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 3.第二章

小说:我还没摁住她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章

  -

  “你得问,我对他,做了什么。”

  谭瑞瑞:“……”

  谭瑞瑞眼神飘了——许星洲狐疑地看着谭瑞瑞的眼睛。她似乎不想再和许星洲扯上关系。

  许星洲只觉自己清白受辱,压低了声音:“……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没上他!”

  谭瑞瑞艰难道:“……我不是……”

  许星洲气愤地说:“我也没给他喂妈富隆!”

  谭瑞瑞:“那个我不是……”

  许星洲怒道:“你的眼神出卖了你!你在控诉我!我不是拔屌无情的渣男!”

  谭瑞瑞有口难:“……我……”

  许星洲轻轻拭去眼角的鳄鱼泪,悲伤地捏着兰花指说:“部长、部长!我的朱丽叶!你明明知道我这一生只钟情于你,你就像我维洛那花园的玫瑰,我如何容忍我的心儿被别的野男人染指……”

  谭瑞瑞:“……”

  谭瑞瑞说:“主席,下午好。”

  然后谭瑞瑞摁住许星洲的肩膀,将她转了个身,迫使她面对世界真实的一面。

  春雨黄昏,数十年的理教潮湿昏暗,许星洲身后站了个青年。

  青年一头棕发向后梳,穿了双拼色aj,夹克上一个针绣的虎头,显得极为玩世不恭、浪荡不驯。

  那个青年人——秦渡一揉眉骨,不走心地点点头表示知道,继而朝许星洲走了过来。

  许星洲瞬间,大脑当机……

  许星洲猛然之间毫无遮掩地面对秦渡,险些惨叫出声!原本心里那点‘可能认错了人’的侥幸蒸发得一干二净,他绝对认识自己!她此时满脑子只剩求生欲,简直想要落荒而逃。

  “这就是,”秦渡道:“宣传部的副部长啊?”

  又一道晴天霹雳,将许星洲劈得焦糊漆黑。

  那天晚上许星洲的确喝了酒,却没喝断片,发生的一切仍历历在目——那个羞耻、中二且找揍的夜晚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以至于她这几个星期连‘酒’字都看不得。

  秦渡以手抵住下颚,手里还拿着本讲义,没甚表情地问:“副部你大几?什么院的?名字叫啥?”

  ——三连问。

  许星洲一心想着甩锅,连脑子都没过就信口胡诌:“法学院法学三班,因为是大二……”

  “……所以名字叫郑三。”

  -

  下一秒,讲义啪的一声砸了她脑门。

  许星洲捂着额头,嗷呜一声……

  许星洲浪了一辈子,头一次被人拿拓扑讲义拍脸,疼得呲牙咧嘴……

  秦渡冷漠地又抖了抖凶器——讲义,抱着双臂道:“别以为我不打女的。”

  许星洲怒道:“打我干嘛!自我介绍有错吗?”

  “我这有学生会成员的资料,”秦渡眼睛危险一眯:“你的班级姓名错一个字你被我拿书抽一下怎么样?”

  许星洲:“……”

  许星洲早预料到了秦渡大概率不买她的账,但没想到是这种程度……

  秦渡漫不经心地摸出手机,问:“干不干?”

  谭瑞瑞在一边头疼道:“说实话。否则秦渡真的会抽你。”

  许星洲委委屈屈地说:“……许星洲。”

  秦渡眉毛一动,极具侵略性地望了过来。

  “新院新闻学专业……”许星洲憋屈地说:“……三班的,大二。”

  她又问:“要我报学号和gpa吗?”

  秦渡没说话,只盯着她,眉峰不置可否地上挑。

  平常人这时候多半要被吓死,许星洲就不一样了,她敏锐地嗅到了秦渡想找她算账却又不知从何算起的气息——他居然连从何找茬都没想好!这时候不溜更待何时!

  许星洲当即立断,拉着谭瑞瑞,溜得连影儿都不剩……

  春夜的雨不住落入大地,秦渡在窗边看着许星洲落荒而逃的背影,摸了根烟叼着,黑暗中他的打火机一拨,火光微微亮起。

  他咬着烟,在明灭火光中,看着那背影,嗤笑了一声。

  -

  许星洲逃命时没拿自己的小花伞,一出楼就觉得不对劲,但又不敢上去再面对秦渡一次。星洲只得冒着雨一路风驰电掣狂奔回宿舍,到宿舍时连头发都淋得一绺一道地贴在脸上。

  程雁茫然地问:“怎么了这是?”

  许星洲痛苦抓头:“在理教见鬼了!靠北啊真的过于刺激!雁雁我洗澡的筐呢?”

  程雁:“厕所里。你要去澡堂?我跟你一起?”

  许星洲说:“没打算对你裸诚相见,大爷我自己去。”

  程雁:“……”

  “我得冷水冲头冷静一下……”许星洲拧了拧自己头发里的水,将装着身体乳和洗发水的筐一拎,咕咚咚咚地冲了出去。

  程雁:“???”

  片刻后许星洲又冲回来拿毛巾,又鸡飞狗跳地跑了。

  程雁:“……”

  程雁一头雾水,只当许星洲脑子瓦特了——这种事情并不罕见——于是她在椅子上翘了个二郎腿,打开了学校bbs。

  bbs新帖里赫然一条:“有没有人认识新闻学院许星洲?”

  程雁更摸不着头脑,点开帖子看了看。

  她们新闻学的学生个顶个的水bbs,里面回复的几乎都是和许星洲一起上过课的人,一楼就问:“是不是那个大一下学期去和西伯利亚熊搏斗的那个?”

  程雁:“……”

  二楼的人:以前一起上过通识课2333333特别好玩的一个漂亮小师妹。

  lz回复:妹子是新闻学哪个班的?

  二楼又回:新闻1503班。你应该不会去杀她灭口之类的吧?

  lz道:不会。。

  ……程雁坐直了身子,咬着美汁源果汁袋的吸管,又点了一下刷新……

  二楼回复道:那就好。去吧少年(>人<;)许星洲小妹妹算是我院高岭之花的。

  lz:好,谢谢。

  程雁关了帖子,觉得一切都透着股诡异的气息。

  ——有点分不清到底是许星洲的春天来了,还是她要倒霉了。

  -

  …………

  ……

  两天后,清晨,晚春梅雨未散,满城烟雨。

  吴江校区仍未放晴,郁金香在雨中垂下头颅,飞鸟栖于六教檐下。

  当代大学生,最痛苦的就是期末考试,其次就是周一第一节课。周一的第一节有课就已经十分痛苦,更痛苦的是周一第一节上数学。

  许星洲打着哈欠,困得眼泪都出来了,拎着应用统计学的书和一杯甜豆浆朝六教206走了过去——在路上她看了一眼时间,早上7:40。

  应用统计的老师比较恶毒——谁能想到学新闻居然还要学统计呢?总之倘若有人在他的课上迟到的话,要站在讲台上唱歌,还得全班起立鼓掌,羞耻得很。

  许星洲爬上二楼,六教木楼梯吱吱嘎嘎,潮潮的,她今天穿了条红裙子,腰细腿长肌肤白皙,一头黑发在脑后松松扎起,站在昏暗的楼梯口,犹如雾雨里的月季,像个画境。

  她的同学笑眯眯地和她打招呼:“洲洲早上好呀。”

  许星洲笑得眼睛弯弯,像小月牙儿,开心地和她们挥了挥手。

  “别迟到,”那个女孩温和地提醒:“早饭不要带进教室,在外面吃完,否则会被骂。”

  许星洲挠挠头,笑着说:“好呀。”

  然后许星洲左看右看,周围同学来来往往,没人注意这地方,就乐滋滋地蘸着水在窗台上画个‘(u\)’的笑脸。

  ……一个笑脸还不够,许星洲画完觉得还是手痒,又在旁边一口气画了五个火柴人,火柴人在窗台上蹦蹦跳跳,活生生的五只多动症猴。

  然后许星洲开心地一拍手,把指头上的水在裙子上抹了抹,回过了头——

  ——那一瞬间,简直是命运的相遇。

  一个意料不到的人——秦渡,双手插兜站在教室门口,套着件supreme卫衣,散漫道:“早上好啊。”

  许星洲:“……”

  “来看看你呀,”秦渡漫不经心地站直,说:“——洲洲。”

  许星洲:“……???”

  许星洲瞠目结舌地道:“你叫谁洲洲?你这个人?你谁来着?我都快把你忘了你居然还会追到我们教室门口?!”

  秦渡脸不红心不跳地道:“——我叫你洲洲,有什么问题吗?”

  许星洲,差点呕出一口心头血……

  “你们课程又不是秘密。”秦渡不甚在意道:“应用统计不是?我来旁听。”

  许星洲那一瞬间肾上腺素急速攀升,刹那间气得耳朵都红了!

  “我干了什么?你居然来教室蹲我?”许星洲小姐出道多年,终于体会到了被气哭的感觉:“你能不能滚回去睡觉!周一早上的课你都来,你是不是人了!”

  秦渡:“叫师兄。”

  许星洲:“……”

  “要叫秦师兄,”秦渡悠闲地道:“我大三,你大二,见面叫师兄,学校里的长幼尊卑呢?”

  许星洲几乎就在气哭前一秒了:“我叫你师兄你就回去?”

  秦渡揶揄地说:“这——不行。”

  “我还没找够碴儿呢……”他敲了敲窗台,漆黑的眼睛盯着许星洲:“你可别忘了你干了什么。”

  许星洲有口难辩:“我……”

  “……你可他妈,抢了我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