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皇 1123.重庆夜乱(上)

小说:穿越成皇 作者:赵洞庭 更新时间:2020-03-11 03:3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随即,秦寒将众真武高手都请到了府衙内。.『『ge.

  没有到大堂,而是到他的院落之中。

  众高手都在院中坐定。

  月明星稀。

  破军副宫主的影子显得有些朦朦胧胧,他直接问秦寒道:“秦小子,你让少主叫我们过来,是打算让我们做何事?”

  秦寒只是站着,影子随着院中树影影影绰绰。

  有秋风拂过。

  树影摇曳,人影不动。

  他眼神掠过众高手,答道:“小子让诸位前辈前来,实想请诸位前辈佯装进入重庆府内。”

  “刺杀重庆府内的那些宋国官吏和将领?”破军副宫主微微凝眉。

  他不觉得如此就能够将整个大宋禁军和重庆守备军击溃。毕竟,天伤军和重庆守备军都算得上是精锐。

  纵是军中高级将领被刺,重庆府也未必就会轻易易主。

  秦寒摇头,“自不仅仅只是如此。小子打算于明日戌时率军攻打重庆府,从泸州到重庆,以骑卒速度应是只需得半夜时间足矣,大军大概能在天明时分到达重庆府外。小子需得诸位前辈在黎明之前杀进重庆府衙,让得重庆府内宋军大乱。若能杀他们主将自是最好,若是不能,诸位前辈也无需拼命相搏。小子是想要个能趁虚而入的机会而已。”

  破军副宫主眉头却仍然是凝着,“那若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并不能吸引到多少宋军呢?”

  秦寒轻笑,“那诸位前辈尽可杀宋军统帅,再杀往城门便是。以诸位前辈能耐,造出些乱子应该不算难事吧?”

  破军副宫主轻轻点头,其余众高手也没有露出什么凝重之se。

  他们作为真武境高手,这点自信自然还是有的。

  虽然在邕州时有不少高手死于宋军集火战术之下,但那才j位高手?

  他们在座的这些人合力,宋军纵是集火,也难以挡得住他们。

  而且重庆府总共也有两万余宋军,在夜里镇守城墙的只会更少。集火战术能够实施,其阵仗、威力也必然有限。

  秦寒看着破军副宫主点头,又道:“诸位前辈还可以带着轰天雷前去。以诸位前辈修为,想来这些轰天雷也能够应对意料之外的变化。”

  “好!”

  破军副宫主开口道:“那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为你这小子去那重庆府走一趟。”

  他们都是绑在新宋这条船上的蚂蚱,其实是没有什么选择的。

  纵然秦寒不为他们计划得这般周详,语也不这般客气,想来他们也同样会答应前往重庆府。

  除非是前来的高手仅仅那么两三位。

  就在翌日,这十余个新宋的真武境高手便在破军副宫主的带领下向着重庆府而去。

  &nbs

  p;轰天雷,自然无需他们亲自携带着。秦寒自有他的途径。

  当然,这并非是秦寒自己的途径,而是多亏潼川府副节度使相助。

  他在泸州这么长的时间,多多少少在重庆府埋下了些棋子。

  十余新宋高手只是做百姓装扮,连兵刃都未携带。或是挑担,或是空手而行,于下午时分便陆续到得重庆府内。

  他们并未引起城门守军的注意。

  到城内以后,只是在城中某个客栈汇聚。

  自有人给他们送来兵刃和轰天雷。

  戌时刚到,秦寒也在泸州城整军出发。泸州不到四万新宋军,他带走其中三万。

  这趟出征,他怕是抱着必须拿下重庆府的决心的。

  而在他这种有心算无心的策略下,苗右里和庞文波两人自是不可能料敌先机。

  他们不是神。

  秦寒这些部署都做得极为隐秘,根本不太可能被察觉。

  如此直到得夜se全黑的时候,才有信鸽落在重庆府府衙内。

  苗右里和庞文波两人这才得到消息,知道秦寒已经率领三万新宋军出发往重庆。

  这让得两人都是颇为惊讶。

  在府衙内,年迈的苗右里和年轻的庞文波对视。

  然后是庞文波开口,道:“苗军长,这些新宋军可真是胆大包天啊!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竟然还敢发兵咱们重庆府。”

  苗右里声音有些深沉,“怕是破釜沉舟,想要拿下重庆暂且破局。泸州军来势汹汹,咱们不得不防啊……”

  庞文波深以为然地点头。

  这点他自然也是想得到。

  重庆府现在对于新宋最大的作用就是破局。因为单单重庆府,纵是拿下也难以对新宋的国力有太大增长。

  重庆府的作用,是扼守新宋东大门。同时,为潼川府的新宋军缓解压力。

  因为重庆若破,大宋禁军怕又得重新布局。

  在府衙内只是稍作商议,苗右里、庞文波两人便俱是向着军营内赶去。

  两人增派人手在城头巡防。

  其余诸将士也被喝令做好迎战准备。

  虽新宋军只有三万,但他们既然赶来,苗右里和庞文波两人自是不能掉以轻心。

  也就是他们不知道是秦寒亲率新宋军赶来,要不然,应是得更为慎重些。

  秦寒在大宋军中也算是威名赫赫了。

  他当初助赵洞庭在琼州破元军、海盗,后又在广南西路梧州等地为赵洞庭屡出良策。虽是敌对,大宋主将却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个极具兵法韬略的将才。

  纵是现在的大宋军中有许多出自殿试的儒将,其中怕也是没有能

  和秦寒相较者。

  这种天才太难遇。而且,兵法之道也不是经过灌输就能大成的。

  这就好似是后世的大学生,虽在学校学有专业,但到社会上以后,还是得和实践结合才能真正掌握那些专业知识。

  夜se渐深。

  重庆府归于平静。

  除去某些特殊的地方仍旧灯红酒绿,大有通宵达旦的迹象之外,其余千家万户熄灯火。

  只有更夫在街上游走。

  破军副宫主等人终是准备动手。

  他们换上夜行衣,携带着轰天雷悄然从客栈屋顶离开,然后在夜se中掠过,向着重庆府子城府衙而去。

  子城比内外两城要更显得寂静许多。

  这里住的都是重庆府内的达官贵人,夜里不可能太热闹。只和内外两城不同的是,子城巡夜的守军要多些。

  但这些守军自是难以发现穿着黑衣的众新宋高手。

  他们身形飘忽,在房屋上掠过时悄无声息。再加之远远瞧见守军火把、灯笼便会隐匿起来,可谓如同鬼魅。

  怕也就能和他们修为想相近的高手能察觉到那点点气息。

  而守军中自是不可能有那样的高手。

  这些巡夜的重亲府守军,论精锐程度,便是较之重庆府守备军也有不小差距。

  只过不多时候,破军副宫主等人便就都得以接近到重庆府府衙院墙外。

  他们躲在y暗处,并没有急于飞掠进去。而是在墙外细细观察了半晌。

  府衙内守备算得上是严谨,有不少明少暗哨。

  这些都是天伤军中的士卒。

  其中也有安卫殿的供奉。

  大宋禁军在赵洞庭的吩咐下,向来都保持这样的良好习惯。而随着刘再远阵亡,大宋诸禁军对将领的保护就更是严谨。

  谁也不愿意再发生将领被刺的事情。

  那回,可是连镇北大元帅苏泉荡都差点被行刺。

  若非是某位姑娘替苏元帅挡下那件,可能现在大宋已经没有镇北大元帅了。

  自h粱策等元朝高手行刺江陵府的事情传到诸军以后,诸军中不知多少将士为之生出阵阵寒意。

  他们之前还是过于低估那些江湖高手。

  以前的江湖高手尽藏,而现在,可已经不是那样的情况了。

  真武境高手,个个都能做到神出鬼没。

  直约莫过去十余分钟,随着破军副宫主摆摆手,众新宋高手才俱是突然掠起,掠过院墙,到得重庆府府衙内。

  刚进府衙,这些高手便就都又施展出轻功,身形缥缈向着府衙深处飞掠。飞檐走壁,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