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皇 1014.两贼进宫

小说:穿越成皇 作者:赵洞庭 更新时间:2020-03-11 03:3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西夏中兴府。

  夜se微白,月明星稀。

  记得还是年前的时候,夜里的中兴府总是静悄悄。整个偌大的城池,都是显得死寂死寂的。

  只到今年,nv帝下令取消宵禁,中兴府的夜里才逐渐算是热闹起来。

  nv人为帝,这皇城之内脂粉气也总要浓郁那么j分。

  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便是显得格外热闹。

  据说有的青楼只要你给得其价钱,便是连nv帝都能躺在你的床榻上。当然,不可能是真正的nv帝,只是穿着皇袍的红倌人。

  不过这也足以能说明,在金钱的诱h下,足以让得许多人甘愿冒生命危险了。

  享受过的,不敢说,也不能说。

  没享受过的,也只当听个乐。

  这就和nv帝之前宵禁,是怕皇城生乱。现今取消宵禁,是因她大权在握,是相同的道理。

  总有些事情不是寻常百姓能够擅自议论的。

  伴君如伴虎。

  住在皇城脚下的百姓,总是要比外边那些人多j分小心和谨慎。

  至于皇宫大院,那更是老虎打盹的地方。哪怕西夏这只老虎是只雌的,也没谁敢轻易去冒犯。

  于是,再热闹的暖se生香,到得这皇宫前大街上,也好似被悄然隔绝了。

  宫墙高耸,有穿着甲胄的御林军林立。

  空荡荡的街上本是看不到人影。

  只这时,却是有两个太监优哉游哉走来。

  直到宫门口。

  为首年岁颇大些的太监掏出令牌给侍卫看过,便得以大摇大摆地向着皇宫里面走去。

  那些侍卫也不多问。

  这是两个宫内负责采买的太监,虽没什么官职,但他们上面的大太监却是深得皇上信任。这些小鬼,也就不是他们能轻易开罪的。

  只这些侍卫大概想不到,这两太监进宫以后便是轻声说笑起来。

  “六老头!”

  “滚你大爷的!老子的年纪做你爹都绰绰有余了,叫爹。不是,叫六爷!”

  “得,六爷!”

  “有p就放!”

  年岁稍小的太监显然并不那么拘泥俗礼,说不好听些便是没大没小。而年长些的,则是十足十的算不上好脾气。

  这也算是对妙人了。

  年小的也不生气,贼眼笑眯眯,“你这易容术真是好使。”

  年长的得意洋洋,“那必须的。别瞧你小子剑道修为不俗,这些五花八门的东西,你差六爷我十万八千里呢!”

  “那是,那是。”

  年小的在旁连连点头赔笑。

  年长的斜眼瞥他,“怎的?见到六爷我这手绝活,想学?”

  年小的很老实点头,“

  想学。”

  年长的勾勾手指,其意思不而喻。

  年小的拍拍自己口袋,“我可比你还穷啊!不过你要是让我学成了,我保证给你些好处,如何?”

  “啥好处?”

  “十两!不!百两金子!”

  年长的眼中冒出光彩来,但怀疑之se也很重,“你小子上哪去弄百两h金去?”

  年小的道:“我自有我的办法。倒是若是没有,你砍了我这双手去便是。”

  年长的却也不这么轻易松口,只悠哉道:“等着老子心情好再说。”

  年小的忙在旁边苦劝,话语那是叫个滔滔不绝,就好似是驱之不去的蚊子似的。

  只年长的却也懒得搭理他了。

  两人边说边行,渐渐的便是进了这西夏皇城后宫深院。

  夜里的西夏,通常也就太监能有这般殊荣了。

  nv帝到底是nv的,未免流蜚语。哪怕是宫中负责守卫的御林军,也不能进后宫半步。

  在这后宫守卫的,看似都是威风凛凛的御林军。但其实……这些个御林军都是不健全的,身上少了点儿玩意。

  而两个太监似乎是知道这点。

  两人刚进后宫,便都低头向着自己的鸟看去,然后对视,嘿嘿笑着,俱是显得得意洋洋。

  年小的道:“有这玩意儿,才是爷们。”

  年长的不屑嗤笑,“你有,也只是个雏儿。哪像六爷我的,身经百战,在无数水帘洞里杀进杀出过。”

  年小的似被踩到痛脚,难得的脸se涨红,“小爷我有心上人。”

  “那也是个雏儿。”

  “她也喜欢我。”

  “还是雏儿。”

  “她pg蛋可圆可大了!”

  “雏儿!”

  年小的终是败下阵去,嘴里狠狠嘀咕,“等回到常德去了,小爷我立刻就把她娶进门。”

  说着却又忍不住低头看鸟,“唉,终是苦了小兄弟你了……”

  随着两人越走越深,守卫便也是愈发森严起来。

  到得最后,即便是他们俩,也只差没有被搜身检查。这可是将两个家伙吓出些许冷汗来。

  再走过去,便不敢再做j谈了。

  只奇怪的是,这两太监似乎对这西夏皇宫的地形颇为熟悉。也没走什么岔路,便就到了他们休息的地方。

  这是常年在宫内值班的太监才能有的待遇。寻常太监宫nv,夜里也是不住在后宫之中的。

  年长的太监嘀嘀咕咕打开房门走进屋。

  里面仅有两张床铺,显得有些简陋。

  周遭寂静无声。

  年小的跟着进屋,做贼似的低声问道:“是这里不?”

  年长的没好气道:“按那两家伙画出来

  的地图,就是这里没错。”

  年小的便关上门,大咧咧到床上翘着腿躺着。

  年长的在床边左摇右摆。

  到这里,两人的身份也是呼之yu出了。自是吴阿淼和六指儿两人。

  只不知这两个极品是如何勾搭到一块的。

  依稀月se下,吴阿淼见着六指儿扭来扭去,不禁问道:“你做啥呢?”

  六指儿嘿嘿道:“等下说不得得和nv帝过过招,试试她的滋味。六爷我先活动活动筋骨。”

  吴阿淼轻轻瞥他,“你要是敢动她,我敢保证你会死得很惨。”

  “谁能杀六爷我?”

  六指儿浑不在乎,“凭啥你能来打她的pg,我就不能对她做点什么?”

  吴阿淼道:“我可没说打算用手去打她pg。而且,小爷我是你能比的么?”

  六指儿还真有点儿坐蜡了,“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吴阿淼却只道:“等办完事儿,小爷再告诉你。”

  说着,他悠哉地换了个姿势,又道:“咱们啥时候动手?”

  六指儿道:“等再晚些。”

  随即皱眉,轻咦道:“不对啊,要是六爷我不能动她,老子跟着你来这西夏皇宫做什么?”

  吴阿淼不以为然道:“人,你动不得。里面的宝贝,你带些走还是没有问题的嘛!而且你不是号称江湖贼首,六指空空么?以后传出去你在西夏皇宫中来去自如,岂不是备有面子的事?”

  六指儿轻轻点头,“好像你得还真有j分道理。”

  但细细想,却又总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劲。

  老子六指儿要进西夏皇宫,自己进来便是,带着你这家伙作甚?

  不过两人这些时日来到底也算相处甚欢,是以六指儿终究也没再说什么。

  不知到何时候,窗外月光忽的暗了。

  六指儿很敏锐的注意到这幕,轻声道:“走!”

  眼中难免有j分兴奋之se。

  来西夏皇宫进nv帝香闺,拿nv帝的东西,这事儿,还真有点刺激。

  当下两人便悄悄摸摸出了屋去。

  然后在六指儿的引领下,向着李秀淑所居住的宫殿而去。

  六指儿作为贼祖宗,自有他的本事。这地图什么的,当真是过目不忘。

  可叹李秀淑,在后宫内外布置有重重防线,但在这灯下黑的后宫深处,却为避嫌,根本没人站岗、巡查。

  大概她也想不到能有人大摇大摆突破外边的重重防线,走到这后宫深处来。

  毕竟能有六指儿这般易容术的,江湖中能有j人呢?

  或许除去六指儿,便再也没有其他人了也说不定。

  而若是没有这样的易容术,纵是有着极境修为,想要直闯到李秀淑的后宫,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