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 101.番外:鹭起

小说:我还没摁住她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番外:鹭起

  -

  许星洲揉着哭红的眼睛下楼的时候,其实心里并不是真的委屈。

  ——不仅不委屈,心里还有一种扭曲畅快的快意。

  秦渡是真的怕她哭,她一哭就心疼得不行。但是许星洲只要不哭,哪怕是生气到揍他,他都不会退让到这个地步——刚刚那场争吵要不是许星洲借机发作这一场,大概率会以老狗比的胜利告终。

  秦渡在饭厅憋憋屈屈的,给许星洲留了个位置,秦长洲也留下吃饭,表情温和儒雅——姚阿姨说秦长洲是来送他爸爸腌的腊肉的。

  许星洲说:“秦师兄好。”

  秦渡放松地吁了口气,一扬眉毛,刚准备把许星洲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就听到秦长洲安详地含笑道:“嗯,你好,好久不见。”

  许星洲说:“师兄好久不见。”

  秦渡:“……”

  许星洲揉了揉红红的眼睛,坐在了离秦渡很远的地方,姚阿姨的旁边。

  ……

  那时候其实也不算晚,就晚上六点多,地平尽头还有一丝残红的斜阳。

  许星洲往那位置一坐,秦渡整个人都不好了。秦长洲就坐在她对面儿,片刻后阿姨把菜盛了上来,许星洲吃饭时连一眼都不往秦渡那里看,就安安静静地夹着桌子上的笋丝红烧肉和清炒上海青,自己剥小河虾。

  秦爸爸和姚阿姨倒是有说有笑的,浑然没了下午时要把天给吵翻的模样。

  他俩显然气氛不对,秦长洲忍不住道:“你们两个是怎么了?”

  已经从许星洲嘴里听来了全过程的姚阿姨说:“他俩下午吵了一架,因为渡渡的前女友,还有一个什么,临床医学院的小师妹,”

  秦渡:“……”

  秦长洲赞叹道:“了不起啊,我们学院的学妹都有春天了!”

  “……”

  “医学部骄傲!”秦长洲说完,又好奇地问:“……渡哥儿,让小师妹这么吃醋的到底是哪一级的哪个班的谁?”

  许星洲夹了一颗绿油油的上海青,放进了自己碗里,戳了戳米饭,没说话。

  秦渡说:“不晓得。”

  许星洲啪叽一声把碗里的上海青叉了出去。

  -

  许星洲吃饭不快,尤其是在饭桌上还有虾的时候。

  她挺喜欢吃河鲜海鲜,但是手拙,剥虾剥得非常慢,而且还不肯糊弄地连皮带虾一起吃。因此大家都走了,许星洲还在桌前艰难地与那一盘酱爆河虾搏斗——吃完饭姚阿姨走了,秦叔叔也走了,连秦长洲都离开了饭桌。

  只有秦渡吃完饭,放下了碗,还留在桌前。

  许星洲:“……”

  许星洲也不理他恳求的目光,继续徒手剥虾。

  她满手都是红红甜甜的油酱汁,糊得看不清肉还是骨,被虾头上的尖角戳了一下指头,受到了惊吓,嗷地一声喊了出来。

  秦渡立刻抓住机会,说:“师兄剥,你吃。”

  许星洲婉谢绝:“不用……”

  秦师兄却直接坐了过来,开始下手。

  他剥虾子剥得非常快,剥完之后将雪白鲜嫩的虾肉在盘子里蘸一下酱汁,塞进了许星洲嘴里。

  许星洲被喂得措手不及,差点连他手指都吃了下去。

  “什么临床小师妹,真的没有过,”秦渡一边剥一边认真地说:“剥虾也只给你剥,螃蟹也只给你拆了,连那天猪扒包也是师兄专门排队去给你买的——师兄不会疼人,但是只有你,真的只有你。”

  许星洲显然很受用,面颊微微泛起了红。

  秦渡逮住机会又剥了只虾,熟稔地喂给许星洲,解释道:“抢你的猪扒包是因为粥粥太可爱了,后来给你那些东西还是师兄亲自去买的呢。那个临床小师妹是我编出来骗你的……”

  她耳根子本来就软,再加上又喜欢秦渡,灯光温暖,虾又好吃,几乎立刻就被说服了。

  “可是你还说……”

  许星洲咬着小虾仁儿,记仇道:“可是,你还说她叫师兄叫得特别软萌的。”

  秦渡忍笑道:“还真是这个小师妹啊?”

  许星洲:“……”

  “这个小师妹真的是师兄骗你的。”秦渡给许星洲剥着小虾仁,忍俊不禁道:“——那时候你不是不叫我师兄么,忍不住就整了这么个人刺儿你,然后你第一次叫我师兄,我还记得。”

  许星洲:“……”

  好像,应该是这样的……这个小师妹连名姓都不知道,而且秦渡确实是一个会满嘴跑火车的辣鸡……

  那那一通电话又该怎么解释?

  许星洲机警地问:“那你平时和医学院那边,没什么联系?”

  秦渡说:“哈?……不认识……啊……他们学院的我就不认识几个,女的更少了。”

  ——放屁。那通电话是怎么回事。

  许星洲说:“那师兄你还是继续想吧。”

  -

  ……

  二月初的冬夜,寒风凛冽地刮着窗户。

  许星洲和姚阿姨坐在一处,在客厅沙发里坐着,她还抽了小花绳给姚阿姨编头发。

  秦渡吃完饭就摸了摸许星洲的头,披上了外套出门。许星洲一开始还问了一下要不要跟着,秦渡直不用,他不是出去玩的,外面太冷,让她在家好好呆着,不要感冒。

  外头又开始噼里啪啦地放鞭炮,年味十足。

  都已经小年了,秦叔叔在沙发上躺着看新闻。

  姚阿姨道:“星洲,你们那里过年有什么习俗?”

  许星洲笑道:“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穿新衣服,拜年——不过会打很多麻将。”

  姚阿姨笑着问:“每年麻将能赢多少钱?”

  许星洲说:“运气好的话二百多?不好的话赔过三百多块。我们都不打太多的,打多了伤感情,就打个一块五块的,最多不超过十块钱……”

  姚阿姨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了门外门铃叮咚一声。

  秦叔叔啪唧一声关了电视,说:“哦,是胡安雄来了。”

  许星洲微微一愣,姚阿姨就对她解释道:“胡安雄是公司的原材合作对象,快过年了,现在来送礼的。等会他如果看你的话,你喊声伯伯好就行了。”

  许星洲知道自己如今身份也有点尴尬,确实不好介绍,要介绍的话也只能是不尴不尬的一句“是我儿子的女朋友”——姚阿姨的安排是最恰到好处的。她正思考着,远处玄关门便是一动,大约是对方要巴结的缘故。秦叔叔也不去迎——张阿姨将人迎了进来。

  接着,许星洲就愣住了。

  来的第一个人是个年纪不小的,有点谢顶发胖顶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手里拎着不少东西,许星洲不认识;第二个男人年轻,许星洲却记得清清楚楚。

  那个人个子算不得很高,应该是有一辆布加迪,面目阴沉模糊。

  ——在春天的雨夜,秦渡带她去飙车的那个夜晚,就是这个人靠在他的跑车上,说“老秦带来的那个妞蛮漂亮,不知道砸了多少钱呢”。

  许星洲对他印象深刻,包括自己当时怼回去的样子。

  ——怎么能忘记呢?那可是一个给自己打上价签的人。

  ‘那小丫头漂亮倒是真的漂亮,但是漂亮有什么用?我们这群人想找漂亮的哪里没有?’他说,接着就是风雨中的一阵哄堂大笑。

  许星洲僵了一下,直直看着那个胡家儿子。

  姚阿姨敏锐地问:“怎么了?”

  也是,许星洲想,他们这种家庭,肯定会有私交的。

  否则那个人怎么会对秦师兄那么了如指掌——如果只是同在一个俱乐部,哪能了解到这个地步?一看就是之前认识的。

  那一瞬间,许星洲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对着姚阿姨摇了摇头,示意没事。

  “秦总,”那个中年人笑着寒暄道:“过年好啊。”

  秦爸爸——老秦总笑了笑,问:“怎么今天小胡也来了?”

  胡安雄赔笑道:“犬子不懂事,今年年中时把秦公子得罪了,当爸爸的带过来,给秦公子赔礼道个歉,这种事总不好拖过了年。”

  许星洲好奇地看了那个人一眼。

  他看上去特别不服,却又不得不忍着——这人脸上带着种教科书般的富二代模样,此时居然还要来给秦渡道歉,服才有鬼呢。

  虽然不知道他是为什么来道歉,但是许星洲莫名特别暗爽。

  老秦总嗯了一声,中肯地说:“——小辈的事我们毕竟不好插手。”

  ……

  秦长洲靠在窗边,看好戏似的道:“婶,他五月份的时候把胡家那小子揍了一顿。”

  姚阿姨:“渡渡怎么打人?胡家这个做了什么?”

  秦长洲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许星洲的后脑勺,道:

  “——大概只有当事人晓得了吧。”

  -

  ……

  “小胡”——胡瀚,在秦家看到许星洲的瞬间,表情扭曲了一下。

  那个女孩和这家的夫人坐在一起。

  她眉眼垂着,一头黑长的头发撩起,露出消瘦天鹅般的脖颈。手腕上还戴着一个金光闪闪的小手环,价值不菲,在临近过年时出现在秦家。

  了不起啊,胡瀚想,连他们秦家的高枝都攀得这么轻松。

  他冷笑一声。

  那一刹那被秦渡捉着衣领揍的疼痛仿佛又浮现在脸上。人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位秦公子那天早上却拳拳照着脸抡。

  ——这仇都该记在哪呢?

  ……

  复仇的机会,说来就来。

  那个女孩去厨房去给自己倒果汁,正拿着玻璃杯回去的时候,被逼出现在当场、也不太愿意道歉的胡瀚刚从外面抽了三根闷烟回来。

  那女孩抬头看了胡瀚一眼,似乎直接把他当成空气了,是个连招呼都不想和他打的模样。

  记仇是不可能记在秦渡身上的,记在他身上徒增烦恼,那还能记在谁身上呢——显然是这个女孩儿。何况秦渡秦公子,当前不在家。

  这个歉,你必须道——他爸爸来之前拎着他的耳朵说。我管你做错了什么,管你是不是在大早上被秦渡那二世祖摁在公司门口砸到鼻骨骨裂,这个歉你也必须得道到他满意为止。

  这个小妞当时也挺呛口的,趁着秦渡不在,逮着他一顿辱骂。

  可是这是秦渡的家,这应该也是这小妞第一次来过年,她还得想方设法讨好公公婆婆呢,以她的心机,不会把这件事闹大。

  胡瀚冷笑道:“这就上位成功了?”

  ……

  然而许星洲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冷冷地反问:“怎么,你这么上位过?”

  胡瀚:“……”

  许星洲拿着杯子要走,胡瀚却又不能让她这么滚蛋——这揍总不能白挨吧?

  他嘲道:“戳了痛脚了是吧——你们这些女人什么样子,我他妈早八百年领教过了,给钱就笑,廉价得很。”

  “秦渡是没见过女的么,”他低声嘲讽说:“——居然能让你这种人进家门?”

  许星洲眯起了眼睛。

  -

  ‘攀高枝、飞上枝头、成功上位。’

  许星洲那一瞬间甚至都找不出话反驳这个人——毕竟任是谁看都是这剧本,何况豪门恩怨本就是千百年的大热门。豪门的恩怨火了无数作品,甚至连红楼梦都是其一。

  可是只要在局中,就谁都知道,许星洲并不是这样。

  许星洲拿着杯子,嘲讽回去:“我进谁的门关你什么事?对着我意难平个没完了?还是在f大找不到漂亮妞,或者是你包不到啊?”

  许星洲又说:“包不到才正常,这世界上人总比禽兽多。而且奉劝你一句话,你不要脸就自己安静如鸡,别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

  胡瀚暴怒道:“你他妈的还装白莲花?”

  许星洲牙尖嘴利:“白莲花你妈,腌臜货色说谁呢?”

  许星洲老家民风彪悍,荆楚之地连买菜讲价都能讲出凶悍无匹、诸葛亮火烧博望坡的气势,加上她奶奶也从不让她吃这种亏,平时脾气好不喷人,但是一旦喷起人来,大约能喷十个废物二世祖。

  远处大门咔哒一声响,不知是谁回来了。

  但是许星洲气得耳朵里血管都在砰砰作响,根本没往心里去。

  “腌臜货色?说我呢?”胡瀚危险地道:“他娘的大早上起来秦渡把我堵在公司楼门口打,是你出的上不得台面的主意吧?”

  许星洲吃了一惊:“别他妈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谁知道你是不是——”

  胡瀚说:“你他妈等着就是,秦渡他娘的能给你当一辈子靠山?”

  “……”

  “我在别处认识的朋友多得很,”胡瀚压低了声音警告她,“以我的人脉,找人弄个大学生还不简单?你不是还没根没基的?连愿意给你出头的爹娘都没有吧?”

  “你他妈的,死了都没人知道。”

  许星洲那一瞬间,气得头发都要炸起来了。

  她站在厨房到露台的走廊中,灯光昏昏暗暗的,手里拿着凉冰冰的橙汁,那是她刚从厨房倒来的。她有点渴,刚刚去厨房倒了一点果汁,而姚阿姨还在客厅的一角等着她。

  许星洲想把果汁泼在胡瀚脸上。

  胡瀚似乎知道许星洲想做什么,嘲讽道:“泼啊?”

  “泼啊,”胡瀚得意地说:“你不是很厉害么,不是还撺掇着秦渡来打我么?把我打到鼻骨骨裂的么?你泼泼看。”

  许星洲气得手都在发抖,直直地看着他。

  “泼泼看啊。”胡瀚挑衅道:“橙汁,照着脸来——泼完看看老秦总怎么说?秦渡先不提,他现在对你发着疯呢,且看看秦太太怎么说?”

  他几乎是掐准了许星洲不会动手,嘴碎地罗列着可能出现的后果,嘲笑她。

  许星洲真的,特别想泼下去。

  ——如果是孤家寡人的话,兴许就这么干了,许星洲想。

  可是问题是许星洲可以肩负起自己的后果,却不能为此毁了别人的。孤家寡人胜在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不用顾忌他人的利益,只消自己支付自己的后果即可。可是许星洲不觉得自己能替秦叔叔、姚阿姨,甚至秦渡,去支付泼这一杯橙汁的代价。

  电视剧里拍间谍时,总会拍他们受制的家人。

  许星洲气得脑子里嗡嗡响。

  接着,她又听见了胡瀚的下一句话——

  “想泼我,你当你是谁?”黑暗中,他轻蔑道:“婊|子。”

  ……

  …………

  许星洲心里不住地劝自己,说粥宝这次就别和他计较了,泼他干嘛呢。

  这贱人都被秦师兄不明原因地揍过了,还揍到了鼻骨骨裂,甚至还loser到把这个堂而皇之地拿出来说,仿佛那是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这样一个幼稚的废物,还是别浪费手里这杯无辜的果汁了。

  许星洲将那杯果汁一端,刚准备憋着气离开,就突然被一只熟悉温暖的手掌攥住了手腕。

  秦渡攥着许星洲的手,将那橙汁哗啦泼了胡瀚一头。

  -

  秦渡那时候连外套都还没脱,厚重的羊绒大衣上还有冬夜冰冷气息,手里提着个似乎挺熟悉的袋子,他拿着许星洲的手泼完,还将许星洲手上沾的橙汁擦了一擦。

  许星洲都惊了:“……师、师兄……”

  他瞥了一眼被橙汁兜头淋了的胡瀚,嘴角微微一勾,文质彬彬地开口:

  “你说她不够资格,那我够不够?”

  秦师兄说话的样子极其文雅,特别不像他,转向对面被浇得眼睛都睁不开的胡瀚。许星洲一时间都觉得秦师兄被换了个芯儿……

  但是接着,秦渡就对着胡瀚开了口。

  “——胡瀚,你还真他妈不记打啊。”

  秦师兄盯着胡瀚。说不出他究竟是种什么神色,却有种极度狠厉的、豹子般的意味。

  那是一种,秦渡所独有的,暴戾与尖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