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 64.第六十三章

小说:我还没摁住她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六十三章

  -

  重复性磁刺激的后遗症并不严重,却真实存在。

  许星洲头晕得难受,几乎想吐。

  心理咨询室里,上午九点钟。

  金黄的阳光落在长桌上,桌上散着打演草纸,秦渡笔袋里那块橡皮被他用得又黑又小。

  秦渡的电脑亮着,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膝盖上躺着一个裹着薄毯子的小混蛋。

  秦师兄考试临近,结课作业如同山海,哪怕是他这种牛逼哄哄的人物也得顺从地付出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此时在心理咨询室里拉了个凳子,头疼地拄着脑袋,挤牙膏一般往外挤论文。

  许星洲头晕目眩,躺在秦渡腿上,过了会儿委委屈屈地道:“师兄兄,我想吐。”

  秦渡头都不抬,以手指头指了指,道:“厕所在外头,别吐我腿上。”

  许星洲:“……”

  许星洲真情实感:“呕——”

  秦渡:“……”

  秦渡连话都不回,膝盖一抖,把许星洲脑袋抖到一边,手指揉着自己的额头,许星洲一脸懵逼,脑袋孤零零地躺在沙发上。

  秦渡又拿起铅笔,去列细纲——那应该是他修的双学位的结课论文,硬性要求两千字,理工出身秦渡这辈子没学过写社科作业的奥义,从早上七点到现在两个小时,他写出了九十六个字。

  许星洲脑袋还是嗡嗡叫。

  “你是不是不会水字数。”许星洲小声说:“也不会强行扣题?”

  秦渡揉着额头:“……?”

  资深文科女孩,高考文综267分的许星洲撑着脑袋爬了起来,坐在秦渡旁边,好为人师且快乐地道:“师兄我教你!这个我擅长呀!你看,你这里要加个介词,这地方可以把定义重新写一……”

  秦渡:“……”

  “你平时都是这么写论文的?”秦渡冷淡地问:“靠水字数?”

  许星洲一呆。

  秦渡不爽道:“你怎么这么喜欢糊弄?许星洲,你是不是选修课没上过90分?”

  许星洲:“……”

  这人有病啊!许星洲气哭了……

  她抽抽搭搭地抱着自己寻死觅活让秦渡带来的小黑,蜷缩在了沙发另一角上。

  从rtms治疗结束后秦渡就频繁怼她,理由是治疗方针不和他沟通,这回晚上睡觉连手都不牵了——虽然还是有亲亲抱抱,但是秦渡突然变得富有攻击性,此时掐准了许星洲的gpa这个软肋就拧了两把。

  妈的,简直是降维打击,许星洲曾经身为尖子生的自尊被敲得粉碎……

  许星洲在沙发另一角上蜷了一会儿,又觉得很无聊,因为秦渡显然是要把毕生奉献给不划水不水字数的论文了,可是许星洲又想出去晒晒太阳。她把小黑塞在沙发上,趿上拖鞋,摆出要出去晒晒太阳的架势——然后,许星洲看了看秦渡。

  秦渡看了许星洲一眼,又转回去写结课论文了。

  许星洲:“……”

  许星洲不指望他,干脆趿着拖鞋走了。

  外面的走廊明亮又温暖,花枝光影落了一地。今天天气不算热,因此没开空调,只将窗户开了,任由外面吹进干燥温暖的,盛夏时节世界的呼吸。

  许星洲见到护士,认真地表达了她想出去透风的意思。

  她长得好看嘴又甜,入院还不给人添麻烦,发病时也只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而已——几乎是人人喜欢,甚至还有新来的小护士偷偷给她分卫龙吃,那个护士就笑着点了点头,让她去院子里玩着。

  护士端着治疗盘走后,许星洲做贼心虚地瞄了瞄长长的走廊——走廊上空无一人,只有开着的窗户,窗外向日葵盛开,迎着太阳,花叶宽广又亮堂。

  那几片向日葵叶,在许星洲眼中,犹如一座叶脉和表皮、栅栏组织与气孔疯狂生长的城市。

  许星洲确定了前后没人之后,一脚踩上窗台。

  窗台上满是小瓷砖。

  九零年代前半的建筑尤其喜欢这种雪白的、大拇指大的小瓷砖,还喜欢在拧成花儿的栏杆外漆上鲜绿的油漆,如今这两种搭配早就不再流行了,已经成为了岁月的痕迹。

  许星洲小时候小学外都是这种瓷砖。那时候小小的许星洲还想,那些来贴的人不会觉得累吗?

  她踩在窗台上,湛湛清风中,夏天的草叶顺风流淌。

  然后许星洲想都不想,就撑着窗台跳了下去。

  -

  许星洲折腾自己折腾了许多年,浪的时候连宿舍的水管都敢爬,算不上贝爷那种级别的求生能力,也绝不是个吃素的。

  ——可是问题是,如今许星洲刚刚接受完治疗,脑袋晕晕乎乎,还吃了点儿抗抑郁抗惊恐的药,此时共济失调。

  因此她从一楼的窗户往外蹦,立刻就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许星洲:“……”

  许星洲又疼又丢脸,脸埋在泥里,浑身是泥巴,连欣欣向荣的向日葵都被压趴了一棵。

  膝盖估计破了,是不是磕在了石头上……

  许星洲穿着自己崭新的睡衣趴在花圃里,连头发里都是土,她在地上绝望地趴了一会儿,心想以后还是不尝试这种酷炫的登场方式了,还好这里没有人看着。

  没人看见就等于没有发生过!无事发生!

  许星洲安慰自己安慰了半天,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咬着维他柠檬茶的人直勾勾地盯着她。

  许星洲:“……”

  那个人丝毫没有觉得这个场景尴尬的意思,咬着吸管,问:“妹妹,你也是躁狂?”

  许星洲丢脸地说:“我不是。”

  那个人一头染白的头发,瘦瘦的,个子不太高,许星洲觉得他看起来有点眼熟,便撑着晕晕乎乎的脑袋看了他一会儿,辨认出那是那天被绑起来的,隔壁病室的尖叫鸡。

  许星洲不知道怎么回答,拍了拍膝盖上的泥土。

  她的膝盖果然破了皮,脸上估计也有点脏,许星洲又把白t恤上的泥点弹了弹,把被她压趴的向日葵扶了起来。

  “你为什么话这么少?”尖叫鸡好奇地问:“你是自杀过吗——顺带一提,你可以叫给我起个名字,妹妹。”

  许星洲不爽地道:“鸡哥。”

  他奇怪地皱起眉头道:“为什么——”

  “——因为你叫起来像尖叫鸡,”许星洲故意说:“我住在你隔壁病室,你很吵,那天我还给你留了一个东南西北。”

  他又问:“你是?”

  许星洲刚刚给他起了个极其糟糕的名字,有点不太敢回答这种灵魂之问,犹豫道:“……我……我叫许星洲。”

  他说:“名字很好听哦。”

  “那我就叫你星洲妹妹,”他温柔地道:“你以后,可以叫我尖叫鸡姐姐。”

  许星洲:“???”

  许星洲:“什么??”

  “——尖、叫、鸡、姐、姐。”他字正腔圆播音腔,其中却又带着一丝难的骚气:“星洲妹妹,我宣布,以后我们将以姐妹相称。”

  许星洲:“……”

  许星洲颤抖道:“好、好的。”

  大叶冬青浓密的缝隙中落下金黄的阳光,许星洲嘶嘶地倒抽着冷气扯了片树叶,贴在自己的伤口处。许星洲一瞬之间觉得自己仿佛领错了宫斗剧剧本——尖叫鸡姐姐拍了拍许星洲的头,示意她往前看。

  他与许星洲并肩坐着,一起晒着太阳,突然道:“星洲妹妹你看,那里有一只猫。”

  许星洲看了过去。

  阳光下有一只胖橘,耀武扬威地站在古力井盖上,那猫估计得有快二十斤,膘肥体壮,连纹路都被撑圆了,像一只肥胖的棕色大西瓜。

  许星洲突然觉得极其有趣。

  那种感觉,像是她又重新活过来了一样。

  “这也太胖了吧,”许星洲坐在洒满阳光的花圃中间,浑身是泥,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居然胖成了史莱姆——猫也可以胖成这样啊。”

  鸡姐姐楞了一下:“史莱姆?那是什么?”

  “就是……”许星洲想了想,脑袋还有点晕乎乎的,笑得模模糊糊地解释道:

  “史莱姆嘛。就是rpg游戏里面的,透明的,黏糊糊的,长得有点像洋葱,我小时候第一次看到还以为是果冻怪……”

  许星洲比划了一个洋葱的形状,又画了一个小尾巴上去,示意那是史莱姆的形状。

  “——是勇者走出复活点的时候,会遇到的那种怪物。”

  她说。

  小勇者曾经被恶龙打没了血槽,头顶的hp被清零,爆出无数金币和银河之剑。

  可是那位勇者,还是千疮百孔地走出了复活点。

  -

  ……

  …………

  正午的阳光照在许星洲被磕破的小腿上。

  她和鸡姐姐聊了许久。鸡姐姐脑洞大得很,不知道是躁狂的病情导致的还是什么别的神秘原因——总之许星洲和鸡姐姐拿着一只胖成史莱姆的橘猫、三棵开了花的大叶冬青和一截木枝儿排演了一出宫斗大戏……

  鸡姐姐一挥手道:“小星子,把猫贵妃给我拿下!”

  身兼数职的许星洲立刻跑过去,捉住那只肥胖的橘猫,将无辜的、咪咪叫的猫贵妃拖到了鸡姐姐面前。

  “猫贵妃!”鸡娘娘捏起兰花指,厉声喝道:“你可知罪!”

  许星洲在一边陪着演,一边撸橘猫的毛,一边狗腿地喊道:“没错!猫贵妃!你可知你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

  胖橘:“咿呀——”

  许星洲坐在医院花圃里,抱着橘猫大喊:“娘娘!鸡娘娘!猫贵妃招了!就是它往娘娘您的饭食里加了猫薄荷!猫薄荷啊!那是什么东西!比那红花儿还毒!它几次三番令您滑胎——”

  胖橘暴躁地乱挠,厉声大叫:“咪呀——!”

  许星洲继续悲痛地喊道:“那可是皇上的龙种啊!猫贵妃你好狠的心!那可是鸡娘娘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子嗣……”

  鸡娘娘:“……”

  他一巴掌拍在了许星洲后脑勺上……

  许星洲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剧本雷人过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遂松开了那只胖胖的橘猫,尖叫鸡又问:“你刚刚为什么跳窗?”

  许星洲:“……”

  许星洲脸都红了,羞耻地道:“……我想着毕竟是一楼嘛。摔下去也不会有事儿,所以想试试从窗户,闪亮……”

  鸡姐姐眯起眼睛:“哈?”

  “闪亮……”许星洲羞耻至极地把话说完了:“……从窗户闪亮登场。”

  鸡姐姐:“……”

  鸡姐姐冷静地问:“妹妹,你的诉求到底是什么?”

  “没、没办法的嘛!”许星洲脸都红到了耳根:“我的男朋友今天好像不太爱我,我有点难过,就只能把自己逗……逗得开心起来……”

  鸡姐姐一把捏住许星洲的下巴,问:“男朋友不太爱你?你明明长成这样?”

  许星洲脸都红了:“诶……诶?”

  他伸手点了点许星洲脸上磕破的皮,怜香惜玉地说:“哎哟你看,这脸上磕的,姐姐看了都心疼。”

  “说实话,”鸡姐姐又捏着许星洲的下巴转了转,啧啧两声:“长成这样,还受男朋友的气,以后姐姐带你飞,可给我争气点吧。”

  许星洲刚要回答不是我不争气是敌方太狡猾……

  那扇,她翻出来的窗户里头——

  ——就传来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