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婿当道 236章 真假难辨

小说:龙婿当道 作者:君子有为 更新时间:2020-09-05 18:58: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疯癫樵夫,速速醒来!”

  秦明眼神微眯,目光凌然,聚气成线,一道清音打入疯癫樵夫耳中!

  “啊……”

  疯癫樵夫大声嘶吼,双手紧紧抱头,头痛欲裂,痛苦蹲下身,疯狂抓挠自己凌乱的头发!

  “啊……”

  疯癫樵夫又是一声嘶吼,吐出一口浊气,眼底划过一丝清明,双眼逐渐明亮,一道精光划过!

  疯癫樵夫双手松开凌乱的头发,用手理了理乱蓬蓬的头发,缓缓站起身,目光清明,一脸激动感激的看着秦明。

  “扑通!”

  樵夫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秦明面前,双眼通红,眼眶湿润,“谢谢你,道长!”

  “叫我秦先生就好,快起来吧!”秦明双手前伸,将樵夫搀扶起来。

  “秦先生,您就是我的大恩人啊!我做牛做马都无以为报您的大恩大德!”樵夫满脸激动,就要再次给秦明跪下。

  “呵呵呵呵,你不必如此,你也帮了我的大忙啊!”秦明淡笑一声,赶忙阻止樵夫再次下跪,一脸认真道。

  “嗯!谢谢秦先生!”樵夫重重点了点头道。

  “对了,只知道你是一个樵夫,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秦明出声问道。

  “秦先生,我叫柴樵。”樵夫柴樵应声回答道。

  “嗯,柴樵,如今你已经不在疯癫,彻底恢复正常,你应该有所觉,我使用道法侵入你的记忆,当然并无恶意,只是想更多了解弱水河包围那片山脉情况!”

  秦明点了点头,眼神微眯道。

  “嗯,我知道的,秦先生,要不是你,我还是痴痴傻傻,疯疯癫癫,您是想问我关于那片山脉的事吧?!”

  柴樵点了点头,一脸感激之色,眼神询问秦明道。

  “嗯,虽然我侵入你的记忆,但当时你毕竟还是处于疯癫的状态,肯定会有些记忆是错乱的!所以我想再次确认一下,希望柴樵你能仔细和我们说说你那天进入那片山脉的情况!”

  秦明点了点头,眼神微眯,一脸认真道。

  “嗯,好的秦先生!我一定知无不无不尽!”柴樵重重点了点头,目光笃定道。

  “秦先生,你看到的那些我的记忆中,有一点是不够准确的,就是那棵被我用镰刀砍了树干的大树,也有可能不是树,流出来的液体也可能不是红色的!”

  柴樵皱了皱眉头,一脸认真道。

  “嗯?!柴樵,何出此?!”秦明皱了皱眉头,神色有些疑惑道。

  “从那片山脉逃出来之后,我还是清醒的那几天也胡乱思考过这个问题,直到现在我想通了为何刚跨入那片山脉的那一刻,就感觉阴风阵阵,哪里都不对劲!

  是因为从我刚跨入那片山脉开始,我就已经莫名其妙出现了幻觉!也就是说,那棵流血的树可能只是我的幻觉,也可能不是,我没办法确定真假!”

  柴樵眼神微眯,目光如炬,仔细分析道。

  “嗯?!你的意思是说,你记忆中的一切也可能都只是你的幻觉而已?!”秦明皱了皱眉头,目光炯炯看着柴樵道。

  “嗯!不错,大部分都是幻觉,但是有两件事我敢肯定不是我的幻觉!”

  柴樵点了点头,目光笃定道。

  “哪两件事?!”

  秦明眼神微眯,皱了皱眉头,神色疑惑问道。

  “第一件事就是那个双眼溢血的白衣女鬼,虽然我不确定一定就是这只恶鬼,但我可以肯定,当时的的确确有着什么东西在一直追着我!”

  柴樵目光凌然,眼神笃定道。

  “也就是说,的确有着什么神秘的生物,威胁到你的生命?!”秦明眼神微眯,目光如炬道。

  “嗯!我敢确定当时一定有东西在追我!”樵夫重重点了点头,一脸认真道。

  “那第二件事呢?!”秦明皱了皱眉头,出声问道。

  “那就是弱水河中的大蟒蛇一定是真的!不过,秦先生,那只大蟒蛇虽然看着凶神恶煞,有些吓人,但我敢保证这只大蟒蛇绝无恶意,还望秦先生经过弱水河若是恰巧遇到,千万不要伤她!不理会就好了!”

  樵夫目光笃定,一脸认真道。

  “呵呵呵呵,自然,我不但不会伤她,还会把她当做自己的朋友!”秦明淡笑一声,目光笃定道。

  “嗯?!秦先生,你……认识这只大蟒蛇?!”柴樵眼神微眯,神色有些疑惑道。

  “河边人,你还认识我吗?!”小蓝神色有些激动,冲柴樵瞬间显现她的蛇头,又旋即恢复女娃面貌。

  “你……你是大蟒蛇?!”

  柴樵神色震惊,声音语塞道。

  “大蟒蛇,大蟒蛇,好难听啊!你叫我小蓝吧?!”小蓝嘟起嘴巴,脸色佯怒道。

  “额……呵呵呵呵,不好意思啊,小蓝,你已经修炼成人了?!是秦先生帮的忙吗?”

  柴樵神色尴尬,目光惊异道。

  “嗯,算是吧,你不是说我蛇的形态很危险吗?容易被别有用心之人盯上,所以就努力修炼成人喽!”

  小蓝点了点头,嘴角露出开心的笑容道。

  “嗯嗯,现在好了,你变成了人就安全多了,在加上秦先生是你的朋友,就可以和人类一样正常生活了!”

  柴樵连连点头,满脸高兴道。

  “对了,除了这些,还有其他特别的地方吗?!”秦明眼神微眯,出声继续问道。

  “嗯……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总之就是进入那片山脉,给人一种阴森神秘的感觉,连如何中招的都不知道!”

  樵夫略微低头,手拄着下巴,皱了皱眉头,回想好半天,又重新抬起头看着秦明,目光笃定道。

  “嗯!”

  秦明点了点头,眼神微眯,目光如炬,看来这片弱水河围绕的山脉,要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诡异!

  “柴樵,回去之后就隐姓埋名吧!否则后续会有很多麻烦,我看看能不能帮上你的忙!”

  秦明眼神微眯,一脸认真,嘱咐柴樵道。

  “嗯,好的秦先生!我明白您的用意!”

  柴樵重重点了点头,目光笃定道。

  “老四,让王虎和老黑他们都进来吧!”秦明冲李老四交代一声道。

  “好的,大哥!”

  李老四应声道,打开门,出了房间,喊了一声,“王虎,老黑你们都进来吧!”

  王虎和老黑闻,赶忙跑进入房间,那两个穿警_服的年轻人没有跟着一起进来,在门外把守!

  “老黑,把柴樵身上的手铐和脚铐都拆了吧!”秦明眼神微眯,目光炯炯道。

  “嗯?!秦先生,这个疯癫樵夫最近疯得厉害,拆掉手铐和脚铐恐怕容易失控!”老黑皱了皱眉头,脸色为难道。

  “呵呵呵呵,你进屋这么半天有看到柴樵在发疯吗?!”秦明淡笑一声,眼神微眯道。

  “嗯?!对哈,难道……”

  老黑挑了挑眉,眼神微眯,脸色震惊,目光炯炯看着疯癫樵夫柴樵。

  “呵呵呵呵,长官,秦先生已经把我的病治好了,这段时间多谢长官的照顾了!”柴樵淡笑一声,出声对老黑道。

  “什么?!你……你的疯病真被秦先生治好了?!”

  老黑脸色无比震惊,柴樵疯得这么厉害竟然能被治好,秦先生的医术该有多高明?!

  “嗯嗯,确实是秦先生医治好我的病,他真是我的大恩人啊!”柴樵连连点头,满脸激动之色。

  老黑闻,脸色变得更加震惊,秦先生这医术简直神了!

  “呵呵呵呵,老黑,这回你总算相信我说的话了吧?!秦先生可是我和淑枝的救命恩人啊!”王虎淡笑一声,脸色有些兴奋激动道。

  “秦先生,我老黑还要向你正式道个歉,没想到秦先生这医术竟然如此高明,之前王虎和我说您医术如何了得,我还不以为意,如今看来,实在是我老黑瞎了眼,目光太过短浅了!”

  老黑目光坦诚,一脸惭愧道。

  “切,你的眼睛的确不受使,若非大哥拦着,我早就好好收拾收拾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了!”

  李老四眼神微眯,满脸不屑,忍不住出声道。

  “呵呵呵呵,想必这位就是王虎和我提起的另外一个同样医术高明的四先生吧?!四先生所极是,我老黑真真是瞎了眼,鼠目寸光啊!”

  老黑神色尴尬笑道,目光笃定。

  “那个……长官,你若是抽出空,就帮我把这手铐和脚铐拆了吧!这铁链子戴在手脚上,可是不舒服啊!”

  柴樵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出声道。

  “呵呵呵呵,不好意思啊,柴樵,看我这记性,转身就忘了,既然你已经恢复健康,那这手铐和脚铐自然要帮你拆掉的!”

  老黑说着从衣兜里掏出钥匙,亲自将柴樵的手铐和脚铐拆卸下来,丢在一旁!

  “老黑,有没有办法,可以让柴樵隐姓埋名?!”秦明眼神微眯,目光灼灼看着老黑道。

  “嗯!秦先生请放心,我自然有办法让柴樵可以过平淡的日子,不会让一些不良媒体以此为噱头,搅乱柴樵的正常生活!”老黑重重点了点头,目光笃定道。

  “好!那柴樵就交给你了!”秦明闻放下心来道。

  “灵儿,老三,老四,小蓝,我们走吧!”秦明说道。

  “嗯嗯!”

  念灵儿,张老三和李老四点了点头。

  “柴樵,这个送给你!”

  小蓝右手心里多出一枚鳞片,散发着墨蓝色微光,递给柴樵!

  “小蓝,这是……”

  柴樵眼神微眯,神色有些疑惑道。

  “让你收下你就收下,别婆婆妈妈!”小蓝皱了皱眉头,脸色佯怒道。

  “嗯!小蓝,我一定会将它好好收好,一直带在自己的身边!”

  柴樵重重点了点头,眼神真挚,小心翼翼将鳞片收进怀里。

  “嗯?!”

  秦明挑了挑眉,眼神微眯,目光如炬,这竟然是小蓝身上的本命鳞片!

  本命鳞片只有在蛇蜕皮之时才会有一枚本命鳞片,而修炼有道的蛇精,至少百年才会蜕一次皮!

  本命鳞片可使普通人延年益寿,驱散湿邪之气,若是此人有灵根,悟性佳都有可能利用本命鳞片踏入修炼一途!

  本命鳞片是蛇身上仅次于护心鳞片最为珍贵的鳞片,可见小蓝内心有多单纯善良,重情重义……

  “呵呵呵呵,秦先生,四先生,三先生,念小姐,小蓝,还有柴樵,现在都已经是中午了,该是午饭的时间了,大家一起吃个便饭再走也不迟啊!”

  老黑满脸笑容,赶忙冲秦明一众人道。

  “是啊,秦先生,大伙儿就在这里一起吃个便饭再走,也不会耽误什么事儿!”

  王虎也出声附和道。

  “嗯……好吧,那就一起吃个饭,也算是我们早上迟到赔个不是!”

  秦明神色犹豫半天,点了点头道。

  毕竟不管什么原因,人家老黑和王虎一早上可是等了自己一众人一个多小时,这份歉意还是要还回去的!

  秦明就是这样,你敬他三分,他敬你七分!

  “呵呵呵呵,好嘞,我这就吩咐王师傅做几道拿手菜!”

  老黑满脸高兴,看秦明点头,赶忙接过话道,生怕秦明改变主意……

  老黑平时那可是倔的很,之所以能这么放下身段,一是打心里佩服秦明的身手和医术。

  至于第二点嘛?自然是要想尽一切办法结交秦明了!管他什么权利金钱,首先你也要有命活啊!

  能交到秦明这样医术如此高明的朋友,哪怕只是能说上话,那就相当于自己的生命有了保障啊!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长病的啊……

  “大哥,我们什么时候下墓?!”

  李老四眼神微眯,压低声音,冲秦明说道。

  “柴樵今天给我们提供的信息量很大,我们吃完午饭,回到南易酒店在好好筹备一下,不能贸然进入那片山脉!”

  秦明同样压低声音,目光如炬道。

  “嗯!好的大哥!”

  李老四重重点了点头,语气之中透着一丝凝重。

  秦明一众人和王虎老黑等人一起吃过午饭。

  老黑也如愿以偿留了秦明的联系方式,当然,自然也是秦明有意配合,毕竟老黑人不坏,性格直爽,敢作敢当,秦明也比较欣赏。

  秦明一众人与王虎,老黑到了别,上了吉普车,秦明一脚油门,扬长而去,驶向南易酒店,为明天进入山脉做好充足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