不成都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一直到日落都没见人来,那就有点玄了。

  瑾宁猜测,是陈大侠的父母拒绝了,他不知道怎么来告诉她,所以干脆就不出现。

  不止瑾宁着急,陈瑾宪也很是着急,一直等着陈大侠来,侍女都跑了几回了,还说是没看见人来。

  瑾宁觉得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便打算去找他。

  她心里已经暗暗懊恼,真不该多嘴,不问那一茬,大姐就不会心存期待,想起她动辄上吊的性子,瑾宁是胆战心惊啊。

  瑾宁刚走出梨花院的门口,就见下人急匆匆地来,见到瑾宁就忙说:“三小姐,有人来给大小姐提亲,管家如今在招呼,命小人过来问问三小姐要不要找大公子回来。”

  瑾宁一把拉住那下人,问道:“来的可是陈大侠父母?”

  “正是!”下人回答说。

  瑾宁大喜,“提亲?行动这么迅速,我就是喜欢这种爽快性子,你快,去找大公子,让他马上回府,说府中有大事。”

  “是!”下人转身就走了。

  瑾宁急忙回去整理了一下衣衫和发鬓,钱嬷嬷笑道:“行了,又不是你说亲,你紧张个什么劲?”

  瑾宁咧嘴笑了,“可不能这样说,好歹是第一次见亲家母嘛,我这个做小姨子的,总得拾掇拾掇。”

  钱嬷嬷笑道:“不要脸,你做小姨子的还拾掇上了,这未来新娘子还没拾掇呢,快去吧,可别怠慢了人家,大小姐的事情可就全指望你了。”

  瑾宁往外走,却有些奇怪,“你说怎么忽然就来提亲了呢?这事能缓几天不迟啊。”

  “不知道,出去看看呗。”钱嬷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