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 106.番外:踩面包的女孩子

小说:我还没摁住她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番外:踩面包的女孩子

  -

  雨自天穹而落,飘飘洒洒的,天沉沉欲雨。

  小区门口梧桐飘摇,路人行色匆匆地撑着伞穿过长街,汽车碾过时泥水四溅,梧桐小区的门房前泥水一片。

  许春生刷卡开了小区的门,丝毫不掩饰轻蔑地看着门外的许星洲,开了口:

  “——那个你在上海收留你的,你的同居对象呢?”

  许星洲立刻眯起了眼睛。

  许春生说这话时连半点敌意都没有隐藏,眼神阴暗地盯着她,那句话不疼不痒的,也就是非常家长里短小市民的、质疑许星洲不检点的意思——可是这话出自许星洲仅有十三四岁的妹妹口中。

  ——十三四岁。

  十三四岁,在二十多岁的人看来可能是个小孩子,但是其实这个年纪已经不小了。这年纪的孩子已经开始懂得攻击别人,也懂了最基础的荡|妇羞辱。

  初中生已经开始具备成人的恶意了。

  许星洲也不与她计较,漠然道:“那叫男朋友。”

  许春生短促地、讥讽地笑了一声,将小区门拉开,许星洲撑着伞走了进来,说:“他还在后面——我在这里等他,你随意。”

  许星洲收了伞,在门房避雨,可许春生也没走。

  于是她们两个人站在同一个屋檐下,任由雨溅得到处都是。

  她这个妹妹接的命令是在这里把许星洲和那个叫‘秦渡’的人迎回家,迎不到的话是要回家挨骂的。

  姐妹二人一不发。

  许星洲其实不介意打破僵局,但她一直不太理解自己的妹妹为什么会对自己有这么深的敌意——明明从小也没在一起长大,别的姐妹关系不好应该也是因为朝夕相处磨出的性格不合,但到了许春生这里,她的敌意来得毫无根据,甚至像是与生俱来的。

  而许星洲怎么想,也没想出来自己做过什么会得罪这孩子的事情。

  许春生看了她一会儿,道:“你这种行为,本质就是倒贴。”

  许星洲愣了一下。

  “我以前就听他们聊过了,”许春生不无阴毒地道:“你和那个男的婚前同居,好几个假期都不回家,街坊邻居都议论呢。”

  许星洲:“……”

  她妹妹又带着幼稚的恶意,得寸进尺道:“那个男的怎么样?你也不和家里说,老许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许星洲揉了揉眉心,头疼地说:

  “到底谁丢老许家的脸,还是过个十年再看吧。”

  “……”

  许星洲四两拨千斤,将挑事的怼了回去。

  说实话,许星洲不爱吵架,更不想把自己有限的生命浪费到无限的糟心上去——毕竟喜欢她的人海了去了,犯得上跟一个一年到头见不到的小丫头计较么?真的犯不上。

  许春生极其不服,许星洲跺了跺脚,将鞋跟的水抖了,接着就清晰地听见了她妹妹的一声嗤笑:

  “谁知道你这种脑筋不正常的,会找个什么样的。”

  -

  ……一切的恶意都是有源头的。

  许星洲那一瞬间感到胃一疼——她几乎能想到许春生的父母在家都是怎么议论她的了。她爸爸可能还会惦记着血肉亲情嘴下留情,不至于将她说得太过不堪,可这个阿姨和她的女儿呢?

  当然,以许星洲对那阿姨的了解,未必会说得这么坏——但是从许春生的态度,就能窥探出他们对这件事的本源态度。

  你这种“脑筋有问题的”会“找什么样的”。

  ——他们可能会没在家里说过吗?

  许星洲盯着许春生看了一会儿,意识到她所等待的标准剧本是什么——以许春生的敌意,她期待的就是秦渡连普通人都不如。许星洲差点就想不吃饭走人,可是理智却又知道这饭不能不吃,她正纠结着,却突然听见了身后秦渡的呼喊。

  “——星洲!”

  说曹操曹操到,那个“什么样的”混蛋,说来就来。

  许星洲鞋子里进了水,不适地跺了跺脚,回过头一看。

  秦渡冒雨涉水而来。他身材又结实修长,是个活活的衣服架子——穿了条国潮禅风阔腿裤,看上去腿长一米八,却正经而帅气。他真的去买了不少东西——秦师兄大包小包地将一干酒和礼盒装的东西拎了过来,

  在他们回来之前,秦渡曾经认真和许星洲沟通过这个问题。

  秦渡说你爸家的面子我肯定会给,师兄对你没有半分保留,可是对你爸爸家不行。如果你爸爸把你亲手养育成人,付出了感情,师兄怎么对待他们都应该——但是问题是你父母除了付你的学费,根本就是害了你一辈子。

  所以,师兄会做面子工程。可对他们掏心掏肺,是不可能的。

  许星洲说,我知道。

  因此秦师兄来的时候,拎的东西都是现买的。

  秦师兄本身还是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否则他应该早就买好了,从上海拎到这里来,而不是在来之前的二十分钟之内就把东西全部买完。

  他大步跑了过来后随手捋了一下自己湿淋淋的卷发,抬头,看见了许春生。

  ——这个小姑娘,能看出是许星洲的妹妹。

  尽管同父异母,姐妹二人还是有些相似的。但许春生一些发胖,青春期还爆了痘,眼角吊着——这气质令秦渡不舒服,认为星洲的妹妹生了个心机不正的面孔。

  那女孩看着秦渡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惊愕。

  秦渡道:“你就是春生?星洲经常和我说起你。”

  然后他对许春生恰到好处地一点头,便转过去示意许星洲也拎两个礼品盒。许春生愕然地看看许星洲又看看秦渡,半天终于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带着一丝几不可查的羞赧,说“你好”。

  茫茫的大雨,秦渡也没看她,揉着自己的头发,看着许星洲嗯了一声。

  -

  许星洲推开父亲家家门的时候,再三告诉自己,不能在饭桌上和妹妹抬杠。

  毕竟以后也不会有什么见面的事儿,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可能回这座城市定居了——在这里留下点最后的好印象就够了。父亲虽然对自己不好却也不会害自己,何况这是他们主动提出的饭局,不会轻慢他们。

  秦师兄放下了大半礼物,那个阿姨直呼‘怎么这么客气’。

  许星洲看了他一会儿,有点惊讶于秦师兄的社交能力——这个光看外表就觉得吊儿郎当的青年人,居然这么会给人留下好印象。——不过也难怪,许星洲想,如果没有这样的社交能力,他怎么能跑得这么远呢?

  他甚至还会主动去帮厨,被那阿姨拒绝后就留在餐桌前,和许星洲的父亲天南海北地聊天。

  许星洲的父亲叩了叩烟灰问:“小秦,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秦师兄便礼貌笑道:“做点小生意,和建材商打交道,别的不说,温饱是够了。”

  许星洲走着神想:原来一直都是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态度来着……第一次见他这么谦虚……

  秦师兄毕竟是那样家庭出来的人,眼界宽广,又能善道,将许父哄得笑逐颜开。

  居然,是一派和乐融融的景象。

  ……

  那是真的和乐融融。

  有粥有饭,有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她的爱人与他们笑着交谈,有弥漫在窗户上的雾烟,有人在厨房里忙进忙出,可是这里不是她的家。

  她的家不在这里。

  ——十年前她的家在那所老院子之中,有一个老人把自己的孙女迎回了家;十年后在千里之外,她的家如今还在组建的路上。

  许星洲发呆地看着窗外的落雨,不时地应和两句父亲的提问,心思全然不在即将开始的饭局上。

  许春生坐在她旁边,突然道:“看不出来,你运气还挺好。”

  许星洲连头都不回地说:“你作业是不是很少?”

  “……”

  “你和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许春生仍是不依不饶地、带着一种不甘心的味道问:“你大二发病的那次?你是靠装病找的男朋友么?”

  许星洲冷漠道:“你是靠胎盘变人才能说话的么?”

  许星洲只是不怼人,但怼起人来其实相当毒辣,说完之后就低头开始玩手机,片刻后突然听见她父亲的哈哈大笑声:

  “是啊!”许父笑着对秦渡说道,“你别说,我家就星洲最听话,最不用管!可她妹妹就不行……”

  许星洲听了那句话微微一愣,下意识地往许春生的方向看了一眼。

  ——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咬住嘴唇,阴翳地盯着窗外。

  -

  “星洲是跟着她奶奶长大的,”饭桌上菜香蒸腾,许父一边夹菜一边对秦渡道:

  “她从小就乖,不用我们操心,你看她妹妹,上个初中择校就花了我们五万块,进去之后,嗨,学习比她姐姐差远了。”

  秦渡笑着点头。

  许星洲闷头去夹四季豆——秦师兄几乎没怎么动筷,就逮着唯一一盘不辣的炒汉菜和土豆炖牛腩夹。许星洲来前就说过秦渡家里很少吃辣椒,可是显然他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星洲上初中小学都是就近上。”许父又一边吃饭一边说:“是真的省心,从来没有闹出什么事过。老二倒是需要我们天天往那里跑。”

  玻璃上黏着无尽的、瀑布般的雨。

  才不是呢——我小学的时候经常和人打架,许星洲想,有人骂我是野孩子,有人说我没人要,还有男孩子喜欢欺负漂亮女孩儿,我从不受欺负。所以我就在小学拉帮结派当山大王,最坏的一次把那个骂我的男孩用五上数学书的棱角打得头都破了,鲜血直流。

  ——可是每次都是奶奶来,奶奶也不会去找你告状,在你眼里当然很听话。

  “上高中也是,”许父又说:“左邻右舍哪家孩子不得上补习班?星洲就自己闷头学,他们那年高考难,他们全校统共八个过了650的,星洲就是其中一个。”

  不是的,许星洲夹着粉蒸肉茫然地想。

  ——我不是聪明人,那年报了数学补习,从一轮复习报到二轮,可是你已经忘了。

  秦渡笑道:“很不容易了。”

  “星洲初中生病归生病,功课可是一点都没落下,她妈妈那边指望不上,全靠我给她找关系。”

  不是的,我落下过功课。

  十四岁的我刚回到初三的课堂。那时候我因病耽误了一年,就算自己在家自学都赶不上进度——还是那时的新同桌程雁将我捞了出来。她手把手地教我、将自己的课堂笔记借给我让我抄,在无数个自习课上压低了声音给我讲题,才把我拖进我后来的高中。

  你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什么都不记得。

  许父差不多将自己印象中的大女儿讲了一遍——然而其实没什么好讲,毕竟也没什么又喜气洋洋地说:“今年毕业了是吧,星洲?”

  许星洲微微一愣,说:“是,再有两个多星期就是毕业典礼了。”

  许父问:“毕业证有了没有?”

  “还没拿来,”许星洲平静地说:“得毕业典礼才发。”

  大约是许星洲是个完全没注意这场对话的模样的缘故,许父便不高兴地道:“那也都得出了。怎么也不带回来?我出钱给你上了大学,到头连你的毕业证我都看不到?”

  许星洲:“……”

  许星洲看了一眼秦渡,秦渡默不作声。

  “算了,”许星洲爸爸说:“今天这种日子我也不和你说这个。”

  “不如意是不如意了一些,不过也没什么。虽然这孩子没在我身边长大,”许星洲又看着自己的父亲嘴唇翕动,听见他的声音带着无数岁月的隔阂与一无所知的自大在自己耳边炸响:

  “——可她是挺坚强独立的。”

  他说。

  这是夸奖。

  带着冰冷的味道的、毫无感情的夸奖。

  ——毕竟你根本没见过我躲在故去的奶奶的床上蜷缩着睡着的夜晚。许星洲心里的那个小人说。

  你不明白我一个人存活于世的艰辛,我对亲情的渴望与情绪的巴别塔。你根本没有出现过,因此没有立场去评价我。那个小人无声呐喊。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难道要时隔十多年后将旧账一一翻开,然后闹得大家都不愉快么?再说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十年的时间,应该被掩埋在风沙下了。

  许星洲闷不做声,低下头去夹炒好的蒜薹肉。

  饭桌上的气氛稍微有些不愉快。

  许星洲心里不服,不去捧她爸的哏儿,气氛一时都僵了一下,秦渡也一句话都没说。于是许父说完那句话之后餐桌上一片宁静,只剩那阿姨伸筷子去夹汉菜的声音。

  窗外落雨不绝,那一筷汉菜,火红的汁水啪嗒掉在桌布上,像一块扎眼的血迹。

  沉默流淌,片刻后,许父冰冷地哼了一声道:“许星洲,好歹也是你爹把你养大的。”

  这句话确实没有错。

  ——毕竟他出了钱。

  可是许星洲还是忍不住觉得委屈,说了声:“是吗。”

  这句话就捅了马蜂窝。

  许父勃然大怒道:“什么意思?你以为没有你爸你能有今天?”

  许星洲愣了一下:“……”

  许春生说:“对啊,爸爸一直在夸你,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啊。”

  “姐,如果不是你还有我们这个家,”许春生怨毒地道:“别说补习班了,连能不能上学都成问题,还谈什么考上那样好的大学,遇上这个来家里吃饭的哥哥?你也太过分了吧。”

  饭桌上的气氛僵成这模样,许星洲刚准备低头随便认个错,让这件事过去,回家再和秦师兄一起开骂。

  她懂事后,就没再在这场合怼回去过。

  别人家铁板一块,外来人非得去踢这块铁板做什么?这世上也不是说手心手背都是肉的。

  有什么委屈,自己消化一下也就算了。

  可是接着,她就听见了秦师兄漠然的声音:

  “这话怎么说的啊。”他冷漠地说:“父母养育孩子,怎么还成了给孩子脸了呢?”

  -

  空气都僵了一下。

  秦师兄却一点完全没有惹事的自觉,他望着许父道:“不仅这个我不懂。你说的话,有些地方我也不太明白。”

  “譬如吧,我就没觉得星洲坚强独立。”

  “她坚强独立是外在,也许是骨子,”秦师兄笑着夹了一筷子鱼,一边夹一边道:“可是她对熟悉的人可是很会撒娇的——在医院的时候她晚上睡不着,根本离不开人,非得抱着什么东西睡不成。”

  “她那个熊,叫小黑,”秦师兄垂下眼睫自顾自一边夹菜一边道:“抱着睡了快十年了,她奶奶给买的,至今离不得,抱不到就睡不着。”

  “怎么到您这儿就成——”

  秦渡抬起眼睛,眼梢微吊,似乎忍着满腔的怒气,开口道:

  “——就成这孩子虽然没在身边长大,可就是坚强独立了?”

  那一瞬间,饭桌上鸦雀无声,甚至能听见空调嗡嗡运行的声音。

  秦师兄话音落下,看了看周围安静如鸡的人,嗤笑了一声,将夹的菜放进了许星洲的饭碗里。

  -

  …………

  ……

  外面的雨没有半点变小的意思,仍是瓢泼般下着。

  黄昏时天漆黑如墨,倾盆大雨之下,地上聚的水洼汇为水潭。

  秦渡啪地撑开伞,将许星洲罩在伞下,带着她朝小区外走——那把伞还是她两年前给秦渡的那一把小星星伞,女式雨伞,娘里给气的,可秦师兄用它简直用上了瘾,走到哪都带着,从国内背到国外,像是他的宠儿,总揣在行李箱或者背包的一角。

  秦渡拎着个不起眼的小袋子,得意道:“看到没?他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许星洲笑得脸都红了。

  “我以前一直以为我就已经很不吃嘴上的亏了,”许星洲憋着笑说:“没想到你比我还狠——我估摸一两年内,他们是不愿意我回来了。”

  秦渡说:“放屁,还一两年呢,你看那家里除了你爸之外,谁还想让你来?”

  “……”

  “就连你爹,”秦渡使劲儿一戳许星洲的脑袋:“也不太喜欢你回去。”

  许星洲笑容逐渐消失,摸了摸头悻悻道:“……我又不是不知道。”

  “——知道就行。”

  “你那个妹妹嫉妒你,”秦渡不爽地说:“你爸爸对你冷漠,你那个什么蔡阿姨把你当成家里的定时|炸|弹……这种家怎么呆?怪不得你跑这么远来上大学呢。”

  秦师兄观察起人来也太敏锐了吧,许星洲想。

  一顿饭的功夫,就给她爸爸家的三个人都拍了张mri。

  许星洲摸了摸头,笑道:“不过他们也没有苛待我。”

  秦渡叹了口气,揉了揉许星洲的头发,说:“……是啊。”

  他不知在想什么,眼里映着绵延落雨,还映着一程梧桐——看上去有种难的灰败苍凉。

  许星洲不知为什么他会露出这样的眼神。她只是感到秦师兄用力握住了她的手指,犹如溺水之人抱紧水中浮木。

  秦渡突然道:“对了,那个毕业证,师兄不是托关系给你拿出来复印了吗?”

  许星洲笑了起来,从自己的小包里拿出一张折叠得妥妥当当的a4纸。

  “……我还当丢了呢。”秦师兄奇怪地说:“这不是还在吗,你爸要看怎么不给?”

  许星洲哈哈大笑。

  “复印了不是给他看的啦。”

  许星洲笑得眉眼弯弯地问他:

  “——师兄,过几天,陪我走个地方好不好呀?”