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 43.第四十二章

小说:我还没摁住她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四十二章

  -

  上千里之外。

  夜里八点十几分,程雁的妈妈在外面炖排骨藕汤,肉香四溢,藕香甜软。

  程雁给许星洲的手机打电话,连打了三个都是无人接听。

  给她发的消息仍然没回,程雁只得向那个发朋友圈的师姐求证白天发生了什么——那个师姐算得上是秒回。

  师姐说:“不太晓得。我感觉像周立波在节目上逼被弃养的孩子认爸妈一样。那个女生从小就被她妈抛弃,是她妈出轨导致的离婚,现在她妈颠颠地回来找她。”

  程雁看着屏幕上师姐发来的那行字,简直如遭雷劈。

  这种剧本不可能有别人,绝对是许星洲。程雁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她妈居然能做出堵宿舍这种过分的事情。

  师姐又补充道:“我作为旁观者分析了一下,觉得那个妈心机太深了,在人来人往的宿舍楼前堵人,估计是打算用舆论压力让那女生就范。但是那个女生也不傻,没和她妈怼几句,人刚刚围上来,就自己走了。”

  程雁:“……”

  程雁对师姐道了谢,心里存着一丝侥幸许星洲兴许是在睡觉,才没接电话。

  许星洲的情绪一旦上来,其实会变得相当嗜睡——她的最高纪录是一觉二十六个小时,程雁捏着手机晃了又晃,只觉得手心有些出汗。

  如果许星洲真的不在宿舍怎么办?

  ——五一假期,她们班上的同学该出去玩的都出去玩了,班里都不剩几个人,如果让他们通宵找许星洲,也未免太过不现实了。

  毕竟,所谓大学同学不过萍水相逢。

  而且没人猜得到她会去哪里。

  程雁那一瞬间,简直想去买回程的票。

  ——然而五一假期的票源极其紧俏,她回程的票还是提前两周抢到的,程雁紧张得手心冒汗,片刻后李青青直接打来了电话。

  程雁抖着手接了。

  李青青一接电话就焦急地告诉她:“星洲不在宿舍,中间应该也没回来过!”

  程雁以为自己没听清,无意识地啊了一声。

  李青青手足无措地道:“她的手机就在桌面上!怪不得你打不通——宿舍里和我中午走的时候一模一样,她中间没回来过,雁雁,怎么办?”

  -

  程雁觉得,这世上其实是有两个许星洲的。

  程雁认识真正的许星洲。那个许星洲曾在初三秋天的一节体育课上,偷偷拉开自己的校服袖口,对程雁说:

  “你看。”

  那时候初秋的阳光透过桑树洒了下来,落在女孩的胳膊上,那小臂又白又细,上头盘踞着一条毛毛虫一般丑陋的疤痕。

  程雁凑过去看,被那条伤口骇了一跳——那伤口太狰狞了,就算愈合了许久,也能看出来,那地方至少被割过两次以上。

  程雁差点尖叫出声。

  那条疤上至少重重叠叠地缝过二十多针,像是伤口愈合后又被割开了一般,毛虫般扭曲的伤口外全是缝合的针眼儿。

  但是许星洲是这样介绍那道伤口的:

  “……你看,这样我都没死。”

  她说。

  许星洲说那句话时阳光温暖,银喉长尾山雀在树梢啁啾鸣叫。

  程雁所认识的,真正的许星洲——她眼睛亮亮的,对程雁笑眯眯地说:“所以,雁雁,你不要总觉得我很脆弱。”

  可是——毕竟还有第二个。

  程雁难堪又无措地拿着手机。

  那个失控的许星洲曾经彻夜地睁着眼睛,或是茫然地望着窗外,她在夜里寻死,在一万个夜晚凋零。她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割过三次腕,偷偷攒过护士配给的安定,险些被送去医院洗胃,用尽一切方法想要告别这个世界。

  然后那个失控的她在初中的那年夏天,被真正的、战士一般的许星洲硬是装进了麻袋里,用力拖到了一边。

  多么讽刺啊,程雁想。

  像许星洲这么拼命又认真地活着的战士,心里居然捆着一头这样的怪兽。

  谁能想到那个偷偷对程雁说‘我八十岁要去月球蹦迪’,说‘我以后要拥有一颗属于我的星星’并且把这些神经病一样的计划——认真写进人生计划书的许星洲,一旦发病,是那么的想去死呢。

  李青青在那头颤抖地道:“怎、怎么办?雁雁,我们要去哪里找?”

  那个失控的她如果卷土重来,要去哪里找才好?

  ——答案是,要找江边,要找大海之畔,要找天台的角落和沾血的黑暗,那些她会去寻死或是坐着思考死的地方。

  程雁过了很久,手指头都发着抖,拿着听筒说出了第一句话:

  “……你别急。”

  “我去找、找找人。”

  -

  …………

  ……

  江浙晚春又潮又湿,夜晚时又带着一股罩子里般的闷。

  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落地窗外,城市万家灯火连绵。

  三十多层的loft窗映着整个城市,陈博涛坐在沙发上晃着自己的马克杯,半天醉眼惺忪道:“……老秦,你还在呢?”

  秦渡赤脚坐在地毯上,头发蓬乱,半天也没说话。

  “……不就是个两条腿的小姑娘吗。”陈博涛漫不经心道:“长得比她漂亮的又不是没有,别消沉了。哥们下周带你去什么吧里看看?你就算想找三条腿的我都能给你找出来。”

  秦渡仍是不说话。

  陈博涛又出馊主意道:“找个比她漂亮的你带去她面前转转也行。”

  空气中沉默了很久,秦渡终于哑着嗓子开了口。

  “——你再给我提一句她的事情试试。”

  陈博涛:“……”

  窗外的雨沙沙地落下,长夜被路灯映亮。

  “我他妈的……”秦渡的面孔拢在黑暗里,那黑暗里难以分辨他的表情,他道:“这辈子都没遇上过这种……”

  陈博涛应道:“我知道。”

  “……我哪里对不起她?我对上她连碰都不敢碰,我怕她在我车上饿,”秦渡沙哑道:“在车上备零食;我看到她离我不远,拎着包跑了两公里去外滩找她。”

  秦渡的声音带着难的愤怒。

  “——我周一起一大早去蹭他们的课,”秦渡暴躁地说:“我——”

  陈博涛说:“好了老秦,别说了。”

  秦渡崩溃地道:“妈的,妈的——许星洲——”

  他几乎说不下去,陈博涛坐在他的身边,在他的肩上拍了拍。

  秦渡眼眶通红,犹如困兽,气得发抖。陈博涛无从安慰起,只得拍拍他的肩膀,犹如秦渡在他青春期时安慰看到肖然交往第一个男朋友的他一般。

  秦渡喝了不少酒,眼睛因酒精浮出点儿血丝,盯着手机屏幕,半天暴怒又绝望道:

  “——最后,她就这么羞辱我。”

  陈博涛问:“……怎么羞辱?”

  秦渡暴怒反问:“操|你妈你说呢?”

  陈博涛诚实地道:“……是、是挺过分的……”

  窗外雨水渐大,秦渡看了一会儿手机,又记仇地把与许星洲的朋友圈一条条删了,删完还觉得不过瘾,又把许星洲的电话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陈博涛:“也行吧。”

  “三条腿的蛤|蟆难找,”陈博涛说:“两条腿的女人还不好找么,拉黑了这个不识好歹的,下一春还在前面等你。”

  秦渡不再说话,一双眼睛冷冷看着屏幕。

  陈博涛直觉他是在等信息……估计还在等那个小姑娘服软,或者给他道歉。

  然而他的屏幕由亮转暗,过了很久,连最后那点暗淡的光都消失了,可是那手机却毫无反应。

  过了会儿,秦渡杯子滚落在地的瞬间,他弯下腰,手指痛苦地插入头发。

  那姿态,在陈博涛的眼里,犹如被逼入绝境的野兽一般。

  窗外的雨仍然在下,陈博涛刚刚开口:“要不然让肖然给你介绍……”

  陈博涛话音尚未落下,下一秒钟,秦渡的手机屏幕就猛地亮起。

  -

  秦渡抬起头望向自己的手机。

  上头亮着的名字也简单,就“程雁”二字,秦渡做事一向靠谱,在要到许星洲班上的联络表时,就把她最好的朋友也存了。

  秦渡看着那来电联系人,终于嗤地一笑,把电话直接挂了。

  外头电闪雷鸣,夏雷在他们头顶轰隆一声炸响。

  陈博涛问:“她闺蜜打来的?”

  秦渡一点头,恶意地道:“——嗯。”

  他嘲道:“这么想和我断关系,怎么还让闺蜜来打我电话?她闺蜜就见过我一面。”

  然而下一秒,程雁的电话又打来了。

  秦渡看着“程雁”那两个字,忍不住心里汹涌的恶意,又挂了。

  陈博涛猜测:“该不会有什么急事吧?你直接挂了不好。”

  “我和她闺蜜只有过一面之缘,”秦渡漫不经心道:“我唯一给她打过一次电话还是许星洲接的,你猜打电话的到底是闺蜜本人还是许星洲?”

  陈博涛犹豫了一下:“……这倒也是……”

  秦渡哼了一声,显然看到来电之后心情好了不少……

  陈博涛:“……”

  然后陈博涛看了一眼表道:“行了,很晚了——我再在外面留宿我妈就有意见了。我得回家,老秦晚上别熬了。”

  秦渡一挥手,盯着手机道:“不送你了老陈,晚上开车小心点。”

  陈博涛忍不住腹诽,老秦这人社交功能恢复的也太快了吧……

  但是脑子里想是这么想,话却绝对不能这么说,据陈博涛所知,秦渡小肚鸡肠得很,目前为止他不记仇的人只有一个——还带着限定条件:没有骂他的许星洲。

  -

  陈博涛走后,‘程雁’便没有再打电话来。

  他摸着手机,外头是泼天浇地的,白茫茫的大雨。

  秦渡昨天几乎是跪在了许星洲面前,将自己一颗心捧了出来,但是许星洲将那颗心踩了又踩,将秦渡的骄傲都碾成了碎片。

  他至今想得起他昨天晚上看到手机屏幕亮起,发现消息来自许星洲时的放松——和发现那是许星洲的羞辱后的崩溃。

  他删了许星洲的好友和所有的联系方式。

  他从小众星捧月般活着,想要的一切都在他脚下。他不再联系许星洲,许星洲也无法联系他——那几乎是秦渡面对许星洲时的,最后的骄傲。

  秦渡却只觉得那个电话之后,只是一个猜测而已,都将他的内心填满了。

  秦渡等了一会儿电话,‘程雁’没再打过来。

  时钟已经指向九点,秦渡又靠在窗台上等了片刻,最终还是把那个电话拨了回去。

  那头接的飞快。

  秦渡率先出声道:“喂?”

  “秦学长,”那头一个陌生的女生哭得声断气绝:“秦学长,你怎么不接电话?我找不到星洲了,她、她和你在一起么?”

  秦渡:“……”

  “星洲……”程雁在电话里痛哭道:“——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学长我求求你了……”

  ——不是许星洲。

  秦渡支起身子,冰冷道:“没有。”

  “她又不是小屁孩,”秦渡冷笑道:“你找我做什么?我会知道她在哪?”

  ——他向来对别人的哭泣缺乏同情。

  秦渡不晓得程雁为什么哭,同样也并不关心,毕竟那些苦痛都与他无关。

  ——这才九点,连图书馆的普通自习室都没关,何况明天还没课,按许星洲那种性格不在外面留宿就不错了,许星洲的闺蜜居然疯魔到哭着打电话来找人?

  电话还打到秦渡这里来了,秦渡只觉得胃里恶心得难受。

  程雁话都说不囫囵,显然已经哭了一晚上,哀求道:“学长,求求、求求你找一下她……我是说,不在你那里的话……”

  秦渡:“……”

  “凭什么?”秦渡一边去摸自己的外套一边问:“凭我和许星洲曾经走得很近?”

  程雁哭着道:“对。”

  秦渡把外套拎着,踩上鞋子,说:“这他妈连九点都不到你就打电话找我要人,你怎么不打电话问问她另一个高中同学,两个人是不是一起在外面玩?”

  然后秦渡把门厅的钥匙拎在手里,沙哑地对程雁道:“九点太早了,别现在开始找。十点她还没回去再给我打电话。”

  “你不明白,”程雁在那头崩溃地道:“秦师兄你不明白——”

  秦渡拧起眉头:“我不明白什么?你告诉我可能的地点,我去找。”

  程雁诚实地说:“……我不知道。”

  秦渡:“……”

  秦渡觉得这两天简直要被许星洲折磨死,许星洲折磨就算了,连她闺蜜都有样学样来驴他一下,他气得发笑,正准备把程雁痛骂一顿——

  程雁就哽咽着开了口。

  “我不知道具体方位,我连她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我猜在江、江边,天台上,轨道边上,她现在肯定还没到那个程度,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秦渡闻,一愣。

  “一切有可能自杀的地方。”

  程雁哽咽着将那句话说完。

  话筒那边,程雁道:“我怀疑星洲的抑郁症复发了,”

  秦渡难以置信地道:“你说什——”

  秦渡还没说完呢,程雁便断断续续地说:“她自杀倾向特别严重。”

  “——特别、特别严重。”

  程雁在话筒里大哭着,对秦渡讲述——

  ——她最好的朋友,最不愿让人知道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