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 69.第六十八章

小说:我还没摁住她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六十八章

  -

  ……看这个,总应该可以吧。

  许星洲想着,点开了搜索框,搜索了自己的名字。

  午后阳光灿烂,抖落一地粉蝶般的阳光。

  许星洲想起秦渡曾经告诉过她:存手机通讯录时一定要存本名,不能用特殊的称呼,否则万一手机丢了,后果会非常严重——并且他以此为理由,逼着自己把秦主席三个大字改成了秦渡两个大字。

  事实上,许星洲粗略地翻了一下,秦渡的通讯录确实也是如此,顶多在本名的基础上加个备注地点,清一色的毕xx和财务xx,北京xx上海xx。秦师兄的微信也是这么存的,一长串下去全是人名,所以许星洲非常确定,他存的就是‘许星洲’三个字儿。

  许星洲把自己名字三个大字输入进去,满怀期待地看着屏幕……

  ……接着,发现,没有对应联系人。

  许星洲:“……”

  一片空白?不能吧?

  许星洲从小到大名字被写错过很多次,最后一个‘洲’字简直没有人写对过,从周到州舟宙昼——错别字一应俱全。许星洲感觉有点受打击,又把洲字改成了“州”,重新搜索。

  ——还是没有。

  许星洲:“???”

  她又病急乱投医地搜了搜浪字,浪也没有她,就几个叫韩什么浪、林浪什么的人,好像是秦渡高中时数学省队的队友。

  该不会没存吧?

  可能是秦渡那次生气,把自己的微信和手机都拉黑了之后就没再存过了……许星洲有点想哭,鼻尖尖都酸了,点开拨号界面,把自己的手机号一个个认真地摁了进去。

  130xxxxx356

  许星洲刚输完,下头便跳出备注:

  「我家星洲」。

  -

  不是说好了只存本名的吗,许星洲脸红了。

  盛夏灿烂的阳光落在床单上,许星洲拿着秦渡的手机脸红了一会儿,心想谁是你家的呀,如果你被绑架了他们可要给我打电话的,秦渡可真是个磨人精……

  但是,又觉得有点开心。

  许星洲红着耳朵搜了搜秦字打头,跳出一串他的本家亲属,秦长洲也在其列,但是全都是本名——许星洲连秦渡爸爸的名字都认不出来,更不用提他从不出现在公众视线中的妈妈了。

  放眼秦渡的整个手机,‘我家’的人,也只有一个而已。

  而秦师兄,从没对她提过半个字。

  许星洲开心地往床上一栽,叽里咕噜地抱着破熊打滚,只觉得心里花儿都开了,窗外的向日葵叶子在风里挥了挥,像是在给许星洲遮阳光。

  许星洲脑袋晕乎乎,她在自己额头上使劲一拍,让自己清醒一些,接着她点开了自己的短信框——

  ——手机那一瞬间,黑屏了。

  许星洲:“???”

  许星洲难以置信地看着秦渡的手机,死活不相信那堆短信从此离自己远去了,她又不信邪地长按开机键——这次屏幕一亮,苹果标志出现的瞬间,屏幕变成了乱七八糟的彩色条带。

  下一秒,手机发出咔咔两声,喇叭孔里流出两滴黄水儿,关机了。

  许星洲:“……”

  许星洲颤抖着将手机放回了床头柜。

  邓奶奶:“小姑娘,咋了?怎么有股怪味儿?”

  许星洲说:“手机自爆了。”

  邓奶奶大惑不解:“又不是三星,苹果也会爆的么?”

  许星洲:“真的是自爆,不是我动的手。”

  ……今年到底还要背上多少债务……

  为什么认识秦渡之后总在赔他钱……话说他应该不会让赔的吧,毕竟都是他家星洲了——但是许星洲想起秦渡的坏蛋模样,又觉得以秦渡的恶趣味来说,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才能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大二少女好一点啊!

  ……呜呜泡汤的实习……

  许星洲埋在被子里,闷声哀嚎。

  说起来那个短信,秦渡当时,到底说了什么呢……

  许星洲抱着熊望着窗外的明媚的阳光,只觉得这些短信,和秦渡承诺好的回应可能都已经坠进了忘川。

  坠进去就坠进去好了,许星洲想。

  ——至少他现在还是我的。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他忘了就忘了吧。

  -

  这消费主义的世界上,奢侈品实在是太多了。

  许星洲知道花晓老师背来上课的鸵鸟皮铂金包就是二十五万,berkin,几乎是许星洲毕业后的理想年薪的两倍——同样她也知道秦渡的那辆跑车是一个天文数字,这几乎是世间对奢侈品的所有定义。

  拥有二十五万的包很奢侈,拥有一辆那样的超跑也是,有人认为买房困难,所以房子也是奢侈品,有人觉得追星很贵,黄牛票和让人操心的官方,有人觉得吃煎饼果子加个鸡蛋都算奢侈——总之,这世上昂贵的东西无数。

  那些东西都是有明码标价的。

  许星洲认为,这世上最奢侈的,还是拥有一个“人”。

  其实人们大多无法意识到这一点。

  因为大多数人从出生的瞬间就拥有‘父母’这种连死了都不会离开自己的存在,他们长大后就算无法拥有自己的配偶,也会拥有自己的孩子——他们身上的亲情是如此紧密,以至于他们一生都无法发现,自己已经有了这世上最奢侈的物件。

  下午四点,鸡姐姐坐在许星洲床上,两个人百无聊赖地用ipad看电视剧。

  鸡姐姐突然问道:“妹妹,快出院了是吧?”

  许星洲一怔,点了点头。

  她的确是快出院了。

  ——许星洲的病情已经好转了不少,自杀倾向已近乎缓解,而他们医院的床位本来就相当紧张。像许星洲这种病情的患者乐天得近乎躁狂,前几天来有别科研究生来探班,看到许星洲在大楼外抱着吉他路演,进来就夸:‘你们的躁狂症患者社交能力很好啊!怎么干预的?’

  一片沉默后,他们科的护士尴尬地道:“……那个十二号床啊?她是抑郁症进来的。”

  ……

  所以于医生最近正在准备把许星洲打包丢出去。

  只不过出院不代表病情缓解,只代表病情已经得到了最基本的控制,许星洲回去还是要继续坚持吃药才行。

  病室里一片安静,只有落在床单上的昏黄夕阳和ipad上叽叽喳喳的电视剧声,邓奶奶被抓出去谈话了,许星洲看了看表,秦渡还得过好几个小时才能回来。

  鸡姐姐问:“电视剧看不下去?”

  许星洲点了点头,说:“我在想事情。”

  “……你说说看。”鸡姐姐将ipad扣了:“兴许说出来就有答案了呢。”

  许星洲沉默了一会儿。

  “你说……”许星洲小声道:“鸡娘娘,人想要拥有另外一个人,是不是挺困难的?”

  鸡姐姐拧起眉毛:“你说的是什么样的拥有?”

  许星洲闻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

  ——那种不离不弃的,足以相伴一生的,互相需要而又无法分离的,坚固而认真的。

  仿佛存在于童话故事里的。

  “没……”许星洲叹了口气道:“没什么。”

  鸡姐姐沉默了下去,许星洲难受地捏了捏自己的病号服下摆。

  许星洲小声地说:“……鸡姐姐,出院了之后,我应该会挺想你的。”

  鸡姐姐也笑了笑道:“姐姐会也想你,姐姐喜欢你这样的孩子。”

  许星洲嗯了一声,又想起鸡姐姐和她讲过的自己,只觉得就要落下泪来。

  ——鸡姐姐是出不了院的。

  他既往有药物依赖史,加上他的躁狂症是器质性的,他昨天白天还和她一起玩了一下午,两个人像两个小学生一样玩过家家,到了晚上,他就被捆了起来,起因甚至只是一小包,护士送来让他吃的药。

  我不想吃药,昨晚的鸡姐姐嘶吼道,我只是情绪高涨,情绪高涨都有错吗?你们为什么不信我呢?

  我父母不喜欢我是同性恋,鸡姐姐绝望吼道,可是这有错吗?

  ……

  他高中时曾经被自己父母绑到江西,在一个戒网瘾治疗同性恋的机构里度过了三个月——他父母那时试图矫正他的性向,从许多人处打听了这么个宝贝地方。那里和被曝光的l市四医也没两样,甚至更为夸张。

  鸡姐姐说,在那里要四点起床,背弟子规以正视听,背不对便是拳打脚踢。

  他们鼓励互相揭发想逃跑的人,发生过极其恶劣的、针对性向的、羞辱性体罚,学生被逼着喝烟灰水。

  那里体罚极为严重,鸡姐姐这种驴屎脾气、特立独行的人,在那里可没少挨揍。他说他被揍疯了,是应激性的,谁打他他就咬谁,后来不打他他也咬人,再后来发展到在那里半夜尖叫。而在那种机构里寻衅滋事便会被打个半死——鸡姐姐那时几乎被打死,他父母见到他时他脑筋都不正常了。

  宁折不弯,鸡姐姐谈起那时候的事时,这样对许星洲说:当然不是说姐姐的性取向,姐姐的性取向都弯成九寨沟了。

  ……

  昨天晚上,许星洲听着鸡姐姐近乎癫狂而偏执地重复:我是个同性恋,可是这有错吗?有错吗?

  ——可是他们不理解,他们将我遗弃在这世上。

  被捆住的他,每个字都仿佛带着血。

  -

  夕阳落在许星洲的小黑熊上,在一片沉默之中,他又说:“姐姐给你弹个曲子吧。”

  “姐姐大学还学的是音乐呢……”鸡姐姐漫不经心地说:“只是没念完就退学了,念不下去,精神状态不行。”

  许星洲红着眼眶,点了点头。

  鸡姐姐又笑道:“怎么了?哭什么?”

  他起身走了。

  许星洲盘着腿坐在床上,抽了纸巾擦擦眼泪。片刻后鸡姐姐取了自己的吉他回来,在许星洲床上坐下了。

  日薄西山,金红光芒镀在那人的漂染白发上。

  鸡姐姐一拨琴弦,琴声犹如金水般流泻而出,那是正经科班出身的、有过天分的琴声,和许星洲这种半路出家的完全不同。

  许星洲一听前奏就觉得极为熟悉。

  这首歌叫《thesedays》,她在电台听过,调子青春热烈,可是他以木吉他一弹,居然有一种感伤的苦楚。

  “ihopesomedaywewill……”

  “sitdowntogether,”那个人沙哑而颤抖唱道:“andlaughwitheachother,aboutthesedays,thesedays……”

  我希望我们有一天围炉就坐,

  与彼此大笑谈起,我们这段过往的日子。

  ——过往的日子。

  那个浑身伤痛的躁狂症患者,不被理解的男人,大学因为发病而退学的人,那个酒吧驻唱的民谣歌手。

  那一刹那岁月流逝滚滚如洪流,人间沧海又桑田,他坐在许星洲床上,用生涩到近乎新手的指法,为她弹吉他。

  他指法黏连而模糊,那是他吃的齐拉西酮的副作用:那双手犹如帕金森似的,不住发着抖。

  其实唱的也不好听,毕竟昨天晚上刚刚嘶吼过,此时音色浑浊嘶哑,加上他本身偏阴柔的声线,实在是称不上享受,可是许星洲听得眼眶通红,几乎落下泪来。

  “——哎,”鸡姐姐手指一收道:“我不想弹的,现在手抖,弹了丢脸。结果你都要走了……等以后姐姐好了,再给你弹一次,别哭了啊。”

  ——等以后,我们好了。

  许星洲用纸巾擦着眼泪,抽抽搭搭地说:“……还、还姐姐呢?你明明对自己性别又没有认知障碍……”

  鸡姐姐将吉他往身后一背,妩媚笑道:“不想叫姐姐还能叫娘娘啊,鸡娘娘,皇后娘娘,选择还是很多的。”

  许星洲也破涕为笑:“鸡姐姐,你这么妖,好歹给我们女孩子留点活路啊?”

  鸡姐姐说:“这可不行。”

  “姐姐我都这么多年了,”鸡姐姐说:“矫正也矫正不了,改不掉,打也不可能打得服帖,又香又硬,追求潮流,最喜欢的就是gucci,就这么坚持做一个美妆骚零。”

  许星洲一边笑一边擦眼泪。

  鸡姐姐骄傲地说:“——这就是老娘。”

  他说着,在自己的吉他上点了点。

  那吉他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贴纸,犹如他在过去的岁月中,没被磨灭甚至还张扬至妖娆的个性。

  “觉得没活路,”鸡姐姐高傲又矜贵地道:“你就多努力一点,做个妖娆女孩啊?管我们美妆骚零啥事哦,姐姐可不会对你负责的。”

  许星洲终于忍不住被逗得哈哈大笑。

  ——那个男人是用这种方式,宣告自己活着。

  像是刮过灰烬的狂风,又如同荒山上燃起的烈焰,他叛逆又骄傲,不折不弯。

  -

  …………

  …

  秦渡回来时,已经快六点了。

  他进来时外面渔舟唱晚灯火黄昏,手里还拎着个白手提袋。许星洲注意到,是于主任送他送到了病房门口:两个人应该是已经谈过了话。

  不知道谈话内容是什么。

  许星洲心虚地瞄了瞄床旁桌上的他的坏手机,心里祈祷师兄可千万别来索赔……

  是真的赔不起,可能会赖账,许星洲想想都觉得人生崩塌,暑期实习都没着落呢。

  秦渡从白纸袋里摸出个礼品盒,丢给许星洲。

  许星洲接住那个盒子,一愣:“诶?”

  盒子是薄荷绿色,质地坚硬光滑,小小的一只,绑着银色缎带,一看就价格不菲。

  “——师兄给你买的,”秦渡漫不经心道:“出院礼物。师兄的旧手机呢?”

  许星洲斩钉截铁:“自爆了。”

  秦渡:“……”

  许星洲怕秦渡追问,抱着盒子比划了一下,说:“它真的是一部非常没用的手机!我就是碰了碰它,然后它就吱吱嘎嘎的死掉了。临走前还吐了两口血,非常吓人。”

  秦渡眯起眼睛:“你给师兄弄坏了是不是?”

  许星洲:“……”

  许星洲忍痛,把秦渡丢过来的盒子又推了回去,说:“好吧,赔、赔你。”

  秦渡:“……”

  女孩子说话时,病室里空无一人,只有火红夕阳,而他的女孩其实还有点衣冠不整。

  她的病号服极其宽松,却能显出锁骨和细柔腰肢。许星洲还轻微往前含着身子,那真的是个相当勾人的打扮,秦渡对她这模样没有半点抵抗力。

  秦渡想起每天早晨许星洲还喜欢在他怀里蹭来蹭去——这还是多人病房,小姑娘睡得凌凌乱乱的,秦渡简直要被活活磨死。

  ——这位太子爷,这辈子,都没做过那么破廉耻的事……

  “就赔这个?”

  秦渡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眯起眼睛。

  许星洲刚准备大放厥词,就突然天旋地转——那盒子中滚出一串亮亮的、银白的玩意儿,落在许星洲枕边,而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牢牢摁在了床上。

  许星洲被他摁着,可怜巴巴地苍蝇搓手:“师兄兄……”

  这他妈,秦渡愤怒地想——这小混蛋,居然已经在他怀里赖着睡了一个多月了。

  许星洲却还浑然不觉,可怜兮兮地搓着爪子说:

  “小师妹没有钱了。”

  “亲亲师兄,赊个账,好不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