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皇 1012.弃守外城

小说:穿越成皇 作者:赵洞庭 更新时间:2020-03-11 03:3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元贼退了!”

  “元贼退了!”

  城上城下,响起如c的欢呼声。

  这场仗打得不容易,甚至很多人原本以为会守不住这外城墙。而他们,将会永远葬身于此。

  因为元军有四万之众,且又破开无数豁口,实在有很大的破城希望。不,甚至不能说是可能,而是必然能够破城。

  此时元军撤退,这对于城内宋军将士和百姓们而真是侥幸。

  是他们坚韧不拔的斗志让得元军生怯。

  让得元军士卒不敢再奋不顾身地涌进城内。

  若非如此,元军不可能会撤退。

  只在城头,h华等人却仍是面se凝重。

  虽男城墙暂且算是守住了,但已是千疮百孔。继续这样打下去,外城终究要破。

  而更为让人担心的是,东、西两座城墙也不知能不能挡得住元军。

  毕竟此时在东、西两城墙处,守卒皆不过两千左右,元军却都有超过两万之数。

  尤其是阿术亲率往城西的将士,甚至超过三万都说不定。纵少,也绝不会少到哪里去的。

  他大军在长乐郡外,并未遭受到太大的折损。

  城内百姓不说。江湖义士也都大多集结在这南城墙下,此时要去支援东、西城墙,难免有些鞭长莫及。

  高天纵带着伤匆匆跑到城头,问h华道:“安抚使,咱们是否立刻前往东、西两侧援助?”

  h华瞧瞧他手臂上血淋淋的伤口,轻轻叹息,“将士们奋力厮杀到现在,还有余力继续作战么?”

  高天纵微低下头,没有说话。

  人的t力是有极限的。

  纵然他现在很想率军去东、西两侧抵挡元军,却也明白,将士们都难以再继续为战了。

  他们在这南城墙处绷着神经和元军厮杀这么长的时间,能够将元军杀退下去,已是殊为不易。

  甲胄、刀枪是铁打的。但将士的身t,却终究不是铁打的。

  就算他此时率军过去,将士们也很难再复之前的骁勇。

  h华回首远眺城内深处,又深深叹息了声,道:“传令下去,让将士们都往内城退却吧!”

  他终究还是打算弃守这外城了。

  攻东、西两侧城墙的都是元军生力军,能守住城墙的希望实在是渺茫。

  高天纵有些迟疑,“安抚使,若是弃守外城,那……”

  h华喃喃道:“家园没了,尚且还可以重建。可若是将士们没了,那这福州城的百姓也就没了。福州城……将不复存在。”

  正如阿术不愿付出太大代价攻取这长乐郡,h华心中其实也不愿将士们在这外城墙白白赴死。

  能够尽的最大努力,他已经做到了。守不住便是守不住,再强撑下去

  只会将这长乐郡白白葬送。

  那些不愿意暂往内城避难的百姓,他也没有办法继续守护下去。

  作为安抚使,他必须以大局为重。

  而此时的大局,便是内城那绝大多数的长乐郡百姓们。

  高天纵听得h华这番低语,不再多,咬咬牙,终是跑开传令下去。

  城头有绿se令箭升空,然后在空中炸开。

  城头将士们向着城下走去。

  有这样的呐喊声响起,“撤往内城!撤往内城!”

  各处的福州将士、百姓们汇聚向两条主街道,向着内城而去。

  有许多将士背负着袍泽的尸t。

  他们不愿意将这些兄弟的尸t留在外头。

  落叶归根。

  若非迫不得已,大宋将士不会留下任何兄弟。哪怕,是已经阵亡的兄弟。

  南城墙上渐渐空空如也。

  而在东、西两座城墙处。大仗还在延续。

  两g元军齐攻城。

  在两座城头都没有轰天雷的情况下,他们破城只是时间问题。

  往东、西两城墙的大宋热气球也只是在元军热气球对面苦苦支撑。

  支永寿、奎英豪等人在城头上,脸se都是凝重万分。

  城下那密密麻麻的元军和接连不断的轰天雷爆炸声,让得他们心中有着极重的压迫感。

  其实本没谁觉得能守得住东、西两个城墙。

  要知道,连防御最为严实的南城墙都差点被元军给攻破了。这么多的元军,本就不是好对付的存在。

  长乐郡内这点兵力,守外城真不如守内城。

  于是在见得空中绿se令箭以后,支永寿、奎英豪等人都没有多做迟疑。

  他们让城下百姓先撤。

  然后是城头上的百姓,再是江湖义士。

  直到最后,城头上的福州守备军将士们才总算是撤下城头。

  说起来快,但这个过程,实际上却是持续有两刻钟之久。

  大军不是说撤就能撤的,特别是在厮杀的时候。

  如果不是尚且有着百姓们帮忙搬运弹y、推行投p车等等,这个时间将还会要更久。

  元军在十余分钟以前便在城墙上炸开了豁口。

  东、西两侧城墙,都只见得有福州守备军将士们在和元军厮杀。

  直到那些推行投p车等军械的百姓和江湖义士们渐渐远去,宋军将领们这才下令,弃守城墙向内城退却。

  东、西两侧城墙内。福州守备军将士都是且战且退。

  他们始终没有因为撤退而完全放弃抵抗,因为,他们还要为百姓们进内城争取时间。

  &n

  bsp; 而这种且战且退,自是无法避免的让得许多福州将士再也没法回到内城去。

  当然,若不如此,也好像并没有其余的办法。

  他们退,元军必进,这是必然的事情。匆匆撤退,付出的折损反而可能比且战且退要更大。

  除非在元军还未破城之际,将士们便火速往城内撤去。只这样,那些军械,怕都得留给元军。百姓们也会伤亡惨重。

  福州将士们现在可以不管那些在外城冥顽不灵的百姓,但这些大义上来杀敌的百姓,自不可能不管。

  且战且退的局面,在将领们的预料之内。同时,也是他们甘愿付出的代价。

  这只因,大宋军人是大宋的守护神。

  赵洞庭曾说过,大宋的百姓,可以杀敌。但在大宋将士未彻底倒下之前,朕,绝不愿让大宋的百姓上阵杀敌!

  喊杀声,逐渐向着内城靠近。

  福州内城外,亦有护城河。只是这河,自是不如外城的护城河那般宽敞。

  以往河内琳琅满目的花船,如今也是不见踪影了。

  仅剩下j座桥尚且连通着城内。

  原镇守北城墙的将士率先赶到城内。

  其后,便是h华、高天纵等人率着军卒百姓以及江湖义士们从南城门赶回。

  刚到内城城外,便在各石桥、城门上布置开重重防线。

  h华下令道:“传令东、西、北三面,回城以后即刻炸断所有桥梁!”

  高天纵微怔,张张嘴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

  如果炸断桥梁,那留在外城的那些百姓就真的只能任由元军屠戮了。

  不过,为守护汇聚在内城的百姓,炸断桥梁却也是必然。

  那些冥顽的百姓,说得不好听些,真是有些咎由自取。

  而哪个年代、哪个地方,似乎都并不缺少这样的人。

  有斥候驰马往西、东、北三个方向而去。

  白玉蟾、涌泉寺众武僧以及百姓、江湖义士们进城。

  现在南面的元军应该暂且还不会进攻,纵是进攻,他们这些江湖之人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城头拉锯战,火器比人力更能逞威。

  时间悄然流逝。

  枪p声离着内城愈来愈近。

  北城墙虽未有元军进犯,但福州守备军将士仍是执行军令,将桥梁给炸断了。

  有些桥梁有百年历史,是这景胜地。在战火下,却不得不沦为过去。

  近h昏,城东奎英豪等将率着军民也终是赶回到内城。

  刚过桥,众将士便在桥尾展开防御。y生生将追击过来的敌军抵挡在桥那头。

  然后轰隆声中,北护城河上桥梁接连被炸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