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 13.第十二章

小说:我还没摁住她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二章

  -

  “我们不跟他玩哦。”

  程雁说。

  骄阳洒在漫漫草坪上,许星洲一头长发在脑后扎着,脑袋毛茸茸,秦渡一手捏着那个小东西,走也不是站在那里也不是。

  秦渡:“……”

  秦渡心虚地问:“……真的哭了?”

  许星洲还在埋胸,肩膀一抖一抖的,程雁点了点头道:“不用太在意,她生病的时候很娇气的。”

  秦渡:“……”

  “呜……”许星洲拽住程雁的手,声音哑哑的:“我们走,远离这个伤心地。”

  程雁一摊手,像是在说:我要是你我就不在今天欺负她,毕竟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很喜欢抱抱,”程雁故意说:“被欺负之后很黏人,平时不这样,不用太在意。”

  许星洲说:“我们走吧雁雁……”

  秦渡用鞋尖碾了碾地上的草。

  他抬起头时许星洲已经拉着程雁跑了,秦渡看着她的背影——许星洲是个特别适合穿红色衣物的人,肌肤雪白,光是站在那里都有种年轻热烈的味道,跑起来时裙角翻飞,像炽热燃烧的火焰。

  “操……”

  秦渡难堪地停顿了一秒钟,看着自己手里那个小纸包,再抬头看时,许星洲早就跑远了。

  -

  下午三点阳光明媚,树荫下水潭仍没干,却有种世界金黄灿烂之感。

  程雁说:“……洲洲?”

  711里,程雁正在用小勺挖抹茶雪糍吃,而许星洲面前摆着刚买回来的药和满满一碗好炖,咬着关东煮串串,闻抬起了头。

  “你手机响了。”程雁指了指她的毛衣开衫的口袋,说:“接一下。”

  许星洲咬着黄金蟹粉包,手忙脚乱地摸出了手机,午后的阳光映着屏幕,她的手机上是个本地归属的陌生手机号,正在坚持不懈地打电话。

  程雁:“……你能少吃点吗,你真的感冒了?”

  许星洲带着鼻音怼回去:“多吃点才能和病魔对抗,我从小就知道,你少说两句。”

  然后她在开衫上抹了两下手上的水,将屏幕一划,接了。

  “喂?”许星洲对着听筒咳嗽了两声:“您哪位?”

  对面:“……”

  许星洲等了两秒钟,只听到听筒另一段似乎在一个十分嘈杂的地方,却一句话都没说。

  许星洲判断似的道:“——诈骗电话。”

  然后她要把电话挂了的时候,对面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

  “你没存我手机号?”

  这谁啊,谁还得存他手机号?

  许星洲咳嗽两声,不爽地问:“您哪位?看看有没有打错电话?”

  “我他妈……”对面简直不知说什么,“许星洲,我不是让与会的都存一下我的手机号,我可能会找吗?”

  许星洲:“……”

  许星洲想了足足三秒钟,没想起来到底是什么会议,但是既然参加会议还必须要记联系方式,而且口气还这么糟糕的话……

  “老师!”许星洲大声喊道:“老师对不起!老师您有什么事就说,我今天感冒脑子不太好使!”

  电话那头,陷入长久的沉默。

  许星洲一听就知道这位‘老师’不高兴,赶紧憋出了一串梨花带雨的咳嗽,希望他看在自己生病的份上千万别计较……

  ……哪里来的事儿逼青椒啊,许星洲一边装咳嗽一边宽面条泪地想,都大二下学期了,还在假期找人干活儿,下学期干脆把社团都退了算了……

  程雁:“……星洲啊?我觉得这个声音还挺熟的,你听不出来吗?”

  许星洲竖起一根指头示意她别说话。

  “老师,”许星洲小心翼翼地道:“……您还在吗?”

  那头背景音仍然嘈杂,那人长吁口气,道:“……我不是你老师。”

  是秦渡。

  许星洲一竦,这才想起来秦渡在开换届会的那天在黑板上写了手机号,并且说了一句‘大家都存一下,我可能会有事找你们’……

  ……当时被吓得心里一车翻车鱼都死光了,哪能记得存他手机号啊!

  许星洲咳嗽了两声,正经地说:“怎么了,秦主席?”

  电话那头:“……”

  许星洲挠了挠头,问:“找我干活吗,哪里的宣传栏?”

  秦渡:“……我……”

  “真的生气了?”秦渡憋屈地问:“没别的事,不是找你干活。问问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你买。”

  许星洲看了一眼自己纸碗里的关东煮,随口道:“黄金蟹粉包、菠菜蛋糕、北极翅、风琴串、竹笋福袋和萝卜魔芋丝。”

  秦渡问:“就这些?不要别的?哪里能买?”

  许星洲用签子扒拉了一下自己的碗,确定自己把碗里的东西报了个遍,恶狠狠地说:“我已经买好了,别打扰我吃东西。”

  然后许星洲啪唧一声,把电话挂了……

  外头夕阳金黄,许星洲啃了一口蘑芋丝,然后咬着小签子,朝外看去。

  程雁说:“是谁的电话?”

  许星洲想都不想:“诈骗犯。”

  -

  对面大厦在夕阳下金碧辉煌,百年老校早已不是原先的模样,年轻的学生和教师坐在楼梯上讨论问题,春风吹过时,风里应都是草香,正是江南春好处,便利店门口叮咚一响,年轻的学生们刚打完球,进来买水。

  吃空的关东煮纸碗放在一边,程雁突然说:“……洲宝,五一假期你真的不回去吗?”

  许星洲又咳了两声,说:“真的不了不了,我在学校蛮好。”

  “……是这样,”程雁叹了口气道:“我就说实话吧,阿姨要结婚了,希望你能回去看看,帮忙撑个门面啥的。”

  许星洲:“……”

  许星洲嘲讽地笑了笑,说:“你和她讲,我五一要去投暑假实习,问了两个报社,他们的社会版主编对我很有兴趣。”

  程雁恩了一声,说:“那我晚上就这么回复她好了,我也觉得太不像话了,都这么多年了,找你干嘛?”

  许星洲无奈道:“是啊,让她就放过我呗。”

  外头篮球场上男孩三步上篮,远处爆发出一阵欢呼。

  下一秒,许星洲手机叮地一声,是一条短信,是个本地归属号——号码在十分钟前打过电话。

  短信的内容是:

  “手机号存一下。”

  许星洲于是规规矩矩地存了名字。

  过了十多分钟,“秦会长”又发来短信,问:“看到短信都不回的吗?”

  许星洲:“……”

  许星洲把短信拿给程雁看,问:“你说这人是不是小学鸡?”

  程雁想起秦渡那个把人当情敌看的眼神,充满恶意地火上添油:“确实是你的不对啊,不怪他训你。许星洲,你收到学生会的‘通知’都不回吗?”

  程雁实在也不是块好饼,‘通知’二字说得格外重,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许星洲立刻表示虚心受教,礼貌地回复了两个万金油似的大字。

  “收到。”

  -

  秦渡看着‘收到’两个字,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网红麻花店排得挤挤挨挨,喧闹非常。

  秦渡坐在车里,外头这条漫长的队列已经足足十分钟没动过了,他一手拿着手机,屏幕突然又亮起,屏幕上是张博的来电。

  秦渡:“……”

  秦渡划开屏幕,接了电话。

  “喂?张博?”秦渡一手握着方向盘道,“你不是吃过这家吗,我刚每个味道买了一点,应该没问题吧?”

  张博尴尬地说:“是我女朋友挺喜欢吃这家的……我之前排队给她买过,但是后来发现太难排了,每次都得两三个小时,后来我们就吃隔壁食堂的了……”

  秦渡头大地问:“女孩子到底喜欢吃什么?”

  “鬼知道啊!”张博怒道:“你怎么不问男孩子都喜欢穿什么鞋呢?”

  秦渡想起自己的鞋架上的球鞋,光aj就有七双,终于理解了自己的提问有多傻逼。

  张博过了会儿又补充:“福安路有一家moonis-m……你去看看吧,我女朋友刚刚和我说那家的小太阳超级好吃,就是排队也很长,她去排过,半个小时才买到。”

  秦渡:“操。”

  张博说:“网红店哪能不排队啊!师兄你清醒一点好吧!话说我连那个妹是谁来自哪里都不知道我怎么给你建议……”

  秦渡想了想,艰难地说:“……湖、湖北的吧。”

  “湖北是吧,”张博在那头和女朋友交谈了两句,又对秦渡道:“师兄,周黑鸭啊!冷吃兔啊!不过周黑鸭偏甜,她可能心里有点嫌弃……”

  张博说完,又好奇地问:“话说师兄,那个妹子到底是谁?我见过吗?”

  秦渡想都不想就道:“见过。”

  张博夸张大叫一声:“哇——!在哪里?什么时候?”

  “隔的时间也不太长,”秦渡将卷发往后一捋,道:“就你问我teichmular空间的那天,华楼门口。”

  张博:“!!!”

  秦渡道貌岸然道:“……眼睛黑黑亮亮的那……”

  张博打断了他,幸灾乐祸道:“——被师兄你抢了雨伞的那个是吧,我记得。”

  “——怎么了?师兄你今天终于下手抢她的吃的了?”

  张博终于提起了没开的那一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