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悍妻 第691章制定最后方案

小说:权宠悍妻 作者:六月 更新时间:2020-02-02 02:0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瑾宁看着他像烂泥一样,真是恨不得一刀了结了他。

  江宁侯一门列祖列宗都要为他羞愧,大敌当前,竟然说这样的丧气话,心心念念,浑是私人恩怨,连她都能放下仇恨与他联手抗敌,他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怨天怨地?

  瑾宁用充满失望的语气道“李良晟,你既然求死,那就死在战场上吧,也算是成全了你们江宁侯府一门忠烈的名声,你祖上好不容易积攥下来的名声,不能被你毁于一旦。”

  说完,她转身出去了。

  瑾宁的怒火并未压下来,方才李良晟在外头这样说话,哪里还有将帅的模样?

  但好不容易打赢了这一场突袭战,如今要商议怎么打下一场,因此实在不愿意和他耗着。

  外头,靖廷负手站着,看着那坚实的城墙,听得脚步声他回过头来,眼底同样有深深的无奈和愤怒,他站在这里,听到李良晟在里头说的话,那叫嚣着要瑾宁杀了他的激动都落入他的耳中,他和瑾宁一样,真想一刀结果了他。

  他和瑾宁都没说话,并肩走了出去,沿着楼梯上了城墙,凭栏远眺,大漠渺无烟火,落日悬挂在天脚边,云彩绚烂,仿若折叠起色彩深深浅浅的织锦,美不胜收。

  靖廷的脸被烟熏得漆黑,他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瑾宁,真想这一场战事快点结束,我想念儿子了。”

  靖廷在这一路上都没有提起过儿子,他怕提起来,瑾宁会更加难过,撑不住这场战事。

  但是,没想到最先软弱的是他。

  瑾宁悄然地握住他的手,泪水染满了眼眶,她何尝不想?若不是为了回去见儿子,她怎会忍受李良晟在眼前蹦跶这么久?

  靖廷这一说开,心头的思念与不舍就更加泛滥,“我走的时候,他会笑了,眉目长开,看得出像你也像我,爱哭,哭起来能哭到脸色变青紫,不是好相与的主,日后是要好好教的,不然无法无天。”

  瑾宁心头充满了向往和悲凉,两辈子了,她都没能见儿子一面。

  如果这场仗输掉了,她真见不着了。

  她心中的焦灼,无人能知,靖廷纵知,也怕是无法体会。

  事到如今,她已经不敢奢求太多了,只盼着能见着孩子一面,孩子能顺利成长,那她便是死也甘愿了。

  “靖廷,”瑾宁靠在他的身边,城墙上的风沙迷了眼睛,“便是拼了咱们这条命,这场仗都必须要打赢,只要我们赢了,孩子活着的世界才能延续下去,那时候,便没有我们也都不重要了。”

  这段日子,他们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要打赢这场仗,然后回到孩子的身边,像寻常百姓一样过日子,享受天伦之乐。

  现在刚打赢了一场仗,按说瑾宁不该这样悲观。

  但是,他们都是清醒的人,这场突袭能大胜,是因为长孙拔麻痹了北漠军,叫他们猝不及防。

  但是此战打下来,北漠军的骁勇善战可见一斑,若与鲜卑联盟,那是骇人的力量。

  北漠秦家,鲜卑红叶,两人联手,不管是从战术上还是从武器装备上,都要胜过大周。

  而大周最吃亏的,还因为有李良晟这个大元帅。

  靖廷握住她的手,后背靠在了城墙栏上,凝望着瑾宁,“我们共同进退,生死与共。”

  远处,大雁成行,在沉沉落日处飞过,增添了几分漠地悲壮。

  而李良晟已经走出了壁室,踉跄着上了城墙,看到两人执手相望,眸子深情,他仿佛被一把刀子送进心窝,痛得浑身颤抖起来。

  他昔日的傲气,尖锐,在这一刻都提不起来了,眼底的光芒逐渐淡去,他慢慢地转了身,跌撞而下,一时不慎,竟滚了下去。

  李良晟摔断了腿,被送回了衙门里头养伤。

  为了顾全他大将的颜面以及安定军心,朱三文对外宣称大元帅是亲自出去刺探军情时伤了。

  北漠经此一战,元气大伤,北漠如今还有十五万兵士,而粮食送抵,起码需要十天,十天没有粮食,便只能掠夺村庄的粮食。

  但北漠边界的村庄,是苦寒之地,粮食储存不足,哪里够十五万大军吃喝十天?

  因此,便有北漠军溃散流窜,兵力渐渐分散,饿肚子的北漠军,凶悍异常,倒是把北漠边城一带弄得怨声载道。

  靖廷探得敌情,如今鲜卑大军还有数日便可抵达,而甄大将军也还有五六日,想来日子是重合的。

  瑾宁和靖廷皆认为如今是最好时机,不能再等。

  但是,如何才是周全法?这场仗一旦打起来,若不能迅速击败北漠,等鲜卑援军抵达,则大周险矣。

  陈国公提出,派人去通知甄大将军,让他绕道去拦截鲜卑大军,如此,可断了北漠的后路。

  但是这种分散战术对大周也是很吃力,至少对甄大将军而很吃力。

  甄大将军统帅的兵马迄今为止是十万人,还有些零散部队没有汇合,鲜卑军起码二十到三十万,如今也没有一个准确的人数,如果让甄大将军拦截鲜卑的二三十万大军,那将会是十分惨烈。

  可如果不拦截,等两军汇合,胜算更低。

  大家一时也陷入了僵局,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来。

  但就在此时,李良晟竟然让人抬着他来到了会议厅。

  他听了陈国公复述的建议,缓缓地抬起头看着瑾宁,然后道“本帅可率领三万人先设下埋伏,你们等甄大将军赶至,再一同与鲜卑人决一死战。”

  李良晟这话,让瑾宁觉得很是意外。

  她看着李良晟,不知他的话是否可信。

  她是想过先命人带兵设下埋伏的,但是,如今归州的兵力也不甚足够,如果设伏对付鲜卑,则起码要带十万人才可拖延数日。

  可一旦带走了这么多兵力,归州就不足以与北漠抗衡了。

  带三万人对付二三十万大军,这是毫无胜算,甚至未必能拖多久。

  尤其领军之人是李良晟,那更是不行。

  靖廷听了李良晟的话,沉思了一下,道“三万人,打个游击战是可以的,这样吧,大元帅负伤便不要去了,我带三万人前去设伏拦截,拖延数日让甄大将军与你们汇合,共同歼敌,你们若大胜,即刻领兵赶来围堵鲜卑,如何?”

  李良晟听了这话,不等旁人说,便立刻道“本帅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