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悍妻 第638章一直没动静

小说:权宠悍妻 作者:六月 更新时间:2020-02-02 02:0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38章一直没动静

  大家都以为,来到侯府之后会看到瑾宁吼得要死要活,毕竟,在场女眷多半都生过孩子,知道生孩子的痛楚。

  谁知来到侯府竟然看到瑾宁神色轻松地坐在床上吃饭,半点痛楚都没有的样子。

  老夫人哆嗦着腿上去,一个劲地看着瑾宁,紧张地问道:“肚子痛得要紧吗?”

  瑾宁吃着饭,摇头道:“不痛,一点都不痛,婆儿,您吃了吗?”

  看着这没心没肺的孙女,老太太真是又心疼又好笑,“你这是要生了,你还这么轻松啊?还笑,笑个屁啊,吃也不好好吃,瞧这一被窝的饭粒。”

  说着,便伸手给她捡。

  瑾宁看着老太太,笑着道:“生孩子是好事,不笑难道哭么?”

  “不痛么?”老太太问道。

  瑾宁摇头,“不痛。”

  老太太愕然,回头看着大舅妈,“这是怎么回事啊?稳婆呢?”

  稳婆在她们来到之前就到了,且为瑾宁检查过,听得老夫人问,便上前道:“回老夫人的话,将军夫人是先穿了水,如今还没觉得肚子痛呢,估计没那么早生。”

  老夫人吓得脸色发白,“先穿了水?那多危险啊。”

  稳婆连忙道:“老夫人莫急,这先穿了水的孕妇也是有的,且江宁侯夫人也说了,只要卧床不动就没事。”

  “是么?”老太太在人群中寻找朱佩姑姑,询问道。

  朱佩姑姑上前扶着老夫人,宽慰道:“没错,穿水也没有那么危险,只要不继续流就好,您放心,看她如今的情况,只怕今晚也生不下来,所以,大家都出去坐吧,别都在这里,你看瑾宁本来不紧张,看到大家都紧张,她也紧张起来了。”

  老夫人听得朱佩姑姑这么一说,这才稍稍安心。

  她一抬头,看到靖廷站在床边,便皱起眉头道:“靖廷,你不能在这里,这是产房,回头是要在这里生的,你到外边去。”

  靖廷摇头,“不,婆儿,我就在这里守着她。”

  “这不胡闹吗?血房怎么能让男人进来?快出去,婆儿在这里守着就成。”老夫人挥手撵他走。

  靖廷看着瑾宁,打了个求救的眼色。

  瑾宁也希望他留下来,便拉着老太太的手,求道:“婆儿,我还没生呢,要生的时候再让他出去。”

  老夫人心疼孙女,孙女婿自然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便由得他留在这里。

  一众人,都被打发出去了,屋中只留下靖廷和老太太,还有随时观察情况的稳婆。

  其余的人,都在宁瑟阁的偏厅等着。

  钱嬷嬷和二可帮忙张罗着府中的事情,毕竟朱佩姑姑与江宁侯才回来,之前老爷子常常都到将军府那边去,所以府中的下人难免就懈怠一些。

  如果瑾宁要在这里生,那要张罗的事情可多了,钱嬷嬷是个巧手玲珑的,帮衬着朱佩姑姑拾掇了一通,府中的下人都按部就班地忙活起来了。

  到了晚上,瑾宁还是没觉得肚子痛。

  这饭都吃了两顿了,还是没什么动静,这让人很是担心。

  朱佩姑姑傍晚的时候,叫大夫开了催产药,药吃下去,至今也没有什么动静,反而羊水又开始出了,这让朱佩姑姑很担心。

  老太太也觉得不对劲了,拉着朱佩姑姑出去问道:“这情况是不是很危险?你跟老太太我说实话,不能骗我。”

  朱佩姑姑看着老太太担心焦虑的脸,轻蹙眉头,道:“确实不是很好,按说催产药下去之后,这会儿就该作动了,她却什么反应都没有。”

  “那羊水会不会流光啊?”老太太担心地问道。

  朱佩姑姑道:“以现在的量看,还是比较安全的,但是这一直没作动也不是个事啊。”

  靖廷坐不住,也走出来了,听得朱佩姑姑与老太太说的话,他也紧张起来,问道:“那要不要再下催产药?”

  朱佩姑姑点头,“这事跟大夫商量一下。”

  三人找了大夫到侧厅去,众人也都在侧厅那边等着,见三人都出来了,钱嬷嬷就急忙进了房间,和稳婆一同守着瑾宁。

  “大夫,您说以郡主如今的情况,需要再下催产药吗?”靖廷问道。

  大夫是京中国手,对生产很有经验,下了催产药之后没什么反应,他估摸分量也是不够的,便道:“晚点看看,如果实在没作动,那就再下一次。”

  到了亥时末,果然还是没什么动静,大夫便再下了一次催产药。

  用了催产药之后,众人又团团围住了瑾宁,隔一阵子就问她有感觉不,肚子痛不。

  瑾宁也很无奈,摇摇头,就看到了众人失望的眼光。

  大舅妈问大夫,“是不是下的分量还不够?要不再下一点?”

  大夫摆摆手,“那不行,这都下两回了,这会儿不能再下,否则承受不住药力,那得出事的。”

  老太太被大夫这话吓得脸色发白,站都站不住,靖廷扶着她坐下来,焦灼地看了瑾宁一眼。

  瑾宁很无措,看着朱佩姑姑,“如果羊水破了一直流,我又没有肚子痛,那会怎么样?”

  朱佩姑姑勉强笑了一下,“不会,没事的,别乱想。”

  “会不会还没到日子生呢?这本来就早了许多。”可伶问道。

  大夫道:“没到日子,那就是早产,羊水破了,肯定就是要生了的,没得说到不到日子。”

  “可她这样也没动静啊,总不能说把肚子剖开把孩子取出来吧?”二舅妈有些焦急了,一时冲口而出。

  这话,把瑾宁吓住了,她脸上的血色顿时褪去,惊恐地伸手捂住了肚子。

  靖廷见状,快步过去,也不管众人在场,伸手抱住她,安慰道:“不会的,别担心,我们再等等,这头胎嘛,大夫也说了,会比较久的。”

  他轻轻地扫着瑾宁的后背,他自己都紧张得有些微颤。

  大夫道:“没错,头胎一般都比较折腾,有些两天都没生下来呢。”

  “那两天没生下来的那些,没有破水吧?”大舅妈问道。

  大夫嗯了一声,没说话了。

  朱佩姑姑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命人进宫去问太后要无忧散,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