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 91.第九十章

小说:我还没摁住她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九十章

  -

  “星洲……你刚刚就是想着这个?”秦渡憋着笑问:“想着是不是得找个好点的工作,才能配得上师兄?”

  那一刹那沉闷雷声穿过长夜,花园落雨绵长,女孩子踢了拖鞋,赤着两脚拍了拍地板,那模样极其幼稚——秦渡那一瞬间甚至能在那姿势里,看到小许星洲的影子。

  许星洲自己也知道这个问题有点过于羞耻了。

  她有点讷讷地不敢开口,同样也知道这是个不好答复的问题——它牵扯到无数现实的、琐碎的,甚至有时过于家长里短的现状。

  ——但是许星洲知道秦渡会回答她。

  “对。”许星洲红着脸说:“就是这个意思。”

  秦渡忍着笑道:“行,那师兄知道了。”

  然后他又说:“你的疑问我知道了,那我问你一个问题,许星洲,你想做什么?”

  许星洲一愣。

  “就……”许星洲立刻慌张地解释道:“就是毕业就想工作嘛。继续读是不可能的了,我对专业也没有那么多热情,我在图书馆遇到一个阿姨,她就很喜欢读书,我觉得我过不了她那种生活……”

  在背着光的、几乎化不开的阴影中,秦渡却摇了摇头。

  “师兄没问你想不想工作,”秦渡盯着许星洲的眼睛道:“师兄的意思是——星洲,你到底想做什么?”

  许星洲茫然地张了张嘴。

  “——我知道你对你的专业不算太热衷。”秦渡低声道:“可是师兄想知道的,不是你打算就业或者是做什么,我想知道——如果抛去‘为了我’这点之外……”

  那一刹那,沉重大风刮过冲天的楼宇。

  “……许星洲,你原本想做的是什么。”

  ——他在大风中,专注地看着许星洲,这样说道。

  -

  许星洲连想都不想地脱口而出了四个字:

  “——浪迹天涯。”

  “哪里都会去,”许星洲道:“只要能吃饱饭,就不会在意我到底赚多少钱,旅行,风土人情,如果没有师兄你需要考虑的话,我应该会成为一个自由撰稿人。”

  许星洲笑着说:“一旦心血来潮,我就会说走就走,命中注定漂泊又流浪。我可能都不会有存款,但是会去无数地方,也会写很多不同的东西。”

  我会写下我见到的北极极光、凛冽寒风与雪原。

  潘帕斯茫茫草原,天穹下自由的牛与羚羊——我的人生将有雄鹰穿过火焰晚霞,温柔星辰坠入村庄,海鸥流浪于阳光之下,一切都危险又迷人,犹如我这样的孤光。

  我将写下它们,也写下我所遇到的一切。

  ——许星洲会是穿了裙子的云。

  许星洲笑了笑道说:“师兄,如果没有你的话……”

  “我会把我眼里的世界,全部都走过一遍。”

  秦渡怔怔地看着她。

  “说实话,”许星洲揉了揉眼睛,鼻尖红红地道:“师兄,这些规划无论说给谁听,他们都会觉得我迟早会英年早逝,或者穷得要死,然后在死后手稿拍卖到千万的价格……”

  许星洲又带着鼻音道:“那时候毕竟孤家寡人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规划的时候根本不会想这么多。”

  “可是现在,我不想让师兄担心……也不想配不上你……”

  “……就是说,”许星洲语无伦次地抹着眼睛道:“……我、我就是……想问问……”

  雨声滂沱,天河倾泻。

  女孩子话也没说完,抹了两下眼睛,肩膀发抖,在躺椅上缩成了只球。

  她那一瞬间,有些无法面对秦渡。

  秦师兄分明对她那么好,甚至把她当作命来看——可是许星洲心底的愿望居然是这样的。

  ——那愿望差不多是通向一场灿烂的自毁。

  许星洲计划了流离失所也计划了自己的浪迹天涯,尽管计划了自己的八十岁,却没有半点强求的意思。

  秦渡沙哑地开口:“许星洲,你他妈……”

  他停顿了一下,痛苦地道。

  “……你他妈,还真是个王八蛋。”

  -

  糟了!要挨骂!许星洲立刻一怂……

  也对呀,不挨骂才怪了呢……许星洲扪心自问秦师兄没有现在打断自己的狗腿然后逼着自己下周洗所有的盆盆碗碗,都已经算涵养有所进步了。

  许星洲立刻慌张地道:“师兄你听我讲!可是我现在……现在已经不这么想了!师兄你别打断我的狗腿!”

  然后许星洲赶紧摁住了自己的小膝盖。

  秦渡:“……”

  秦渡怒道:“许星洲你闭会儿嘴能死吗?腿放下去!”

  许星洲立刻哆哆嗦嗦把嘴闭上了,过了会儿又乖乖地将两条腿放了下去,哧哧拉拉地趿上了小人字拖……

  秦渡看了许星洲一眼,简直对她无话可说,半天叹了口气。

  “你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秦渡怅然道:“师兄一点也不意外。”

  许星洲眼巴巴地看着秦师兄……

  秦渡说:“你刚刚问我是不是要有很好的工作才能配得上我,我先回答你这个问题。”

  许星洲把小腿挪开一点点,认真嗯了一声。

  秦渡道:“答案是——不需要。”

  许星洲:“……”

  许星洲的声音立刻变得极其小白菜,哀戚地道:“诶不需要吗?师兄是因为我们中间差太多了吗?师兄兄我们中间是不是有工作也没法弥补的鸿沟?需不需要小师妹和你暂时分手去做个总监然后再回来追你什么的……”

  秦渡:“……”

  许星洲屁话真的太多了,这对话简直无法继续,秦渡拿了张小卡片啪啪抽她额头——许星洲被那张小卡片拍得眼睛都睁不开,哭唧唧地用胳膊去挡,额头上‘师兄所有’四个字一晃一晃的。

  她那小模样简直挠心,秦渡被萌得,立时收了手,又在许星洲额头上揉了揉。

  “……知错就行。”他叹了口气说:“真的不需要。我不在意这个——更不许和师兄分手。”

  他想了想,又恶狠狠地说:“头上师兄写的四个字,你他妈能不能记着点儿?”

  ‘师兄所有’的许星洲摸了摸额头,用小鼻子哼了一声……

  -

  …………

  ……

  可是,秦渡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变得极其沉默。

  那时候都快十一点了,两个人坐在屋檐下赏雨,许星洲穿不住拖鞋,又伸脚丫去接雨——她下雨时要么用手接雨要么用脚接雨,总之就是无法做一个秦渡那种没有罹患多动症的、会思考的成年人。

  秦渡似乎在思考什么,一开始并没有管她,直到过了会儿,风一吹,许星洲打了个大阿嚏。

  秦渡:“……”

  许星洲浑然不觉,打完阿嚏就开始自己逗自己玩,一脚踢飞了人字拖,把人字拖踢到露台边缘,似乎还打算自己去拣……

  秦渡:”……“

  秦渡漠然道:“进去睡觉。”

  许星洲就顶着头上的四个黑字‘师兄所有’,去浴室洗漱。

  浴室之中,灯悠悠地亮着。

  许星洲低着头去看手机。开学时间已经不太远,而且还要开第三次选课,可以说第三次选课是想选热门课程的学生们的最后一次机会。

  她的宿舍群里正如火如荼地交流着下个学期的选课清单,程雁报了一串课名,许星洲在里面看了一下,挑了几个公共政策学院的课名,让程雁帮忙一起刷一刷。

  ——以后。

  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突然变得前所未有地沉重。

  可能是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的缘故,连未来的重量都变得截然不同了。

  孤家寡人的计划和两个人的计划是不一样的。不能在有了秦师兄的时候还做那么不负责任的选择,有了归属之处就应该意味着安稳。

  微博上曾经有一个人说:你不可以骂一个单身无牵挂的人,因为他会马上辞职——可是你可以随便骂一个有房贷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因为你无论怎么骂他,他都不会走。

  那些冒险。

  八十岁去月球蹦极,浪迹天涯,天南海北的游荡,西伯利亚的凛冬与伏特加,蹦极的生死一线,她满脑子堆着的计划和疯狂——最后,师兄在漫天的灯光中说‘我没有你会死’。

  我没有你会死,他酸涩地说。

  ‘我需要你,我的星洲。’

  许星洲看着镜中的自己,她的额头上写着‘师兄所有’,看上去特别的蠢。

  ——可是许星洲不舍得伸手去擦。

  -

  …………

  ……

  许星洲直到那天晚上才明白,秦渡说的那句“能不能干死你”并非戏。

  他们其实频率很高,头次之后许星洲几乎每晚都会被摁着来几次,可是那天晚上的一切尤其要命。

  他一开始,甚至,看上去还很正常。

  ……

  …………

  “是不是生给师兄玩的?”他居高临下地问:“嗯?”

  许星洲还生嫩着,被折磨得大哭不已,哭着说:“是、是啊、啊……”

  ……

  -

  许星洲到了后面,连神志都不甚清明了。

  窗户开着,卧室里潲进了些雨,床单被子上被潲了大片水渍,甚至往下滴着水,许星洲头发湿漉漉的,也不知是流进去了泪水还是汗,抑或只是雨水而已。

  秦渡点了根烟,姿态极其烦躁,许星洲颤抖着拽被子盖住自己,眼睫下全是泪水。

  像是个被欺负坏的小姑娘。

  秦渡坐在打开的窗边,看着窗外连绵的雨——可他还没抽两口,许星洲就孱弱地咳嗽了起来。

  ——操。

  他几乎要疯了,摁灭了刚燃的烟,起来给许星洲倒水,又细心地摸她额头,看看有没有发烧。

  许星洲一感受到秦渡的手掌,就几乎整个人都想贴着他,声音软糯地说:“师兄……”

  秦渡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已经离疯不远了。

  许星洲真的是他的。

  那一刻他眼眶都红了——许星洲是他的,可是他的许星洲想做的是什么?她想要的是什么?秦渡拼了命地想将她护在羽翼下,令她免于风暴,免于疾苦。

  ——可她心里却想流浪,想往外冲,想活着。

  她是注定想要离去的候鸟。

  秦渡看着许星洲,就这么看了很久,许星洲眼睛里还都是被他弄出的泪花,可是她就这么专注而瘫软地,带着全身心的依赖,望着秦渡。

  江南夜雨声阵。

  秦渡和许星洲对视,她眼睛水濛濛地凝视着他,一双杏眼里满是情意和柔软。

  犹如山涧之中深情的野百合。

  片刻后秦渡痛苦地抽了口气,把自己床头的一张银行卡拿起来,对着窗外几不可查的光看了看卡号,啪地甩给了许星洲。

  许星洲:“……”

  他不待许星洲发声,就道:“我们资本家有个规矩。”

  “我们资本家说支持的时候,只是口头说说的话,从来都等于放屁——”秦渡沙哑道:“支持的定义是得钱到位才行,这叫投资,也算参股。”

  许星洲眼眶里还都是泪,摸起那张小银行卡,呆呆地点了点头。

  秦渡道:“——许星洲。”

  他一叫名字,许星洲紧张得腰都绷直了。

  “师兄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他说。

  许星洲嗫嚅着点了点头。

  她的嘴唇红红的,犹如春夜的玫瑰。

  “师兄希望……”

  秦渡停顿了一下,又沙哑地道:

  “……你不要因为师兄,而放弃自己喜欢的事情。”

  -

  黑夜中,许星洲傻傻地看着他……

  秦渡沉默片刻,将指间夹的烟头扔了,又把许星洲手中的卡片戳了戳,道:“别误会。这只是师兄支持你出去而已,这叫给你的天使轮投资。”

  许星洲:“……”

  秦渡耐心道:“而投资者是有资本跟你谈条件的——用你这种好歹签过几份合同的大学生能听懂的话来讲的话,你是合同乙方,我是合同甲方。”

  合同甲乙……许星洲终于不害怕了,捏着小银行卡,哑哑地想谈条件:“什……什么条件呀?”

  秦渡:“——条件?很简单。”

  “条件只有一条。你想出去浪的时候……你他妈居然还想去南美,还想去中东?叙利亚索马里去不去啊?算我头一次认识你许星洲,你他妈的是真的能耐。”

  接着,秦渡眯起眼睛,使劲一捏许星洲的脸。

  “——投资者跟你一起去,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