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皇 2008.全部认了

小说:穿越成皇 作者:赵洞庭 更新时间:2020-03-11 03:3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这当然是个很惊人的数字。

  因为要知道,张甘肯定还有其余很多花销。他不可能把全部家当都放在这甲字五号。

  而即便他把全部家当都放在这,那也已经是远远超过他俸禄的数字。就这,还不能算上这套宅子本身的价值。

  两个衙役在宅子里大概呆了半个时辰的样子,才离开,骑马回律法局去了。

  他们并没有带柔曦姑娘走,只是说最近她不得离开宅子,需要的时候,律法局的人自会请她去。

  柔曦姑娘独自坐在大堂里,看着外面夜色深沉,再没有半点睡意冒出来。

  她知道,等律法局的人再来叫她的时候,估摸就是张甘要受到裁定的时候了。只不知,到时候这宅子里的东西还能不能有属于她的。

  ……

  律法局里的人实际上都还没有睡意,不仅仅是正在忙碌的律法、监察两句的衙役们,还有那些假装昏昏欲睡的善济会的人。

  此时可能只有张甘连“假装”都顾不上。

  他只觉得时间时如此的难熬,每分每秒都是如此的难过。门外偶尔有脚步声经过,他的心跳都会剧烈加速。

  以前他对柔曦的那张俏丽脸蛋是百看不厌的,但现在,却只要想到那张娇美的脸蛋,他就会心里发慌。他好担心,门被打开就会看到柔曦的脸。

  但该来的总会来。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张甘猛震。

  抬头,便只瞧见莘密达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莘密达起身,走出了门去。然后门外又响起脚步声,很快消失,再没有动静。

  数分钟后,莘密达胳膊下夹着本小簿子又打开门走进来。

  天知道这几分钟时间对于张甘而是多么的漫长。

  莘密达又在他的对面坐下,将胳膊下的簿子放到桌上,对张甘说:“张甘,本官现在还给你个机会,你现在交代,便不计较你之前的拒不交代,如何?”

  这本应该能算是份好心,但落在张甘的耳朵里却又是截然不同的意味。他只以为莘密达这是没抓到他的证据,想用心理战术。

  他冷笑着道:“我行得正,坐得端,没有什么好交代的。”

  莘密达挑了挑眉,将簿子打开了。

  ……

  仅仅两刻钟过去,莘密达脸色轻松地从房间里出来。除去那本簿子,他手里还多了张纸。

  而这张纸,自然是张甘招供的罪状。

  房间里只剩下脸色惨败,额头上还满是汗水,正处于失魂落魄状态的张甘。

  他没法交代甲字五号里边那些东西的来源,更没法解释自己和柔曦之间的关系。柔曦已经将他的事情全部交代了,他更是没有翻身的希望。

  在如山的铁证面前,别说他那二十年提刑经验,就算是两百年,两千年,也没有半点用处。

  莘密达出去后,便连忙让人将蔡坤给叫了过来。

  现在已经从张甘这里打开突破口,想必接下来必将势如破竹,将善济会的这些顽固分子逐个击破。

  两人仍是决定将春娇当作是最关键的点。

  于是乎,两人拿着张甘的罪状很快往春娇所在的房间去了。

  各中过程不做详叙。

  心理防线彻底崩溃的张甘已经将他这一年来在善济会所参与、知道的秘辛几乎全部都交代出来,这其中光是利益分配这点,就是春娇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

  她的心理素质比之张甘都远远不如,在莘密达和蔡坤这对老手的面前自是招架不住,很快便就被攻破了心理防线。然后又哭又啼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交代了出来。

  到最后自是免不掉请求莘密达、蔡坤开恩这样的俗套桥段。

  只蔡坤和莘密达两人当然不会给她什么答案。

  现在大宋律法、监察两省的体系十分完善,可不再是以前了,什么事情都是当地主官怎么说便怎么算的了。

  春娇最后会是如何量刑,那是整个律法局的事。

  再其后,对善济会众人的盘问当真是秋风扫落叶。连春娇这个管账的人都交代了,剩下的那些人纵是还想抗拒,也是百口莫辩。

  就连汪副会长和殷寒九,面对着那成叠的罪状,也只能心里暗恨,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的罪行。

  只是有些东西,殷寒九肯定是没有招的。

  牵扯到他的,他都认了。但他并没有再咬出其余任何人来。

  就连善济会其余人也是如此。

  他们心里还是对那些人抱着期待的,期望那些人能够替他们发发力,如此,兴许能改变最后的结果。哪怕只被少量刑几年,那也是不错的事情。

  而这“那些人”里,自是包括何少尹的。当然,并不仅仅只有何少尹。

  殷寒九最抱有期望的,就是在皇城的那位了。

  那位若是肯发力,说不准他们这些人犯下的事情最后还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他们还能继续自由自在的活下去。

  接近黎明时分。

  莘密达和蔡坤带着几个人匆匆到了红娘子的县府衙里。

  红娘子是武道中人,这个时候已经起床习武。穿着习武的装束,英姿飒爽模样,直让被领进去的莘密达和蔡坤两人都有些发愣。

  他们还没见过红娘子这幅装束过。

  心里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谁说女子不如男,府尹大人就是鲜明的代表。就冲着扮相,这气度,府尹大人就能压过嘉定府绝大多数的男人。

  纵是他们两,也不得不说一声自叹不如。起码在气度上,就不如红娘子。

  “出结果了?”

  红娘子用毛巾擦了擦手,问莘密达和蔡坤道。

  莘密达上前将那些罪状交到红娘子手里,点点头道:“善济会的全部人都招认了,善济会的善款几乎全部被他们中饱私囊了。除去刚成立的那几个月,他们根本就没有管外面的死活。”

  红娘子接连看过几份罪状,抬头看莘密达,“这就没了?仅仅只是中饱私囊这么简单?”

  莘密达讪讪地笑了笑,“我和蔡大人都认定他们肯定还和其余人有瓜葛,只是……这时间紧迫,就先来见府尹大人您了。接下来您看是……”

  “当然是查到底!”

  红娘子斩钉截铁道。

  她瞥了眼两人,“中枢内阁的意思不会只让你们查一个善济会就打止的。继续查,查到哪算哪。我先把这些报上去。”

  “是!”

  莘密达、蔡坤两人都是答应,脸色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