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 93.第九十二章

小说:我还没摁住她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九十二章

  -

  “……他家,其实,特别有钱。”

  许星洲说完,观察了一下姚阿姨的表情——姚阿姨表情似乎非常漂移。

  ……似乎不太理解,许星洲想。

  毕竟大多数人对有钱二字的概念是和他们同一个次元的——而家里有一个那种规模的上市公司显然是另一个维度了。有钱人分两种,只需要对自己和少数人负责的普通有钱人和需要对成千上万员工和社会负责的企业家,秦渡家里显然属于后者。

  “非常、非常有钱,”许星洲认真道:“具体能有钱到什么地步,我其实也不了解——我师兄……就是我男朋友,曾经告诉我,他家的公司在他读初中的时候上市了。他曾经和我开过玩笑,让我要分手费的时候朝着九位数要。”

  姚阿姨深深地看着她:“……嗯。”

  许星洲端起红茶拿铁摸了摸,塑料杯身外凝了一层凉凉的水雾。

  “而他本人,”许星洲挠了挠头:“……虽然我经常吐槽他,骂他是个老狗比。可是他真的很优秀。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长,学习为人都无可挑剔,玩玩得来,学习也比所有人都强,人生的履历,当得起金碧辉煌四个字。”

  姚阿姨点了点头,示意许星洲继续说。

  许星洲坐在阳光里,又微微停顿了一下。她的头发扎在脑后,脖颈细长,眼睫毛垂着,手指搓揉着柔软的杯子。

  “……可是我,”许星洲低声道:“姚阿姨,我和路人甲也没有两样。”

  许星洲挠了挠头,自嘲地说:“……不对,也许我还不如他们呢。”

  “我从小就没有家。”

  许星洲垂下了脑袋,低声道:“……我爸妈离婚了,都没有人要我,从小就有小孩嘲笑我是没人要的野孩子,说是因为我不听话爸妈才离婚的。只有奶奶是爱我的,可是她在我初中的那一年就去世了。”

  “我精神一直不健康,”许星洲嗫嚅道:“抑郁症重度发作过三次,最长的一次住院住了半年,最近的一次是今年五月份,我一旦发作,就满脑子都想着去死……”

  姚阿姨怔怔地看着她。

  许星洲莞尔道:“阿姨,是不是很神奇?其实我自己有时候都不理解……”

  “为什么我明明这么喜欢这个世界,我自认为我挺活泼也挺开朗的,”许星洲沙哑道:“……可是却受了来自死亡的诅咒。”

  姚阿姨酸楚地唤道:“……星洲……”

  许星洲又挠了挠头,笑着说:“不过,这个都不重要啦。”

  “还是说回我师兄好了,”许星洲笑道:“他对‘师兄’这个称呼可执着了,说是很有亲密的感觉——我不理解,但是叫得也挺顺口的。”

  “我师兄,和我不一样,他出生在一个很和睦很温暖的家庭里。”

  许星洲说着,喝了一口红茶拿铁。

  “——他的父母对他大撒把,却也非常爱他。”许星洲笑道:“是不是很奇怪?明明是面对那么多诱惑的家庭呀……所以我真的觉得,他父母应该会是非常美好的人。”

  姚阿姨嗯了一声。

  许星洲说:“而我从小到大,最想要的就是那样的家庭。”

  然后许星洲叉起了一小块三明治。

  -

  “我从小就想要那样的家庭,”许星洲低声道:“……可是我也知道,他的父母没有任何理由喜欢我。”

  姚阿姨难受地道:“星洲……”

  许星洲自嘲地说:“我这种人,就算放到我们当地的媒婆堆里,都是要招嫌弃的。”

  姚阿姨似乎隐忍了一下,拿着咖啡说:“星洲,你怎么会担心这个呢,你男朋友那么爱你,我要是你,我根本都不会操心的。”

  许星洲笑了起来:“阿姨,你和我好朋友都是一个论据诶。”

  “我家雁雁也说,你男朋友爱你不就好了吗。”许星洲笑得眉眼弯弯地道:“她说只要男朋友站在我这一边就不会有问题。他既然都说了,肯定会把家里那边给顶住的。我男朋友确实也是这么说的,他让我别担心,他家的那边他会搞定。”

  姚阿姨放松地道:“嗯……这不就行了吗?”

  “长辈晚辈关系就是这样的哦,”姚阿姨调皮地笑道:“只要男人能争气,那么所有问题就都不是问题啦!我老公就很争气。”

  许星洲却说:“……不是的。”

  姚阿姨一愣。

  “我怕他从此和他家里有隔阂了。”许星洲小小地捏住了自己的虎口,“……那毕竟是我从小就想要的家庭,我不愿意……”

  “——就算我没有办法拥有,“她说:“我也也不愿意破坏它。”

  那一刹那灿烂的阳光浇没了那个女孩。

  窗外行人与车匆匆而来攘攘而往,白色大鸟穿过城市上空,遮阳伞上云流如川,烁金万里。

  姚阿姨怔怔地看着她。

  ——面前的女孩她几乎不以任何伤口示人,赤子而干净,甚至从未细想过这个对她这么好的阿姨,究竟是谁。

  ……

  姚汝君第一次见到许星洲,还是五月份的时候。

  那时这个女孩以一个无助而绝望的姿态蜷缩在床上,她的儿子站在门口——而姚汝君对这个女孩的第一印象,只不过是‘长得漂亮’,可是却‘总是在哭’。是抑郁症发作了。

  怎么能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经历这种事儿,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儿?姚汝君觉得可怜,她抚摸了那姑娘的额头,于是许星洲奇迹般地睡了下去。

  姚汝君直觉认为,她其实会很喜欢这个姑娘。

  ——可是再喜欢也不行,那时的姚汝君这样想。

  她毕竟是母亲。

  而母亲总是负责想东想西。

  如果秦渡只是受了蛊惑呢?

  他们家庭条件终究不太一样,如果这女孩其实居心叵测呢?那是她从小到大尖锐到交心都困难的儿子,对这家庭出身平凡甚至恶劣的女孩,这个连自己的情绪都无法控制的姑娘露出了死心塌地的神情——她的身上会有什么令儿子如此着迷的东西么?

  五月份的姚汝君这样询问自己。

  想谈恋爱就随意吧,但是‘家庭’两个字太奢侈了。

  ……姚汝君不愿意干涉,也不愿意接纳她。

  可是,尽管如此,姚汝君还是能从她身上觉出一丝‘特别’之处。

  那一丝温柔的情绪牵着姚汝君的手指,另一头则细细地拴在许星洲的指尖——那个蜷缩在床上的、犹如凛冬大宅门前的襁褓一般的孩子。

  所以姚汝君很担心。所以姚汝君和侄子打听她的现况。因此姚汝君亲手熬了鸡汤送到医院,希望许星洲能快点好起来。

  ——我会有接纳她的想法吗?

  暮春时节在厨房熬着鸡汤的姚汝君,还不知道。

  …………

  ……

  盛夏静安,店外长天当日,热浪滚滚。

  店里头冷气十足,有老阿姨在里面带小孩,此时吵得要命——那个小孩蓦地一声撕心裂肺的、表达快意的尖叫,唤回了姚汝君的思绪。

  她只是走了一会儿神,许星洲现在居然已经笑眯眯的了。

  姚汝君看着对面的许星洲,歉疚道:“抱歉,阿姨刚刚发呆来着……星洲,你说到哪了?”

  许星洲立刻将眼睛弯作了两弯小月牙儿……

  她是真的讨人喜欢。

  姚汝君经过两个月的相处,如今已经毫不怀疑许星洲自称的‘妇女之友’身份。

  “原来在发呆呀。”许星洲甜甜地道:“阿姨我刚刚在吐槽我师兄来着,真的是同人不同命,人比人比死人,阿姨你想想,有钱学习好,连有钱人标配的不幸家庭都没有……”

  “我真的,”小姑娘眉眼柔和:“最羡慕的就是他的家庭了。”

  姚汝君酸涩地嗯了一声。

  璀璨天光融进了姚汝君的美式咖啡。

  对面的、坐在阳光中的年轻女孩拽着只别了花花绿绿徽章的帆布小包,手上以中性笔画了几颗带光环的行星,像个小学鸡会做的幼稚事情。

  前几天她好像还贴青蛙军曹的贴纸来着……姚汝君哭笑不得地想。

  “说实话,阿姨你们家那样的,我也羡慕得要命。”

  许星洲说。

  然后许星洲又温软道:“——可是这种东西强求不来。”

  “我的运气已经很好了,”许星洲开朗笑道:“哪能什么便宜都被我占掉,如果我男朋友父母不喜欢我的话我就乖一点,还不喜欢的话就再乖一点……”

  许星洲还没说完,姚汝君就颤抖着开了口。

  “——你会有的。”

  姚汝君说。

  “星洲,”姚汝君看着许星洲,几乎是一字一句地保证道:“……你会有的。”

  ——家庭。遮风挡雨的屋檐。避风港湾。万里夕阳与归家的路。家人与爱。

  那些她在无数个夜晚里,哭着祈求的一切。

  -

  …………

  ……

  开学的那天,淅淅沥沥地飘着雨。

  许星洲坐在副驾驶上缩成一个球球,脑袋抵在车窗玻璃上,外头堵得水泄不通。她翻自己的手机,学生会群里在临近开学时又热闹了起来,现在一个部长和一个副部在因为派迎新车的问题吵架。

  秦渡也被堵得烦躁,不高兴地问:“许星洲,你不能不回学校住吗?”

  许星洲啃着师兄囤在车上的小星星糖说:“这个!这个很困难啊!肯定是要搬回去铺盖的!不可能二十四个小时和你黏在一起……”

  “师兄都说了。”秦渡威胁似的道:“你要是有课,无论什么时候师兄都开车接送,他妈的都准备给你当专职司机了,而且早上还有早饭——”

  “可是,师兄,不是每个人都有你的意志力,”许星洲说:“早上八点上课,会选择五点起床的。”

  秦渡:“……”

  许星洲又控诉地看着他说:“再说了。睡眠可能还不太够。”

  “这问题好解决的。”

  秦渡厚颜无耻地开口:

  “——你早上有课的话,师兄保证只搞一次。”

  “……”

  这他妈也太不要脸了!

  许星洲气得,忍不住用星星糖砸他……

  秦师兄此时被开学大军家长将车堵在路上,还要被准备跑路的小师妹用星星糖砸脑壳,动机有了机会也有了,便直接把许星洲摁进了副驾驶座。

  “回宿舍可以。”秦渡危险道:“宿舍不是你家,你家在师兄那。明白了没有?”

  许星洲脸微微一红,认真点头:“嗯!”

  过了一会儿,许星洲又忍不住抬他杠:“师兄你的占有欲我明白了,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有‘宿舍是我家’为标语的宿舍文化节怎么办?”

  “文化节是好东西,但是吧。”

  秦渡欠揍地说:

  “——但是吧,许星洲,你只要参与,我就让你知道我有多小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