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 44.第四十三章

小说:我还没摁住她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四十三章

  -

  那一瞬间,秦渡愣了一下。

  按电影里、电视剧里的狗血,他此时应该是大脑嗡地一声当机,接着无论程雁说什么他都听不见的。但是恰恰与此相反,秦渡连那一瞬间的空白都没有,他的大脑格外的清晰。

  ——这不是质疑的时候,秦渡想。

  电话那头程雁说完,哭得近乎崩溃,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先别哭。”秦渡冷静道:“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失联时间、地点,最后一次是在哪里见的,问题我来解决。”

  程雁哽咽道:“监控调了整个南苑的,她往学校的方向去了,但是学校的监控辐射范围不够,目前能确定的是天黑之前她还没有离开学校过。”

  秦渡:“最后一次已知现身地点?”

  “政严路,上午九点二十八。”

  秦渡将地点记在心里,看了一眼表。

  “没有别的了?”

  程雁在那头哭着道:“学长我对不起你,这点信息和大海捞针也没两样,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

  秦渡一句话都没说。

  外头大雨倾盆,闪电将天穹如裂帛般劈开。这与水乡断然不符的大雨连续下了数日,几乎带着种世界末日的意味。

  墙上钟表指向十一点零三分,雨泼泼洒洒地冲洗整个大地。

  秦渡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用钥匙要锁门,这才发现自己手抖到连门都锁不上。

  -

  秦渡那一辈子都没有开过这样的车。

  他飙过很多次车,这一次却是市里的大雨天,雨烟蔓延了满路,前方只有雨和昏黄昏红的信号灯。秦渡意识到他碰上许星洲时简直就像脑子不能转了一般,一路上闯了红灯无数。

  程雁在电话里断断续续地、重复地告诉他“星洲的自杀冲动非常严重”。

  “她第一次发作是六岁的那年。”

  “……我是因为她休学留级才和她认识的。”

  秦渡声音哑得可怕:“……你别说了。”

  但是程雁仿佛刹不住车一般,一边哭一边道:

  “我认识她的那天,班主任给了我一盒糖,让我好好照顾她,”她的朋友这样哭着说:“她告诉我那个小姑娘发作的时候割过三次腕,割得鲜血淋漓,皮肉外翻,让我和她做朋友,因为那个小姑娘发作前是一个很好的孩子。”

  “许星洲好到,没人理解她父母为什么会不要她。”

  “好到——”

  秦渡的车里安静了许久,只有秦渡濒临溃烂的喘息声。

  “——好到,没人能理解,上天为什么对她这么坏。”

  程雁说。

  “可是我认识她七年,”

  “——她是真的很喜欢自己短暂的十九年人生,很喜欢她正在做的、正在接触的、正在学习的每一样痛苦或是。”

  秦渡那一瞬间,简直像是被人摁进了水里。

  分明周围都是空气,那个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却疼得像是肺里进了水。

  那句话传来的刹那,这个世界像水一样,朝他挤压了过来,像是他小时候举着纸船掉进他妈妈在读的,剑桥三一学院前的康河的那一瞬间。

  ——带着痛苦和绝望的味道的人间淹没了秦渡,将他挤压得连呼吸都抵着酸楚苦辣。

  可是那一切痛苦,是他如果想碰到许星洲的话,所必须翻过的山岳。

  秦渡沙哑地说:“……我到了。”

  他挂了电话,将车在正门随便一停。

  狂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秦渡连伞都没撑,门卫似乎睡了,秦渡在拦行人的小栅栏上一翻!

  校门法国梧桐上一层湿漉漉的光,冷清春雨落在了夏初的、含苞欲放的花朵之上。

  -

  程雁找了他们的辅导员和班主任,设法找了一群能叫得动的学生,然而一是假期,二是这是深夜突发找人,能叫来的人实在是有限。秦渡得到消息又通知了学生会和他熟识的同学,但是偌大的校园——偌大的世界,许星洲连最基本的线索都没有,找她简直无异于大海捞针。

  ——她就像是落在海里的月亮一般,秦渡发疯地想。

  许星洲勾着秦渡心头的血,缠着他心尖的肉,可她只是个水中的倒影,要捉住就跑了,伸手捞就碎了,秦渡捉不住她。

  秦渡不明白许星洲的日思夜想,不知道她所爱为何;秦渡不了解她的过去,更不晓得她的将来。

  秦渡对她一无所知。

  可是在他潦倒的、颓唐的、拥有一切却又一无所有的人生中,在他一边自我垂怜一边自我虐待的,自恋又自厌的,连年轻之感都没有过的——人生中,许星洲是唯一的、能够焚烧一切的火焰。

  ——许星洲是,秦渡所能奢想的一切美好。

  她是秦渡所处寒冷长夜里的篝火,是垂入湖底的睡莲,是划过天空的苍鹰。

  秦渡淋得浑身湿透,发疯般地在雨中喘息。

  雨和头发糊了他的眼睛,他看不清前路——满脑子都是程雁的那一句‘她自杀倾向非常严重’。

  秦渡光是想到那个场景,都濒临崩溃。

  他眼眶通红,发疯般地跑过校园空无一人的、落雨的马路,教学楼尽数暗着灯,秦渡拍着每扇门让门卫放他进去,他要找人——然后他发着抖开了一扇一扇的教室门,颤抖着问‘许星洲你在不在’,并被满室静谧的黑暗所回应。

  在那天晚上,在这世界上——秦渡连半点的安全区都没有。

  -

  …………

  ……

  抑郁来临——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人会害怕每个关心自己的人,害怕与人相处。许星洲极度害怕来自程雁的、来自同学的所有安慰和‘没事我陪你’。

  因为他们如果这么问的话,许星洲必须要告诉他们“我很好,没事”。

  可是,真的没事吗?

  明明许星洲都觉得世界在坍塌了,她连呼吸都觉得痛苦了,觉得活着不会有转机了,这世上不会有人需要她了——可还是要微笑着对他们撒谎‘我很好’。

  毕竟,就算告诉他们也无济于事。

  他们只会说‘星洲你要坚强一点’、‘出去多运动一下就好了’、‘出去多玩一下就会变得高兴起来的’……这些安慰轻飘飘的无济于事,许星洲从小就不知听过多少遍,却每次都要为这几句话撒‘我很好’的谎。

  我不好,许星洲想,可是根本不会有人放在心上呀。

  她六岁时父母离婚,为了不要她的抚养权而打官司,小小的许星洲躲在角落里大哭,哭着求妈妈不要走,哭着求爸爸不要丢下自己,大哭着问你们是不是不要洲洲了——她曾经试图用这样的方法挽回。

  然后他们走了个精光,只剩小小的一只许星洲站在空空的、满地破烂的房子里。

  邻居阿姨同情地说,星洲好可怜呀,你要坚强一点。

  坚强一点,他们说。

  ——他们只让她坚强,却没有人看到许星洲心里撕裂的、久久不能愈合的伤口:她是一个不被需要的人。

  真正的伤口从来都与她形影不离,那伤口不住溃烂,反复发作。

  那是许星洲看着东方明珠感受到的——‘还有谁还需要它呢’的共情,是许星洲看着孤儿院的孩子所感同身受的‘这些残疾的孩子一天比一天清醒,一天比一天感受到自己没人要’的心理换位,是她七色花小盒子里缺失了十多年的绿色糖丸。

  那些不被需要的、被抛弃的——那些被世界遗忘的,无家可归的万物。

  那才是许星洲的巴别塔。

  程雁是朋友,朋友不可能让她耽误一生。

  ——她走了,然后呢。

  这个世界的天大概都被捅漏了,雨水凉得彻骨,一滴滴地从乌黑的天穹落下来,这个雨水可能永远都不会停,天可能也永远都不会亮了。

  许星洲木然地抱着膝盖,一边的理性小人咄咄逼人地问然后什么自己你还想怎么办,另一边感性小人说你应该去死,死了就不用面对这么多问题了。

  …………

  ……

  许星洲不敢再听两个小人打架,慢吞吞地抱住了发疼的脑袋。

  她浑身是泥,连头发都糊了一片,此时一滴滴地往下掉泥水儿,毕竟她在地上抓了泥又去抓过头发。原本干净的睡裤上又是摔出的血,又是溅上的泥汤,脚腕的崴伤青紫一片,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痛。

  许星洲觉得自己应该是从台阶上滚下去过,但是也并不太想得起来了。

  -

  秦渡疯得可怕。

  他凌晨两点多时在华楼找人,在二楼楼梯间里见了一把沾血的美工刀,那把美工刀都不知道是谁留在那里的,看上去也颇有年岁,但是秦渡看到拿把刀就双目赤红,几乎落下泪来。

  他把他能想到的,能藏身的地方都翻了个遍,但是许星洲连最基本的目标都没有,没人知道她是在校内还是在校外,只知道她最后一次在监控下现身的时间是十二个小时以前,那时候还在校内。

  别的,秦渡一无所知。

  他几乎把整个校区翻了个遍,到了后面几乎一边找一边掉眼泪,心想许星洲你赢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不想让我出现在你的世界里也好,想让我滚蛋也罢,哪怕是想和林邵凡谈恋爱,只要你出来,只要你没事,我都给你。

  秦渡淋雨淋得近乎崩溃。

  他意识到他真的是干不过他的小师妹的,他的小师妹把他拒绝得彻彻底底,羞辱得半点情面不留,可秦渡还是一退再退,他想着如果在这条路上找到许星洲——

  秦渡那一瞬间,脑海中咚的一声。

  ——第六教学楼。

  不知是什么原因,秦渡突然生出一种许星洲绝对在那的直觉!

  他肺被冷气一激,又剧烈运动了一整晚,疼得难受至极——秦渡一路冲到了六教的门口,难受得直喘。

  六教门口路灯幽幽亮着。

  秦渡刚往里走,就一脚踩到了一个硬硬的玩意儿。

  他低头一看,是许星洲的小药盒,被来往的人踩得稀烂,糖片全散了。

  -

  许星洲缩在墙角,将膝盖抱着。

  过了会儿,许星洲又觉得额角被雨淋到时有些刺痛,伸手摸了摸,摸到了一手血。

  ……是了,想起来了,好像真的从哪个楼梯上滚了下来。

  明天要怎么办呢……许星洲问自己,就以这个狼狈的样子被来上课的人发现吗?那还不如死了呢。

  片刻后,许星洲又想:如果今晚死了的话,那天晚上应该就是最后一次见到秦渡了。

  这样也不坏,他昨晚最终也没有发现躲在树后的自己,没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如果今晚死在这里的话,希望也不要有人拍照给他看,如果拍照发bbs的话,希望能给自己打个马赛克。

  毕竟昨晚的自己还算落难女性,今晚完全就是滚了满身泥的流浪汉……

  许星洲遥遥地看见有人朝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树叶缝隙之间看不清那是个什么人,可能是保安,也可能是社会流窜人员——如果是后者的话,可能死相会更狰狞一点……

  许星洲拼命往墙角躲了一躲,雨声将那俩人的交谈打得支离破碎。

  ——如果现在被发现,应该是会成为校园传说的吧。

  会成为f大深夜游荡的女鬼,许星洲想到这一点,吃吃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又落下了泪。

  ——明明平时是个光鲜亮丽的女孩子的。

  许星洲热衷于打扮自己,喜欢在淘宝在实体店挑来挑去,也知道怎么修饰最好看,她每天都穿着漂亮的裙子,像是身为女孩子的一种信念一般。她出现在人前时总是最漂亮的模样,会在去见喜欢的人之前心机地化妆。

  去二教门口画石墩子的那天,许星洲甚至心机爆棚地用丝巾扎了头发,知道秦渡喜欢日系女孩子就化了个日系日烧妆,秦渡那时候说什么来着……

  ‘口红颜色不对,我不喜欢这种’?

  ——还是:‘你穿成这样,哪有来干活的样子?’呢?

  他好像是两句都说了。

  ——分明她已经那么认真地活着了。

  许星洲明明已经像明天即将死去一般去体验,去冒险,去尝试一切,付出了比常人多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努力从泥淖中爬出来,以像常人一般生活,以去爱一个人。

  然而不是说努力就能爬出泥淖的。

  而且,她在泥潭中爱上的那个人,连许星洲精心打扮的模样都看不上眼。

  许星洲难受得不住掉眼泪,抽抽噎噎地咬住自己的手背,不让自己抽泣出声。

  不能被发现,如果那个人要拍照的话就要咬他,她想。

  ——然后,那个人拽住了许星洲面前的那个桃枝。

  和昨晚那棵树不一样,今天许星洲面前的枝丫非常粗,许星洲狼狈地瑟缩成了一小团,那个人拽了两下,似乎意识到拽不动。

  许星洲连动都不敢动,眼眶里满是泪水,哆嗦着朝上天祈祷‘让他快走吧’。

  上天大概又听到了许星洲的恳求,那个人的确后退了。

  许星洲见状,终于放松了一点。

  ……

  然而下一秒,那个人抬起一脚,啪一脚踹上那根枝丫!

  这人力气特别大,绝对是常年健身锻炼的力道——那一刹那,遮掩着许星洲的枝丫被他踹得稀烂,呱唧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