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婿当道 203章铁血教官(上)

小说:龙婿当道 作者:君子有为 更新时间:2020-08-14 14:45: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明起护院。

  “刘老二,我今天又新揣摩出一招,切磋切磋试试?!”山炮目光灼灼道。

  “好啊!正好我的功力也见长,和张老三,李老四切磋忒没劲,他们的功夫太滑头了!是男人,就要硬刚!”

  刘老二目光如炬,满脸兴奋道。

  一众兄弟,也都在护院内练功。

  “轰!”

  一声轰鸣,引擎制动熄火,一辆吉普车停在明起护院门前。

  “靠!谁的车?!敢停在我们明起护院的门前,这他妈车技也够烂的!”

  山炮骂骂咧咧,脸色有些难看,朝大门口走来,边走边活动手指关节,哪个不长眼的,需要老子帮松松筋骨。

  “嗯?!”

  刘老二,张老三和李老四眼神微眯,死死盯着吉普车,随时准备出手。

  “砰!”

  吉普车车门被打开,秦明和与楚铭从副驾驶和驾驶位走出。

  “山炮,你是想和我活动活动筋骨吗?!”秦明眼神微眯,进了大门口,楚铭跟在秦明旁侧身后小半步距离。

  “大哥!你怎么来了?!”山炮满脸兴奋道。

  “是大哥!”刘老二,张老三和李老四齐声道,满脸激动,赶忙迎向秦明。

  其他一众兄弟也都神色激动,朝秦明走过来。

  “呵呵呵呵,想你们了,过来看看!”秦明满脸高兴道。

  “大哥,你可是有段时间都没来看我们了!兄弟们都想死你了!”山炮一脸激动扯着嗓子道。

  “是啊,大哥,今天来了就不许走了,和兄弟们一醉方休!”刘老二,张老三和李老四满脸激动大声道。

  “呵呵呵呵,晚上带你们去吃大餐!”秦明满脸高兴笑道。

  “噢噢……”

  “好啊,大哥……”

  一众兄弟心情激动,欢呼道。

  这段时间每天都是高强度训练,兄弟们可是没少吃苦头,总算可以放松放松,好好嗨皮一下了!

  “大哥,我必须要和你说件事儿!”山炮一脸认真道。

  “什么事?!你说吧!”秦明道。

  “赵国军这家伙也忒不地道了,他这一走,也不说回来看看兄弟们,都想他了!”山炮脸色有些苦闷道。

  “轰!”

  一声轰鸣,又一辆吉普车制动引擎熄火,停在秦明吉普车后面。

  “砰!”

  赵国军一身迷彩服从驾驶位走出。

  “你个山炮,背着我向大哥告状,我这不是回来看兄弟们了么?!”赵国军满脸兴奋大声喊道。

  “大哥,国军可是都想死你了!”赵国军来到山炮身侧,满脸激动冲秦明道。

  “哈哈哈哈,我当然也想你们了,最近处理了一些事情,这不,一抽开身就来看你们了!”秦明爽朗大笑道。

  “大哥,你身边这位是……”赵国军问道。

  “呵呵,走,我们别站在门口了,到院内说!”秦明眼神微眯,淡笑一声道。

  秦明一众人,来到明起护院内。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楚铭,既然能来到这里那一定是我的兄弟!以后就是我们明起护院的一员!”秦明一脸正色道。

  “好!”

  “欢迎加入明起护院!”

  “啪啪啪……”

  赵国军,山炮,刘老二,张老三,李老四一众兄弟满脸兴奋,鼓起热烈的掌声。

  “楚铭,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赵国军,这位是山炮……”秦明将在场兄弟又一一给楚铭介绍了一遍。

  “兄弟们,楚铭不仅是我们的兄弟,而且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你们的教官!”秦明眼神微眯,一脸正色道。

  “真的假的?!大哥,楚铭做我们的兄弟我双手赞成,不过……做我们的兄弟,就凭刚刚那一手车技,我山炮不服!”山炮眼神微眯,目光灼灼盯着楚铭。

  “呵呵,交给你了,楚铭。”秦明淡笑道。

  “好!”楚铭点了点头。

  秦明转身来到护院内一旁椅子前坐下,刚好视线可以看到护院内每一个角落。

  楚铭向前一步,眼神微眯,“原来你叫山炮,就是你说我车技烂?!”

  “就是我说你车技烂,不服啊?!练练?正好我看看你有什么资格做我们的教官!”山炮眼神微眯,目光凌然道。

  “出招吧!”楚铭一脸淡然道。

  赵国军,刘老二,张老三,李老四一众兄弟,默契的来到院内一旁,围成一个圈,把空地留给楚铭和山炮。

  楚铭和山炮两人拉开一段距离。

  “楚铭,吃我山炮一招!”

  山炮目光如炬,纵身一跃,猛然一脚踹向楚铭面门!

  楚铭眼神微眯,也不闪躲也不出招,一动不动。

  眼看山炮右脚就要踹到楚铭面门。

  楚铭左手猛然一拳,与山炮猛袭过来的右脚对轰在一起!

  山炮与楚铭僵持不下,半天,山炮飞身后撤,落回原地。

  山炮的后劲已经用完,必须落回原地,重新发力!

  “切,不过如此,就这?!也配做我们的教官!”山炮撇了撇嘴,满脸不屑道。

  “何必逞口舌之快,继续出招吧!”楚铭一脸淡然道。

  “好,刚刚只是试探,这次你可要小心了,可别说我山炮欺负新来的兄弟!”山炮目光凌然道。

  “龙拳第五式,真龙诛邪!”

  山炮身体猛然一振,气势无匹,猛然冲向楚铭。

  “吼!”

  一声龙吟,山炮身后一条白色龙影显现!与山炮一齐袭向楚铭!

  “嗯?”

  楚铭挑了挑眉,这招倒还算有点儿意思……

  “轰!”

  楚铭一动不动,又是左手出拳与山炮猛袭过来,气势汹汹的右拳对轰在一起!

  “吼!”

  山炮身后白色龙影,一声龙吟,向楚铭挑衅,欲助山炮破了楚铭的左拳。

  楚铭一脸淡然,任由山炮和白色龙影如何发力,也休想撼动楚铭一丝一毫。

  “吼!”

  又是一声龙吟,白色龙影后继乏力,极为不甘的消失在空气中……

  山炮又是猛一发力,借着楚铭左拳的反弹之力,后撤回原地。

  “怎么?就这点儿本事?!”楚铭神色淡漠道。

  “哼!你也不过如此,无非就是你左拳有些蹊跷而已,莫不是你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修炼左拳了吧?!”山炮冷哼一声,满脸不屑道。

  “呵呵,山炮,你这次全力出手吧!若是我身体后撤一丝一毫就算我输!”楚铭淡笑道。

  “狂妄!你不必如此,赢也好,输也罢,我山炮绝不会占你半分便宜!”山炮眼神微眯,目光灼灼盯着楚铭道。

  “呵呵,蠢是蠢了些,不过有骨气,那就拿出真本事吧!”楚铭淡笑一声道。

  “龙拳第二卷第二式,龙啸九天!”

  山炮眼神微眯,目光如炬,双腿屈立,双手画着太极,以腰带全身,迅速蓄力,一股股无形的气流在山炮周身运转,气势磅礴,犹如滔滔江河,绵延不绝!

  “嗯?!”

  坐在一旁椅子上的秦明,眼神微眯,目光如炬,山炮竟然将龙拳修炼到第二卷第二式了?!要知道龙拳威力固然惊人,但其修炼难度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不仅如此,山炮竟然还悟出一丝真气修炼,那周身流动的气流之中就隐含着真气。

  “嗯?!”

  楚铭挑了挑眉,这山炮若是从未接触过修真,只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倒是个不错的苗子。

  楚铭眼神微眯,目光如炬,周身真气运转,不敢托大,山炮这一记龙啸九天,威力不容小觑!

  楚铭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真气流转到左拳,猛然出拳迎向山炮。,一身蓝色道袍无风自动,气势恢宏,犹如山岳!

  “吼!”

  一声龙吟,响彻天际,欲将楚铭这座山岳轰塌!

  “轰!”

  楚铭左拳与山炮右拳再一次对轰在一起。

  一声轰鸣巨响,惊天彻地,卷起漫天烟尘!

  “你说炮哥和那个楚铭谁会赢?!”

  “那还用说么?!当然是炮哥了!”

  “嗯嗯,炮哥这招龙啸九天,威力可是相当惊人啊!”

  一众兄弟议论纷纷,没有一人看好楚铭……

  “刘老二,你说楚铭和山炮谁会赢?!”张老三眼神微眯,出声问道。

  “说不准,虽然山炮的龙啸九天不容小觑,但我总感觉楚铭不简单!”刘老二眼神微眯,目光灼灼盯着面前那片烟雾,想要从中看出一些端倪。

  “是啊,大哥带回来的人哪有简单的人物,而且大哥可是说这个楚铭是要做我们教官的,应该有什么过人之处!”张老三眼神微眯,感叹一声道。

  “李老四,你觉得呢?谁会赢?!”张老三扭头看向李老四问道。

  “楚铭!”李老四眼神微眯,目光笃定道。

  “嗯?李老四,你怎么这么肯定楚铭会赢?!”张老三脸色惊讶,表情疑惑道。

  刘老二也挑了挑眉,盯盯看着李老四。

  “张老三,刚刚你不是也说了吗?既然大哥说楚铭会是我们的教官,那就一定不凡,就算是大哥故意考验我们说的不是真话,能够被大哥带到这里,肯定不是一般人物!”李老四冷静分析道。

  “就算是这样,也不至于如此肯定楚铭就会赢了山炮啊?!”张老三还是满脸疑惑。

  “嗯,你说的对,这一点还无法判断楚铭会赢,但你们发现了吗?山炮前两次与楚铭交手,楚铭可是一直都是纹丝不动,只是一记左拳便接住山炮的招!”李老四眼神微眯,声音顿了顿继续道。

  “而且最主要的是,两次山炮后继无力都可以在山炮后撤的瞬间抓住机会,十有八九可以一击必胜!但楚铭并没有这么做,那原因只有两个!一是楚铭根本看不出那丝一击必胜的时机!但是我相信他能!那就只能是第二点原因……”

  李老四神色震惊欲又止道。

  “嗯?第二点是什么?!李老四你倒是快说啊!急死我了!”刘老二满脸焦急催促道。

  “第二点就是……山炮在楚铭眼里根本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之所以没有击败山炮,是因为楚铭一直在试探山炮,想摸清山炮到底有几斤几两!”

  李老四语出惊人道。

  “什么?!你是说山炮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刘老二和张老三脸色震惊道。

  “嗯!”李老四重重点了点头。

  “嗯?不对啊,李老四,那楚铭为什么要试探山炮啊?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呢?!”张老三皱了皱眉头,满脸不解道。

  “你怎么这么笨啊!大哥不是说了吗?!他是我们的教官,自然要知道我们都是几斤几两,好训练我们啊!”刘老二扯着嗓子道。

  “……好吧!”张老三神色尴尬道。

  李老四:“……”

  刘老二,张老三和李老四眼神微眯,一起看向面前的滚滚烟雾。

  半晌……

  烟雾散去。

  山炮瞪大眼睛右拳与楚铭的左拳还对碰在一起,丝毫无伤。

  楚铭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同样丝毫无伤,连一丝灰尘都未曾沾染。

  “嗯?!”

  刘老二和张老三满脸惊讶,眼珠瞪得溜圆,这什么情况?平手?!

  李老四眼神微眯,目光闪烁。

  赵国军始终默不作声,微眯着双眼,喃喃自语,“胜负已分……”

  “砰!”

  一声巨响,山炮犹如一块儿被抛出的石头,直接被震飞在半空,猛然砸向护院石墙!

  “砰!”

  又是一声巨响,山炮身体没有砸到石墙上,被一股大力弹回到原地!

  “噗……”

  山炮站在原地,气血上涌,喷出一口鲜血,但五脏六腑并未受创,只是轻微受了一点内伤而已。

  “呵呵,山炮,还要再来吗?!”楚铭眼神微眯,淡笑一声道。

  “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多谢楚兄手下留情!”山炮双手抱拳,冲楚铭微微低头作揖道。

  “呵呵,不错,拿得起,放得下!再把你的智商和脾气改一改是个不可多得的苗子!”楚铭淡笑一声道。

  “额……多谢楚兄指点。”山炮略带恭敬,放下双手。

  “你现在还觉得我开车烂吗?!”楚铭眼神微眯道。

  “额……这个……楚兄,说实话,你的车技实在不敢恭维……”山炮神色有些尴尬道。

  “嗯?!”楚铭皱了皱眉头,眼神危险的看着山炮,对开车这件事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