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皇 909.佯装纳降

小说:穿越成皇 作者:赵洞庭 更新时间:2020-03-11 03:3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杀!”

  众骑兵就要动手。

  杀气瞬间惊天。

  “慢!”

  宋瑞立脸se大变,连忙抬手大喝。

  此刻,即便是以他的心x,脸上也是露出慌张之se。

  他光是想到就此投降,段麒麟和赵良才等人不能够将他们怎么样,却并未想过,张红伟竟会不接受他们的投降。

  这些宋军对百姓的看重,远远还要出乎他的意料。

  怎会仅仅因为屠杀城内百姓就拒绝纳降?

  难道这些宋军就不在乎自己这些人浴血抵抗么?

  宋瑞立脑海中无数个年头在这个瞬间划过。

  只他自然并没有多少时间思量。

  顾不得多想,他循着本心说道:“难道你们就不担心我们这些人誓死抵抗么?”

  “那又如何?”

  张红伟眼眸深处有着些微异se划过,嘴里却道:“本将不仅仅要斩杀你们,还要将你们大理军卒全部覆灭!”

  他chou刀架在宋瑞立的脖子上,红着眼睛,“我们大宋百姓,又岂是你们可以随意屠戮?”

  刀锋冰冷。

  宋瑞立只觉得自己脖颈处汗mao都是竖立起来。

  但周围无人敢动手。

  宋军的这g气势就已然将他们唬住。

  宋瑞立咽了口唾沫,道:“斩杀我等,那些大军也势必拼死反抗。而且届时,大理国内兵卒也必然誓死抗击,你身为宋将,难道就不考虑这些后果?”

  张红伟只微微眯起眼睛道:“誓死反抗,就能抵挡得住我朝大军么?”

  宋瑞立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不过随即他却是忽的意识到什么,眼中有精芒划过。

  如果张红伟真是要杀他们,又怎会在这里和他们继续废话?

  宋瑞立忙道:“屠杀百姓是我等之罪,我等愿意戴罪立功,前去追杀前面出城大军。”

  张红伟沉y。

  但其后,他的刀却是缓缓收起来。

  “张军长!”

  旁边苗成脸se微沉,“你不会真要接受这些人的投降吧?”

  张红伟盯着宋瑞立,嘴里只说道:“本将就给你们这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们先行去将大理军拖住,我率大军随后赶到。”

  宋瑞立心中有些苦涩,但也只得点头,“好。”

  他没想到刚刚投宋,自己这些人就要立刻去和池风鼓大军兵锋相向。这简直是最坏的结果,但现在,他却根本没得选择。

  大宋军卒的杀气不是假的。

  宋瑞立敢断定,要是自己敢拒绝这宋将的提议,那这些宋军真

  会立刻将他们斩杀。

  区区两万人,且又已然弃旗投降,士气大跌,还如何挡得住这些宋军?

  宋瑞立深深看了张红伟j眼,带着众将往城头上而去。

  而后在他们的高喝声中,秀山郡的那些军卒全都缓缓下了城头。他们捡起军旗,向着城外匆匆而去。

  只这时,虽挂大理军旗,但他们的心,却已然不是大理之心了。

  苗成看着宋瑞立这支人马缓缓出城,沉声叹息道:“张军长,你刚刚是在过于冲动了。”

  他脸上有着些微不满。

  张红伟却只是轻笑,“苗军长是想说,我接受这些大理军的投降,会寒了横山寨内百姓们的心?”

  苗成叹息道,“是啊……横山寨被他们摧残成这样,而且……以后谁还会将我们大宋的百姓放在眼中?”

  张红伟轻轻点头,笑道:“苗军长说的不错。更何况,我军在b城之前就已放话,他们若不弃城投降,便定斩不饶。”

  “那你还答应他?”

  苗成脸上满是诧异,随即惊道:“你该不会是……”

  张红伟点头,眼中有着杀意流露,“正是。待他们两军厮杀起来时,咱们再上去,将能更轻易地打败这g大理军。”

  苗成微微皱眉,“只如此出尔反尔,是不是太过……有些j诈了?”

  张红伟满不在乎,“那些鬼谷学宫中人多是j诈之辈,咱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又有何不可?纵是被那大理军唾骂、怨恨,我张红伟也根本不在乎。我只知道,他们屠杀横山寨内这么多百姓,我就必然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只有将他们打痛了,他们以后才不敢动辄祸害百姓!”

  “这……”

  苗成显然还是有些迟疑。他是老将,受以前大宋群臣的影响颇重。

  张红伟佯装纳降,这般举动,在他眼中的确有些过于卑劣了。

  张红伟目视着城门之外,只道:“兵者,诡道也……”

  他没那么多在乎的。

  在他心中,打败这些大理军为横山寨百姓报仇,比他自己的名誉更为重要。

  两军j锋时讲太多的仁义道德,本就是愚昧的事情。因为,战争本来就站在仁义道德的对立面。

  只很快,宋瑞立便率着秀山军全数离开了横山寨而去。

  张红伟、苗成两人领军留在城内。

  空中热气球也是停亘在横山寨西城门上空。

  直到东面有斥候匆匆前来,向张红伟、苗成两人禀报柳弘屹、刘诸温等人率大军接近横山寨,两人这才下令出城。

  集结号响。

  骑兵如龙,向着横山寨西驰骋而去。

  天上热气球也是尾随而动。

  而这个时候,宋瑞立率军自然还在追赶池风鼓大军的途中。

  &nbs

  p; 他也在军后留有斥候。

  当斥候传报城内宋军向西而来时,他并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只真正觉得这些宋军是要前来和他们合力灭掉池风鼓大军。

  这年代出尔反尔真是为人所不耻的。哪怕宋瑞立心眼再多,自也不会去怀疑张红伟竟会耍这样的诡计。

  因为这会让得张红伟整个人生都留在污点。即便他以后有再大的成就,单这件事也会饱受诟病。

  很少会有人愿意这么做的。哪怕是那些鬼谷学宫之人,也不会这般不珍惜羽mao。

  时间转眼到得傍晚时分。

  池风鼓率着大军却是不敢扎营,还在向着前面行军。

  前面官大上忽有灰尘弥漫。

  夕y下,有数十骑拱卫着车辇向着大军匆匆而来。

  军前池风鼓等人凝神观望。

  而这数十骑到得军前,还不等军卒拦住,便就各自勒马。

  数十骑都是穿着黑袍。

  燕巍昂的车辇越众而出。

  他看到前头大军蔓延不见其尾,脸se霎时变得很是难看。

  显然,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池风鼓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就已经率军离开了横山寨。

  段麒麟的密信中,可还是让他安抚军中诸将,让池风鼓率人和宋军血拼呢!

  现在大军已经离城,岂不是没有城池作为依仗了?

  燕巍昂寒着脸,颇有些不客气地对面前的士卒说道:“本官最宁府总管燕巍昂,军中主将池风鼓?”

  其实从官衔上来说,燕巍昂未必比池风鼓和王子乾高太多。但他是三朝元老,自然要更显得有底气许多。

  池风鼓、王子乾这些人在他面前,终究只是后辈。

  挡在前面的大理禁军微愣。

  池风鼓也就在人群后,自是听到燕巍昂的话。

  他拍马缓缓上前,对着燕巍昂拱手,“池风鼓见过燕总管。”

  燕巍昂瞧瞧他,皱眉道:“你便是池将军?”

  池风鼓点头,“正是。”

  燕巍昂又问:“大军怎的擅自撤离横山寨了?你们可曾请示过皇上?”

  池风鼓面有苦涩,却也不答,只问:“莫非燕总管是有公g而来?”

  燕巍昂从袖袍中chou出段麒麟的密信,气冲冲道:“皇上传信于本官,说三军在横山寨和宋军血战,勇气可嘉,让本官代为犒赏三军。同时还让本官传信于你,大军务必死守横山寨,和宋军决死!现在,你让本官如何是好?”

  池风鼓错愕,“皇上……皇上让我等死守横山寨?”

  燕巍昂将密信向着池风鼓甩去,“你自己看!”

  池风鼓接过信,刚刚看到上面传国玉玺印,脸se便已是灰白j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