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 33.第三十二章

小说:我还没摁住她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三十二章

  -

  那五十六条短信,根据许星洲的推测,应该是来自各大app推广的居多——毕竟马上就要五一假期,中国联通应该也发了不少假期流量包的广告。

  但是许星洲连点都还没点开呢,秦渡那头眼皮一跳,眼疾手快地一把将她的手机捞了过去。

  许星洲:“……”

  秦渡甚至一手还握着方向盘,这么一抢手机,车身都是一晃!

  这他妈哪里来的飙车狗……许星洲吓都吓死了……

  秦渡将车在路边一停,手指头在她屏幕上抹了两下,让屏幕保持亮着的状态。

  许星洲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怒道:“你怎么考过的驾照啊!”

  秦渡说:“——我没有驾照。”

  “说谎精。”许星洲眯起眼睛:“你朋友圈里那天说你十九岁就考了。”

  秦渡:“……”

  秦渡似乎有点高兴,手指推着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趣地问:“你翻我朋友圈了?”

  “我……”许星洲纠结而茫然地道:“……没事做的时候翻过吧,觉得你活得挺精彩的。”

  秦渡赞许道:“嗯,是挺精彩,我比较喜欢我去西班牙的那一组照片,你多看看。”

  许星洲都不知道他到底在bb什么,也不知道秦渡为什么性质突然高昂了起来,更不知道秦渡为什么劈手把自己的手机抢了过去——靠!

  许星洲立刻意识到,他是准备删自己发来的短信!

  卑鄙的狗东西!

  许星洲一把攥住秦渡的手腕,拼命地去够自己的手机,秦渡立刻将手机往高处一举!

  许星洲喊道:“秦渡你拿来!那是我的手机!我生气了!”

  “你生吧,”秦渡故意道:“你生气了师兄再哄你。”

  许星洲立刻急了,爬到座位上,整个人扑在秦渡的身上捞自己的手机——这些短信许星洲还准备截图了裱在朋友圈嘲笑他的,怎么能被删!

  秦渡仍是举着手机,他胳膊比许星洲长不少,许星洲拼命够都够不到。

  秦渡:“……”

  许星洲趴在秦渡身上,艰难道:“……你拿来,那是我的,你这是侵犯我的隐私权……”

  然后下一秒钟,许星洲意识到自己整个人都趴在了秦渡身上。

  她一抢起东西来就满脑子都是目标,直到秦渡温热的吐息喷上许星洲的侧脸,许星洲才意识到这个姿势哪里不对……

  许星洲一手捉着秦渡的手腕,他手腕上戴着木头串珠,遮住一圈纹身。她的脖颈抵在秦渡颈间时,她甚至能闻到秦渡香水的后调,那味道相当迷人,犹如大|麻与黑色苔藓。

  而那个姿势带着难以说的暧昧,许星洲几乎是立刻就脸红到了耳朵尖尖。

  秦渡沙哑地道:“……许星洲。”

  许星洲浑身僵住了,连手机都忘了去捞,趴在秦渡身上,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嗯了一声。

  “……小师妹,”他停顿了很久,才惬意地眯着眼睛道:“你再不起来,我就举报你性骚扰我。”

  许星洲:“……”

  许星洲脸红得都要哭了,颤抖道:“鬼、鬼才要性骚扰你啊……”

  “我可说过了,小师妹。”秦渡眼睛微眯,餍足道:“再趴下去,我会报警的。”

  许星洲立即缩了回去,小声道:“……对不起。”

  外头雨水覆盖天地,车里灯光温暖。许星洲抱着自己的小包,耳朵尖尖都是红得犹如春天般的颜色,简直要滴出血一般。

  车停靠在华楼的路边,雨刮吱吱地刮着挡风玻璃,雨水温柔地落下。

  许星洲说:“……我、我不是故意……”

  秦渡咄咄逼人道:“不是故意的,是有意的是吧?”

  “师兄身材是好,”秦渡又坏坏地道:“但是不是给你乱摸乱吃豆腐的。”

  许星洲眼睛尽是水光,闷闷地看着秦渡,也不好意思去抢手机了。秦渡被看得心里一阵酸软,只觉得自己一颗心,犹如春天里坠地的樱桃一般。

  然后秦渡划开了自己发的那堆短信,上头备注是‘秦主席’。

  秦渡:“……”

  -

  接着,秦渡将手机屏幕一锁,示意自己不会再碰,盯着许星洲道:“——这是什么备注?秦主席?”

  ……那是许星洲给秦渡存的备注。

  那天存备注时其实她就有点儿报复秦渡的意思在里面,秦渡拿官位压许星洲,许星洲就拿官位给他存了名字。

  许星洲理直气壮地点了点头道:“名字加官职,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秦渡:“……”

  秦渡说:“可以。你换不换?”

  许星洲:“……”

  许星洲接过手机,一边给他把备注改成‘秦渡’,一边嘀咕道:“小心眼。”

  “——通讯录要存名字,”秦渡漫不经心地说道:“这是原则。别按着人物关系存,无论是父母还是男朋友,无论亲密关系到什么程度,都只能存姓名。这是保护自己也是保护他们。”

  许星洲小声说:“……又没爸妈给我存,他们也不会真的担心我。”

  ——是了,她父母离异,这种家庭的孩子对家庭父母抵触实属正常。

  秦渡又想起她与她奶奶的亲情,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温和道:

  “——奶奶也不要直接存奶奶,尽量存真名。”

  许星洲闻恍惚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奶奶是没有手机的,她想。

  -

  许星洲好久都没再说话,她在一片沉默中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秦渡只将自己的对话框删了,未读短信顿时只剩十几条,许星洲不知道他给自己发过什么,短信框也被删得精光,从此在她这里,他究竟发过什么,就无从得知了。

  他怕自己看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应该不是道歉——那些道歉秦渡早就说过一遍,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在意原谅了自己的许星洲看到那些已经达到目的的短信。

  所以,秦渡是不是说过很过分的话?许星洲怀着一丝怀疑想。所以在和好之后怕这些话再影响他们的关系,于是现在执意要将它删掉呢?

  ——毕竟短信和别的工具不同,是无法撤回的。

  而这件事是不是可以证明,秦渡在人际关系里,还是看重自己的呢?

  许星洲心里终于怀揣起一点小小的、犹如火苗般的希望。

  许星洲忍不住好奇,小声问:“……你到底删了什么?”

  秦渡从眼角余光看了许星洲一眼。

  “没什么。”

  秦渡尾调上扬地道。

  -

  许星洲回到宿舍,一翻邮件,发现hr一早就给她发了邮件,说她的面试过了。

  至此周六那天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得到了顺利的解决,许星洲只觉得世界都非常美好,四处充满希望。暑假两个月进账六千以上,许星洲乐呵地躺在床上盘算了半天要怎么花——去日本浪有点不够,日本得有个两万以上,但是应该能去个新马泰。

  这个世界真的太好啦,许星洲笑得眉眼弯弯,探出头对程雁道:“我打算期末考试结束出去旅游啦!”

  程雁脸上糊着面膜,像尊佛一般坐在床上,问:“面试成绩下来了?”

  许星洲笑眯眯地点了点头,道:“暑假不回去了。”

  程雁听完,复杂地睁开了眼睛。

  “粥宝,”她问:“你真的不回去了?”

  许星洲嗯了一声:“——没必要回去,你这次回去帮我把东西带给我奶奶就好。”

  程雁面膜顶在脸上,活像个怪兽,拍着脸让面膜吸收,一边拍一边道:“……你真的,现在买回去的票还来得及,我怕你承受不了你不回去的后果。”

  许星洲:“诶?”

  “——我有什么承受不起的?”许星洲莞尔道:“他们忘了我多久了?法治社会,她自己放弃的抚养权,都已经十多年了,被放弃的孩子都成年了。她能拿我怎么样?”

  程雁犹豫道:“可是你妈……”

  许星洲连想都不想地说:“我见不得我妈的名字,最近最好不要和我提她。”

  程雁叹了口气,道:“——行吧。”

  许星洲点了点头,轻声道:“她如果烦你,你可以直接拉黑,麻烦你了。”

  程雁:“……嗯。”

  然后许星洲往床上一躺。一只飞蛾绕着灯管飞舞,程雁看着许星洲的床——她的床帘半拉开着,上头满是小星星,宿舍里一股程雁晚上撸的烧烤的孜然辣椒味儿。

  “我靠!”许星洲拿着手机,突然喊道:“林邵凡又约我!”

  程雁撕了一下面膜,问:“这不是挺正常的?”

  “……正常?”许星洲半撑起身,诧异道:“我都已经这么躲着他走了啊,他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吗。”

  程雁:“你太高估男人。”

  许星洲:“……”

  程雁将脸上的面膜拉拉扯扯,一边扯一边不正经道:“其实我觉得老林真的蛮优秀的,从高中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很喜欢你。那个学长如果不能接受你,林邵凡也是个很好的选择。”

  程雁:“他约你什么时候见面?你打算去吗?”

  许星洲:“……”

  飞蛾噼啪一声撞上了灯管,程雁和许星洲都怕蛾子,下意识地一个瑟缩。

  许星洲叹了口气,不说话,半天才道:“……我得去。我周四和林邵凡见一面吧。”

  “就当作亲眼看一下,”许星洲自嘲道:“——对我有好感的人能接受我到什么程度了。”

  -

  那只飞蛾在312盘旋整晚,把程雁女士吓得四处流窜,作恶多端,终于在十点多时被下了自习回宿舍的李青青用报纸拍死了。

  宿舍里没了烦人的飞蛾撞灯,程雁正在和李青青讨论五一大促要买什么东西,许星洲听他们从喵生鲜一路侃到天猫旗舰店大促,非常心动,点开余额看了一眼……

  ……这个促销活动和自己没关系。许星洲肉痛地算了算钱,下个月还要还花呗,下下个月还要出去旅游……

  真羡慕秦渡啊。许星洲算完了钱,咬着被角就想哭,他们真的不是一个阶级,让许星洲在公园卖艺的人的帽子里都三千五百块钱——除非是她钱包掉了。

  做有钱人真好,下辈子我也想做秦渡,许星洲抱着自己的熊胡思乱想,话说他是不是还有黑卡……

  程雁突然道:“星洲,你有什么看好的吗?”

  许星洲肉疼地说:“没有,我这个月赤字了要,别带我。”

  程雁使坏道:“你那个师兄不给你买买买吗?”

  许星洲:“哈??”

  程雁说:“他不是很有钱么,也什么东西都没给你买过?”

  许星洲毫不犹豫:“买东西?我觉得他会给我放高利贷。”

  程雁:“……”

  “——利率贼高驴打滚的那种。”

  许星洲想了想,又补充道:“找他借钱?这辈子都不可能的,那个师兄绝对会逼着我签条条,摁手印儿,我指不定这辈子都得给他打工还债呢。”

  程雁咋舌:“……这么惨的吗。”

  许星洲摆摆手:“资本家公子哥啊这可是!血汗工厂你都忘了吗!不借机发一笔财怎么能叫资本家!”

  程雁:“……”

  然后许星洲回顾了一下今天用网约车电他的记忆,秦渡简直觉得可以做一晚上美梦——然而下一秒,许星洲想起了一件事。

  ——他会不会记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