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 30.第二十九章

小说:我还没摁住她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十九章

  -

  日光犹如被棱镜分裂了一般,远山飘渺,湖光十色。

  浣沙湖畔,许星洲抱着吉他坐在风里,眼睫纤长,笑着按住琴弦。

  她没有意识到秦渡就在这儿,也没有看到他们所处的这个角落,有小女孩往她的帽子里放了五毛钱,许星洲笑眯眯地对那个小姑娘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

  许星洲笑起来的模样非常好看,那个五六岁的小女孩都红了脸,小声道:“姐姐,不用谢。”

  那温暖的琴弦声中,透出了一种称得上温柔的绝望。

  肖然伸手在秦渡面前一晃:“……老秦怎么了,又一见钟情?”

  秦渡喉结一动,没说话。

  “真的不打算挽回那个了?”肖然乐道:“真神奇,一个多月一见钟情了俩,真是春天来了挡都挡不住。”

  而秦渡看着那个女孩,几乎连眼睛都移不开。

  那个女孩子身上都闪着阳光似的,耀得人睁不开眼。她身边围着一群朝气蓬勃的、同样背着吉他的年轻人。许星洲笑眯眯地同他们说了几句话,然后盘腿坐在了长凳上。

  “下面弹的这首曲子,”许星洲温暖地对着他们笑道:“可能老了一点儿,不过我挺喜欢的。”

  然后,她将琴弦一拨。

  那一瞬间,阳光落在了许星洲的身上,带着一种让人目眩神迷的、犹如燃烧一般的,生命的味道。

  肖然看着那个姑娘,由衷道:“你别说,确实好看得不食人间烟火,老秦栽得不冤。”

  “咱们这一群人,”肖然眯起眼睛道:“——也就是泡妞泡汉子的时候不挑而已,可要想正儿八经谈场恋爱的话,谁都想找一个比起钱,更爱自己的人的。”

  陈博涛犹豫道:“……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不过吧,那个,然儿啊,这不是第二个,这就是老秦去酒吧的那天晚上……”

  这头陈博涛还没说完呢……

  秦渡就踩着阳光,毫不犹豫地走上了前去。

  -

  阳光落在树叶的缝隙里,小孩子吹的七彩肥皂泡飞向天空。

  有穿着花裙子的小姑娘哈哈笑着挥舞丝巾,他们的祖父母拄着拐杖,遥遥地、慈祥地望着他们。

  许星洲许久没弹过吉他,指法生涩而黏连,音准都不对,但是在那个吉他老师的鼓励下还是坚持弹完了一首曲子。

  和煦暖风吹过许星洲的面孔的时候,她只觉得心里终于又被填满了。

  许星洲盘腿坐在在人来人往的公园里,弹自己近十年都没碰过的吉他。她面前一个小破帽子,里头不过十几二十块钱,帽子里硬币多到风都吹不动——但是这种有点疯狂的行为里头,却又有着难以说的自由奔放。

  许星洲突然发现失恋也并不难捱,毕竟人生处处有着滋生疯狂的土壤。

  ——秦渡在她心里所占的半壁江山简直犹如溃烂一般,可是她心里头的另外半壁江山却仍给许星洲准备了一个灿烂夺目的世界——令她自由探索,令她无畏勇敢,令她永为赤子。

  许星洲眉眼弯弯地盘坐在公园路边,在众人的目光里,毫不在意别人目光地弹着吉他。

  然后,她的小破帽子前头出现了一双篮球鞋……

  许星洲看着那双鞋笑容僵硬了一下,心想这款aj1居然这么多人穿吗……这还真是让人心情蛮吃屎的,话说回来上次好像还看到秦渡穿这双来着……

  秦渡到底有几双aj,认识他这么久好像至少见到了四双同款不同色,他到底是有多喜欢这鞋型啊。

  许星洲也不抬头,手指头一扒拉琴弦,装没看见那个人。

  下一秒,那个人弯下了腰,在许星洲的帽子里放了三千五百块钱。

  许星洲:“……”

  吉他班的其他同学:“……”

  吉他老师:“……”

  “师兄身上只有这些了,”秦渡站直身子,漫不经心地说:“不够和我说。”

  -

  许星洲傻看着帽子里那三千五百块钱,怎么都没想明白,这个人脑子里都装着什么。

  ……现在扫码支付这么发达这个辣鸡人居然还会带这么多现金?这就是高富帅的力量吗?不对他把这么多钱放进来干嘛,来支持同校同学街头卖艺?根本不可能好吧!这个老抠比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打算拐走谁卖器官?

  拐谁都别拐我,许星洲心虚地嘀咕,我可宝贝着我这一肚子心肝脾胃肾呢。

  那头,秦渡散漫道:“小屁孩给一两块都道谢,师兄这种金主你打算怎么办?”

  许星洲:“……”

  秦渡皮完这一下,又怕许星洲又不理人,只得想办法给自己解围:“其实不用你怎么办……”

  然而,许星洲迟疑道:“……给、给您磕个头……?”

  秦渡话立即被堵了回去:“……”

  谭瑞瑞:“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星洲抱着吉他盘腿坐在长凳上,表情懵懵的,简直不知道人生刚刚发生了什么。

  小气鬼突然大方成这样,简直如同天上下红雨一般,一看就知道别有所图。

  许星洲思考了一会儿,大义凛然地问:“我是现在磕还是过会儿磕?”

  秦渡:“……”

  秦渡窒息地问:“师兄给你留了什么印象?”

  许星洲仍抱着吉他,满怀恶意地道:

  “——小气鬼。”

  秦渡:“可能是有一点,但是——”

  许星洲想起高中时背的元曲,说:“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

  秦渡:“……”

  “鹌鹑嗉里寻豌豆,”许星洲盯着秦渡,凭一口恶气撑着继续背诵:“——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谭瑞瑞落井下石般大笑,笑得几乎昏过去:“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星洲在心里给自己的好记性和高中背的课外文文点了十万个赞,然后平静地问秦渡:“你看够了吗?”

  秦渡连想都不想地说:“没有。”

  许星洲特别有骨气地学着总裁文女主的口气,说:“拿走你的臭钱!你自己去玩吧!别看我了。”

  秦渡嗤嗤地笑了起来,半天沙哑地问:“别看你了?……这是不是不生师兄的气了?”

  许星洲一愣:“……”

  白云淡薄,暖阳穿过其中的缝隙,落在人间。秦渡伸手在许星洲的头上揉了揉。

  ——这姑娘的头发柔软又毛茸茸的,摸起来犹如某种无法饲养的鸟类。

  “不生气了?”秦渡简直忍不住笑意:“……师兄这是哄好了?”

  许星洲:“……”

  许星洲沉默了很久,终于嗯了一声。

  ——好像是拗不过他的,许星洲那一瞬间,这样想。

  秦渡实在是没做什么坏事,他的嘴巴坏是坏了点,却总归是将许星洲视为平等的成年人的。他尊重并且平等地对待这个比他小两岁的女孩,连不合时宜的玩笑都少有。

  而且连仅有的那点不尊重,秦渡都努力弥补了——他凌晨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难堪的道歉,他守在周一第一节课门前的身影,课桌上摘下来的小毛桃。

  秦渡在许星洲的头上揉了揉,沙哑地说:“……以后不开那种玩笑了,也不做坏事了。”

  他停顿了一下,道:“——师兄保证。”

  -

  ——怎么才能不原谅这种人呢?

  他的身上游刃有余到甚至都挑不出错处来。许星洲酸涩地想。

  她实在是太怕这种人了——许星洲想。秦渡什么都不需要,他什么都有,一生顺风顺水,和面前的许星洲是云泥之别。

  但是,许星洲难过地想,自己控制不住原谅他,控制不住对他跳动的心,却总能控制自己不要迈出这一步。

  ——秦渡不是个能承受许星洲的人,他甚至连承受的念头都不会有。

  谁会想和一个不定时发作的单向抑郁症患者相处?更不用说是他这样被父母和社会悉心养育的人。

  这分明是连许星洲的父母都不愿意的事情,是这辈子只有她奶奶承受过的事儿。大多数幼年起病的抑郁症都会反复发作,而且至今无人知道任何一个抑郁症患者发病的诱因。

  一旦重度发作,就是成日成周地坐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盯着精神病院为了防止跳楼而设计的窄小铁窗。大多数病人身边连指甲刀都不能放一把,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会卸了那把指甲剪,划自己的手腕。

  许星洲只觉得有种难的窒息与难过在心中膨胀,那瞬间简直是心如刀割。

  她只觉得自卑又难过,为什么必须要把自己的病放在天平上呢?为什么它会像个□□一样反复发作呢——友谊还好,如果想开始一段爱情的话,就必须反复衡量对方能否承受发病的自己。

  这个念头许星洲有过无数次,可每次她都找不到答案,这次亦然。

  ……

  “——好。”

  许星洲在阳光下抬起头,认真地看着秦渡,正要告诉正式告诉他自己要原谅他的时候……

  秦渡脱口而出:“——你如果原谅了师兄,头就不用磕了。”

  许星洲:“……”

  许星洲气不打一出来:“你滚吧,我不原谅你了!”

  后头立时传来一阵嚣张的大笑,许星洲好奇是谁笑得这么外露,半搂着吉他,莫名地往秦渡身后看了一眼……

  ——秦渡,直接护犊子地将许星洲挡住了。

  “他们有什么好看的,”秦渡不爽地道:“是师兄没他们好看吗?”

  许星洲:“……哈???”

  许星洲简直都不知道怎么吐槽,却还是看清了他试图挡住的那俩人。

  秦渡身后站着两个非富即贵的年轻人,那个男的许星洲在酒吧那天晚上见过,当时和另一个姑娘拉拉扯扯,直接导致许星洲上去英雄救美——另一个则是个戴着墨镜、红唇精致的女孩,这两个人都饶有趣味地望向他们的方向。

  ——那个女孩个子比许星洲高了至少五公分,将巴宝莉风衣敞着怀穿,里头丝绸花衬衫烟管牛仔裤,踩着十公分高跟鞋,穿衣气场都照着elle封面来,简直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

  一看,就和秦渡是一路人……

  许星洲简直心情复杂。

  这是连听都没听过的新人物!有可能是新勾搭上的,之前怎么不知道他还有这种女性朋友呢!许星洲不无心塞地想……

  会不会是豪门式狗血,什么未婚妻什么童养媳的……或者是家里给定的女朋友?这个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秦渡是什么身份啊,他家里开的那个公司市值都不知几个零呢……上市公司的市值到底是什么概念……

  绝不能掺和他们圈子的感情线,许星洲在心里告诉自己。

  ‘如果想开始一段感情的话,一定要评估对方能不能接受发病的许星洲’。

  ——这个问题,在秦渡的场合,是‘不能’。

  他身上没有任何能让许星洲产生信心的地方,他年轻而气盛,她的人生是锦绣前程,总是志得意满势在必得,是春风得意,是一条康庄坦途。

  况且。

  许星洲小小地觉得难过。

  ……况且,他也不喜欢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