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高手在都市楚辞蓝若沁 第1422章 拿秦无名压我

小说:绝世高手在都市楚辞蓝若沁 作者:伊秋枫 更新时间:2020-05-31 22:08: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楚辞不知道孙伯庸手指上的戒指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澹台仲薇知道啊。

  孙伯庸手指上的戒指,完全就是用来泡妞的,同时,孙伯庸也只会送给女人。

  当孙伯庸将手指上的戒指全部都送出去的时候,就代表着孙伯庸同时勾搭了几个女人。

  当然,想要让孙伯庸将手上的戒指送给你,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姿色,能不能将孙伯庸给迷住。

  在澹台仲薇的记忆中,孙伯庸曾在七天之内,将手上的戒指全部都送出去过,但是却从来没有任何男人能够从他的手中拿走戒指,一般而,只要男人敢打他手中戒指的主意,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可是现在,楚辞却要孙伯庸手指上戴着的戒指,自然使得澹台仲薇的心中充满了浓厚的不安和担忧。

  孙伯庸听到楚辞说想要自己手中的戒指,微微一怔,随即脸上就露出了一道浓厚的笑容。

  “小兄弟,你知道我手上的戒指代表什么吗?”

  “不是装饰品吗?”

  孙伯庸轻笑一声:“这可不仅仅是装饰品!”

  “那就是泡妞用的!”

  “对!”孙伯庸点头承认了下来:“可是现在你却给我要这东西,你说我又不泡你,我怎么给呢?”

  “可是我就对你身上的戒指感兴趣。”楚辞淡淡的说道:“其他的我也不感兴趣啊,再者说了,咱们这和交易差不多!”

  “我告诉你想要得到的,你给我想要的,不存在其他的行为,不是吗?”

  孙伯庸转念一想,觉得楚辞说的非常有道理,当即就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好,你说吧!”

  “我是她找来的托!”楚辞也不怕孙伯庸反悔,如实的说道:“是她让我过来的,不过在这之前,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楚辞这话一出,澹台仲薇便直接在楚辞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疼的楚辞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掐我干嘛,我说的是事实啊!”楚辞满是不悦的盯着澹台仲薇说道:“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啊,是你让我过来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来这里干嘛的!”

  这一刻,澹台仲薇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楚辞。

  澹台仲薇知道楚辞经常不按照套路出牌,可是却也没有想到,楚辞竟然会将事实给说出来,而且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你帮我一下能死啊!

  孙伯庸仿佛早就猜到了一样,根本没有丝毫的意外,但是脸上的笑容却变得越来越浓厚了起来。

  下一刻,孙伯庸慢慢的走到了楚辞的身边,伸出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楚辞的肩膀。

  “我这表妹向来都是如此!”孙伯庸淡淡的说道:“她也害怕你知道后,不敢过来。”

  说着孙伯庸将目光落在了澹台仲薇的身上:“表妹,你这样可就有些不地道了,太坑这小兄弟了!”

  “还是说,你们两个有什么仇恨,你想要收拾他?”

  澹台仲薇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盯着楚辞说道:“对,我就是和他有仇,我恨不得想要弄死他!”

  孙伯庸没有去接澹台仲薇的话,而是将目光投在了赵鹏宇的身上。

  “鹏宇,我表妹这是和你开一个玩笑而已。”孙伯庸淡淡的说道:“这位小兄弟是无关人士!”

  原本脸色难看的赵鹏宇,在这一刻也变得自然了起来。

  “仲薇,你若是有什么地方对我不满意,或者是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你可以告诉我,没必要这样做!”赵鹏宇满脸真诚的对着澹台仲薇说道:“只要你能够说得出来,我都可以去改的!”

  “那你改掉喜欢我!”

  澹台仲薇这话,让赵鹏宇根本没有办法去接。

  “表妹,别胡闹!”孙伯庸满脸严肃的对着澹台仲薇说道:“鹏宇对你什么样子,你心中应该很是清楚的,你若是在这样下去……”

  “孙伯庸,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你也没有资格插手!”澹台仲薇直接打断了孙伯庸的话,语若冰珠道:“你们任何人都别想插手!”

  就在这个时候,楚辞忍不住的开口说道:“那个,我该说的都说了,接下来就是你们的家事,现在你能不能先兑现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楚辞的忽然开口,让孙伯庸一愣,显然他完全没有想到楚辞竟然还真的会给他张口要自己手中的戒指。

  “小兄弟,你确定要我手中的戒指?”

  “干嘛不要?”

  “我手中的戒指,只会送给两种人!”

  说着孙伯庸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再次补充道:“不对,是三种人!”

  “那三种?”

  “一种是我的亲人,比如我亲爱的表妹,一种是我看上的女人!”

  “那最后一种呢?”

  “死人!”孙伯庸落在楚辞身上的目光瞬间就变得犀利了起来,就如同出鞘的利剑一样,显得无比的锋利!

  “只要是死人,不管男女,我都会给!”

  感受到孙伯庸目光中的杀意,以及孙伯庸的威胁,楚辞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更别说有惧意了。

  “我这个人,向来都讨厌那种出尔反尔的人!”楚辞毫不畏惧的盯着孙伯庸说道:“但凡是在我面前出尔反尔的人,都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面对楚辞的反击,孙伯庸笑了起来,笑的很是开心。

  他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样。

  “我很欣赏你的勇气,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孙伯庸很是赞赏的望着楚辞:“可是你知道吗,还从未有人敢这样和我说过话,你是第一个!”

  “是吗?”

  “不错,就算是你们华夏那些纨绔子弟眼中的太子秦无名,站在我的面前,也要对我礼让三分!”孙伯庸很是高傲的说道:“你觉得你比他还要尊贵吗?”

  楚辞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惊讶的神色!

  秦无名在华夏拥有什么样的地位,楚辞可是十分清楚的,如今孙伯庸却说,秦无名都要对他礼让三分,那岂不是说,孙伯庸的背景丝毫不逊色秦无名,甚至还可能要强上三分!

  孙伯庸将楚辞脸上的惊讶给尽收眼底,以为自己的话是吓到了楚辞,当即再次说道:“不过,看在我表妹的面子上,我不为难你,现在你若是离开,我就当做今天没有见过你!”

  “离开?”楚辞笑了起来:“你知道吗,秦无名在我面前也不敢大喘气,甚至他还可能会和狗一样从我面前爬出去!”

  “拿秦无名来压我,你可牛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